金宗主的孕期手册 (一发完)

全体在喊宝贝脑洞,就没有一个人知道正主是谁吗?

那我只有跳过诗诗麻麻和金光善的桃色经历了。但设定还是那么个设定。

有人知道谁写的告诉我,我再去要授权。如果他不同意,就再删文。

有隐晦曦瑶,所以打tag!

极度雷!!

极度ooc!!

完全放飞自我!不适者慎入!


这里世界观设定:男女在没有分化之前都拥有双套器官。

分化后,天乾的女性/器官退化(女)、消失(男),不可怀孕;

地坤的男性/器官消失(女)、退化(男),怀孕率极高;

中庸的双套器官保留并且皆可使用,只是生育能力底下;


——————

正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阴阳互补,万物并长。


    性别属性向来就是此消彼长,平衡互补,一切唯机缘而已。


    兰陵金家的宗主——金光善他就对自己身为一个地坤这事相当不在意。


    没错,他是个地坤。虽然他自己没有刻意地隐瞒过,但,是个人都不会觉得他是一个地坤。


    毕竟,世人眼中的地坤,不是只会生孩子的工具,就是温软可人的尤物,再不然就是洁身自好的大家仙子。


    反正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会是那个管不住自己胯/下二两,睡完一个女人又一个女人的种马渣男。


    金光善不以为然,为什么地坤就不能睡女人了?还有!他需要在此给自己正名一下!他最喜欢的不单单是女人,而是……自处划重点——“中庸!”


    拥有完全成熟的双套/器官!还不用顾忌怀孕烦恼!我的天!那是什么宝贝!


    地坤算什么!你们那些辣鸡天乾就是为了所谓的虚荣心!不然什么体/位都玩得转的中庸不比那什么到了床上就软趴趴湿/哒哒的地坤要美味的多?!


    等等……


    金光善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好像就是个地坤啊!


    这么想想,其实那些地坤到了床/上的确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也有不少拍马屁的会送他一些地坤。但金光善一贯秉着‘地坤何苦为难地坤’的信念,从来不……几乎?有时候?心血来潮?……对!心血来潮的时候也不会碰那些地坤就放他们走了。


    看!谁说他来者不拒的?打脸打肿你们这帮小贱人!


    人不风流枉为人!


    金光善经常这么说。


    享受性/爱,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们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特别是你蓝启仁!哦呀~还对我翻白眼?!老子——!!


    算了。我才不会和三十岁还是处男的家伙一般见识。


    金光善头发扬的飞起。


    不过也是这个风流不羁的人设,让金光善有些……不不不,不是肾亏,是头疼。


    因为总是会有不知道哪里跑出来了女人抱着孩子说是他的私生子。


    哦,要不是他是个地坤,根本不可能让别人怀孕,他差点就信了。


    不过,他虽然不信,但是其他人信啊!反正金光善四处留情留种,还不负责,人渣的臭名声是传出去了。


    还有甚者说,是他老婆怕自己家那根独苗苗金子轩被夺宠,就故意不准那些私生子进门,所以他老婆的妒妇之名也是声名远播的。


    说起金夫人,那可是个有毅力有耐心的好女人!


    想当初金家老宗主还在世时,因为金光善的弟弟(金子勋的爸爸)死了。自己又有疾在身没办法在生一个。没办法只有让身为地坤的金光善当家主。


    地坤当家主就肯定不能娶一个女性天乾,不然兰陵金家还不改姓了!


    所以老宗主就做主让自己好友的中庸女儿嫁给金光善。也就是我们现在的金夫人。


    金夫人是个中庸。大家都知道中庸的生育力很低,加上金光善又是个地坤,所以他们的独子金子轩可是费力老大劲才怀上的。


    对此金夫人表示:没事就吃鹿茸和药酒,还有奇奇怪怪的补品,真的太辛苦了。其他?哎呦~不要提了啦~羞死人了!


    金光善看到如此娇羞可人的妻子,表示:这辈子他再也不会让女人上他了!!!


    但是世事无常,往往你做过的承诺与发下的誓言,它总是会在你心中动摇的一刹,将你带往与你最初意愿相背离的结果。这个现象也就是传说中的“王境泽定律”。


    “你说什么?!”金光善和金夫人一起发出不敢置信的喊声。


    给金光善把脉的金家大夫被他们吓得一愣,但还是准守着自己的操守,重复了一边他的诊断:“宗主这是有喜了。看脉象是刚足月了。”


    “一月!”金光善脸色刷得一下全白了。


    金夫人还是有些懵:“不可能啊!当初他怀轩儿的时候,我们可是费了好大功夫……这个,我上次趁他喝醉又干/了他一次,就一发入魂!”


    金光善:“????”


    金夫人瞬间又反应过来了:“不对不对,上次他喝醉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一个月前我因为娘家有事,就让他替我去江家参加厌离的四岁生辰。这么说……”


    金夫人立刻捂住嘴,她望着金光善眼神里尽是崩溃之色:“这孩子是……”


    金光善立刻有些慌乱,他在外面乱来,金夫人一向不管他,但这次居然搞出‘人命’可就不是小事了。而且这个孩子的‘父亲’还是那个人:“夫,夫人,你听我解释!”


    “你叫我如何听你解释!我与紫鸢情如姐妹,轩儿和厌离更是指腹为婚。你,你现在居然和江宗主有了孩子!你叫我们一家如何自处!”


    “……什么???”金光善眉头一皱,满脸不解,“这和江枫眠什么关系?!”


    金夫人袖子一扯就开始哭:“别装了,能让你如此顺利受孕不是天乾难不成还是地坤啊!天乾多稀罕啊!云梦地界除了江宗主还有别的天乾吗!”


    “能有多稀罕!云梦的秦楼楚馆就有……”说到这金光善发觉自己失言了,便闭了嘴。


    但是金夫人却没拉下这段话,她哭声小了点,改成抽抽搭搭了:“秦楼楚馆?我呸~谁家的天乾大人这么好雅兴去青楼做工!这孩子莫不是和个天乾娼/妓的?”


    金夫人说得是气话,可是金光善嘴巴一抿,把视线移到窗外去了。


    大夫觉得自己再听下去就要下地府去赔老宗主了,就立刻以装作耳疾犯了,要下去给自己配药为由,溜了溜了。


    金夫人看到金光善的表情,哭丧的脸也变得严肃起来:“……真是和青楼里的人怀的?”


    金光善低下头挠了挠自己的鼻梁,勉强的点了下头。


    金夫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就在金光善以为她气得要抽过去的时候,她反而像松了口气似的拍拍自己的胸口:“还好,还好。不是江枫眠就好,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紫鸢交代了。你相公把我相公肚子搞大了这样的话,怎么想都觉得……嘶~好像还挺刺激的!”


    “白痴吗你?”金光善面无表情地问她。


    但金夫人没回答他,一边念着不是“总之,江枫眠就好”,一边吩咐下人准备安胎的东西。


    后来,金光善又吃上怀金子轩时难吃的补品,过上了怀金子轩时禁欲的生活。


    都怪那天路过云梦思诗轩,见着里头的那个看起来冒仙气的花魁,就被迷得东南西北的分不清了。


    “……”想到这里,金光善眼里闪过一丝迷茫,等等,那天是真的被迷得腿软,而不是被天乾的信芳诱发了!


    !!这是迷/奸啊!绝对的迷/奸啊!


    金光善把来龙去脉掰扯清楚的后,心里那叫一个悔不当初啊!


    这个算是二胎了,但是比起生老大的时候,这个可就磨人多了。


    才刚足月孕吐就十分严重,肚子里孩子似乎嘴刁得很,金光善几乎吃什么吐什么。


    不仅如此,他还对气味特别的敏/感闻不得鱼腥味。只要一闻,金光善就怀疑会把孩子从喉咙里呕出来。


    等金光善好不容易熬过孕吐期,随着显怀,腿部负担也重了,整晚整晚地抽筋,小眯一会都会给他抽醒了。


    金光善被折腾得不轻,他窝在绽园的摇椅里纳凉赏花。孕夫的体温相对来说比较高,所以金光善也就穿了个薄衫就铺这个扇子扇风。一边扇还一边叨叨:“你说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吗?小煞星!你就不能像你娘一样安静吗?……等等,到底是该叫爹还是娘?”


    “父亲!”正在金光善在自言自语地时候,他大儿子金子轩迈着小短腿冲过来。


    金光善生怕他扑倒自己肚子上连忙用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抵住金子轩:“都是要当哥哥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冒失?”


    金子轩瞬间老实下来,小心翼翼地在金光善肚子上摸了两把。


金夫人在后头慢悠悠地跟上来,问:“轩儿是喜欢弟弟还是妹妹?”


“?”金子轩偏头想了想,“我不能要个姐姐吗?江姐姐那样的。”


金夫人暗喜:“怎么,你很喜欢江姐姐吗?”


金子轩睁着大眼睛,天真无邪地一口回答:“喜欢啊,江姐姐会给我吃点心。”


金光善直摇头:“有奶便是娘,这小子。还有你如果要个姐姐的话,你就不能当哥哥了。”


金子轩一听,急得直跺脚:“为什么!我是哥哥!娘都说了,我要当哥哥了,父亲赖皮!”


“只有先出生的可以当哥哥或者姐姐。”金夫人耐心解释道。


“那我不要姐姐了,要妹妹!”金子轩举起双手欢呼道。


金光善心里正着纳闷:这还在肚子里还没个准数呢,真愁人。


结果金夫人就对他抛了个如丝媚眼:“其实我也想要个女儿,夫君~你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下一个。



没多久,就遇上姑苏蓝二公子满月,蓝家请喝酒。


金光善对蓝家这种明明没有酒的宴会,称为满月‘酒’这样恬不知耻的行为很是不来感。


但是大夫建议他多走动走动,对生产有好处。金光善也就大着肚子,携妻小一起去了。


满月酒宴上,全是来和蓝家攀关系,刷好感度的大人。就连江伯伯家的女儿也没来。金子轩无聊之余只找到这里唯一的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孩聊天。


金子轩看了眼被蓝夫人抱在怀里的蓝二,扭头对那小孩说:“我也快当哥哥了。”


蓝大愣了一下,不知道金子轩想表达什么,也只好笑道:“恭喜。”


“听说你家的是个弟弟?”金子轩眼睛眯了起来。


“嗯,对啊!一提起弟弟,蓝大粉嘟嘟的脸上满是无法掩饰的兴奋。


金子轩一张包子脸发出一声嗤笑,那不可一世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欠打:“弟弟什么的最无聊了~我就会有个妹妹,最可爱了!”


蓝大瞄了眼金光善的肚子,本来想说‘你怎么知道是妹妹?’但家教的优良不许他这么无礼,于是他笑着回应:“嗯,那很好啊。”


金子轩见蓝大态度好,有个马仔的样子。于是那盛气凌人的态度也收敛许多:“看你人还不错,等以后,我妹妹借给你玩。”


蓝大面上笑容未减:“好啊,谢谢。”


其实内心在犯嘀咕:这人别是个傻子吧!


这边的大人,因为金光善也怀着孕,还同样是罕见的地坤,蓝夫人不免和他多攀谈了几句。


“几个月了?”


“差不多五个月了。算算时间,应该和他哥一个月份。”金夫人扶着金光善的腰,回答。


金光善心里苦,又是六月!热死人了!


蓝夫人掩唇笑:“二位感情真好,中庸能有两个孩子实属不易。”


金光善和金夫人但笑不语。


“其实地坤产中庸之子倒是不难。如果换成天乾之子就危险了。”蓝夫人又自顾自地叹气感伤,可能生完孩子的人都有点情绪化。


金光善笑容有点僵:“怎么个危险法?”


“你没天乾自然不知道。地坤在怀孕期间如果没有自己天乾信芳的安抚,肚子里的孩子会处于极度焦躁不安的状态。而且生产时也会相当困难,平时一个不注意还容易小产。”


被吓得背脊梁骨都湿了的金光善借口尿遁了。这时青蘅君才小声多蓝夫人说:“又胡闹,好端端你吓他做什么?”


“反正他又不是和天乾有的孩子,怕什么?”蓝夫人如墨般深沉的眸子里满是狡黠,“我是看他无聊得快睡着了,和他玩玩而已。再说,我又不完全吓他。地坤怀了天乾的孩子,天乾不在身边真的很辛苦!”


“你是怪我在你孕期没多陪陪你,是吧?”


“这是你自己说得,我可没说。”蓝夫人变扭的转过头。



借口出恭的金光善苍白着脸走在蓝家小路上。


没有天乾就这么危险吗?


金光善摸了摸自己的后颈,上面的牙印已经消失不见了。


毕竟是临时标记,对自己的影响没那么深吧!为什么地坤这个淫///荡的身体就连临时标记都能怀上孩子!


金光善突然生平第一次埋怨自己的性别。


金光善叹气,原本以为只是孩子皮,但没想到是在不安和害怕……


想到这里金光善立刻捂住肚子,然后惊恐地发现,孩子好像已经很久没动过了。意识到这个事实的金光善,突然感觉自己手软脚软,浑身都软。晃晃悠悠地一屁股坐到草地上。


完了,完了!要流产了!


金光善晃着手脚又大着肚子,根本无法坐起来。


“金宗主你在这里坐在干什么?”被金子轩尬吹他那根本没个准的妹妹,烦得跑出来的蓝大碰巧遇上他。


金光善一见有人来了,也不管什么就嚎:“我要流产了!”


“流产?那是什么?”蓝大好奇地蹲到金光善的身边,望着他圆滚滚的肚子,问道。


金光善不知道怎么解释才能让小孩子听懂,就只说:“就肚子痛,很痛!然后流血!……你个死小孩,快去找大人啊,一尸两命了快!”


蓝大脸一鼓:“我不是死小孩!”但很快又恢复好奇心,接着问,“那你现在肚子很痛?”


金光善一愣:“……不痛。”


“那流血了吗?”


“…………没流。”


“那你为什么说你要流产?”蓝大疑惑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妄语的。”


金光善觉得这个死小孩说得有点道理:“可……可是他都不动了!”


“我听听!”蓝大趴在金光善的肚子上,头刚刚摆上去,肚子里原本安静如鸡的孩子顿时就给了他一脚。


蓝大捂着被踢的脸有些懵。


金光善惊喜地捂着肚子叫:“哎呀,动了动了!死小孩有一套啊!”


说着金光善也不用人扶,自己慢悠悠地爬起来……走了。


蓝大捂着被踢的脸继续懵逼,他这是被还没见面的小宝宝讨厌了?!


蓝大有点委屈,还有点想哭。



金光善就要临盆了,大夫让他每天没事就在花园里走。他走两步就坐下歇歇,身后的丫鬟怎么劝他也不听。但看到金夫人牵着金子轩一来,他立刻装出走了十万八千里累成死狗的模样。


“父亲!父亲!你看,我会写字了!”金子轩举着一张红纸给他看。


“真的?我儿子真厉害!”金光善开心极了,然后定睛一看,心如止水道:“这是什么鸡爪字?”


金子轩嘴巴一噘,像是要哭了。


要不是看在金光善是孕夫的份上,金夫人立刻就要凌空飞起给他一脚:“这是儿子会写的第一个字!这个‘瑶’字,写得这么好都没认出来,你是不是瞎?”


金光善尴尬地哈哈一笑:“我说你啊,什么事都要有个循序渐进,一开始就写这么难度大的字干什么?先把你自己名字里的‘子’字学会再说。”


“可…可是,这是给妹妹的礼物。”金子轩已经完全哭了,硕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流出来。


金夫人立刻一边扯着金光善的耳朵,一边安慰金子轩:“没事没事,你写的很好。妹妹绝对会喜欢哥哥给取得名字的。”


金光善掰下金夫人的手,小声道:“你没事吧!是男是女还不知道呢,就取名字了?还是他个小孩取?!”


“瑶字不好吗?我觉得挺好。而且你看你儿子哭得跟猪叫似的,多难听啊!你就不能依着他,让他闭嘴吗?”


金光善听了这话后,瞬间被说服了。


于是他肚子里的孩子名字就敲定了。


叫‘瑶’。


这金家这代男丁字辈为‘子’。如有女儿,按照金家传统,需受父辈庇佑,皆沿用父代字辈。



最后,金光善羊水是在金子轩生辰那天破了。


顿时宴会上一阵手忙脚乱,在场的众人都还能记得金宗主在给金大少爷唱生辰歌时,那耳不忍闻的破音。


虽然事后他自己极力解释是因为突如其来生产的阵痛影响他发挥了,但是并没有人信他。


金子轩没有因为他的生辰被终止而失落,反而还相当兴奋。


“我的生日礼物是一个妹妹!!”金子轩在金光善生产的门口,狂乱的尖叫,那尖叫声几乎快把金光善生孩子的惨叫盖过去了,“哇!!太棒了!谢谢父亲我会永远的爱她的!”


“哇——”随着金光善的努力,和金家全体上下的动员,一道绵长的啼哭声响彻天际。


……别误会,不是婴儿的。而是……


金子轩搂着金夫人送到他手上的小娃娃,哭得撕心裂肺:“不是妹妹!哇——!!不是妹妹啊!!”


没错,这胎并没有如金子轩的意是个女孩。


“……我,我不会爱他!”金子轩哭得抽抽搭搭,低头看了眼在自己怀里安然入睡的弟弟,就一边打着哭嗝一边飞快在他红红皱皱的小脸上嘬了一口,然后接着哭,“不是妹妹啊!!!”


金夫人进了房间看望刚刚生产完毕,虚弱的金光善。


金光善一脸绝望地对她说:“你能让你儿子闭嘴吗?”


金夫人没来得及在金光善身边坐下,就又拍拍裙边扭头出去哄儿子了。


但是,她做到了。不知她说了什么,金大少爷还真的不哭了。


至于她对金子轩说了什么,几近虚脱的金光善是永远不得而知了。


啊?你问起金家二公子的名字啊!叫金……


“他叫金光瑶!”金子轩气呼呼地对你吼。


——————END——————


评论 ( 84 )
热度 ( 737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