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临】草生堤堰 (下)(平和岛幽x折原临也)

临也殿下这个表情还真是少见啊!

 

坐桑将泡好的茶端到客人的面前,瞄了眼临也,如是想到。

 

是因为这位客人吗?

 

大明星——羽岛幽平。

 

“呐,我说……幽平酱为什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的?”临也端起杯子放到嘴边,说话间唇齿时不时轻碰到瓷白干净的杯沿。

 

这个家伙虽然是个人渣,但有时还真是孩子气呢。

 

坐桑对幽鞠了一躬,然后侧夹着茶盘笔直地站到临也身后。

 

幽道谢后,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气,水里的热气立刻腾上来,在刹那间模糊了他的双眼。

 

但也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坐在对面的临也的身影就在这水雾里清晰起来。

 

这一现象让幽一向古井无波的双眸出现一丝慵懒的倦怠,他说:“因为今天不用拍摄,休息一天。”

 

当然,幽的这一细微的变化临也并没有捕捉到。因为他正盯着瓷杯里的茶水,嘟囔着什么“这和我提出的问题并没有什么关联吧。”

 

不过,在他身后的坐桑却看得分明。

 

这个羽岛先生在临也殿下面前……还是真放松呢。

 

“不过……”临也突然笑了,瞄向坐在单人沙发上一脸乖巧的遥人,“随便想想也知道,是谁泄露了情报吧。”

 

遥人一听,嘴巴紧紧的抿住,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临也,示意他自己是多么的无辜。

 

临也无奈的摇摇头。

 

不知天高地厚的会邀请以为大明星来家里玩,除了遥人还会有谁?

 

坐桑都能想象遥人拿着写着住址的小纸条躲着临也殿下像交换地下情报一样的偷偷塞给幽并说‘记得来玩’的情形了。

 

不过……

 

他居然会依着一个仅有一面之缘小孩的性子。

 

坐桑抱着猜不透的想法望了眼幽,然后就愣住了。

 

那位先生看临也殿下的眼神……

 

泛着星光呢……坐桑不知道这样形容会不会太过于矫情,不太像是自己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人所说不来的形容词,但是……

 

是真的啊!

 

他看临也殿下时的眼神,就像星辰一样闪烁着名叫温柔的光。

 

这位先生该不会……喜欢着临也殿下吧?

 

“话说,羽岛先生留下吃完晚饭再走吧!”遥人君突然跳下沙发趴到临也的膝盖,满怀期待的看着临也。

 

临也挑了挑眉毛,说道:“要邀请客人留下来吃饭的话,是要看着客人而不是我哟~遥人君。”

 

临也的意思是说,同意了,就看人家同意不同意了。

 

幽看到遥人君和临也一起扭头看向自己,便垂下眼眸,将茶杯轻轻放在桌上……

 

 

 

临也看着前面拉着ひまり跑的飞快的遥人君,叹了口气,然后对推着自己轮椅的幽说:“真是不好意思,幽平酱,明明是请你吃饭的,却还要麻烦你陪我们一起买食材。”

 

幽摇摇头说:“没事,我也很久没有出来逛过超市了。”

 

“啊啦~大明星的烦恼呢。”临也用毛绒绒的袖子掩住嘴角的笑意,眯眼说。

 

幽目光柔和的看着临也乌黑柔顺的发顶,不置可否。

 

坐桑在后面看着这一幕,越发坚定自己的猜想。

 

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有点吃惊。

 

不外乎,那个恶劣的家伙,利用他那具有欺骗性的外表又蒙骗无辜的人。

 

羽岛幽平,是个极具人气和实力的大明星,若是和临也殿下扯上关系……可能会从此毁于一旦啊!

 

但是,又有些意外。

 

临也殿下好像并没有出于任何目的亲近羽岛先生的样子……

 

……就像普通朋友,一起逛超市,一起吃饭。

 

这个念头刚冒了头,坐桑不由得指尖都开始发麻了。

 

这比知道羽岛先生喜欢临也殿下这一事实让人惊悚得多。

 

对临也殿下的品性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他哪有什么一起吃饭逛街的普通朋友。

 

并不是没有人,只要他愿意收起那恶劣的个性,定会有不少的朋友,只是他自己不愿意罢了。

 

可偏偏对羽岛先生收起了所以恶劣的锋芒。

 

……莫非,临也殿下也对羽岛先生……

 

“临也先生!”遥人君抱着一袋东西欢快的跑回来,“我们今晚就吃这个吧!”

 

由于遥人的打断,才让那个可怕的想法没在脑海中形成。坐桑打心底里不由的松了口气。

 

“这是什么啊?”临也接过遥人手中献宝一样递给自己的包装袋。

 

“是火锅底料!每年这个时候爸爸和妈妈还有我都会一起吃火锅的!”遥人兴奋地说,“大家一起吃火锅的话,再冷的天也不怕了!”

 

“……”

 

看着遥人兴致勃勃的样子,临也也只有叹一口气说:“可以哦,不过到时候要帮忙收拾才行,现在去选菜吧。”

 

遥人一口答应了,并连蹦带跳的冲站在远处的ひまり说:“临也先生同意了,我们去选好吃的肉吧!”

 

“喂喂,我明明说的是菜哦!”临也达拉下眉毛。

 

不管怎么说,和小孩子沟通什么的也是不太容易呢。

 

幽瞄了眼临也,问:“怎么?不喜欢火锅吗?”

 

临也歪着头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笑着说:“不是,只是火锅给我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

 

“?”幽不解地望向他,等着临也的解释。

 

临也也抬头回望着幽,噘着嘴回忆了下,然后开心的捶了下手心:“说起来!你也是少有的被排除在外的人之一呢!那么好吧,今天就请你吃顿美味的火锅吧。”

 

幽只是点点头,继续推着临也往前走。

 

“话说啊!”临也咬了下嘴巴内壁的软肉,“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什么‘不好的印象’?”

 

幽垂眸看着他暗红的眼睛说:“你讲。”

 

话音刚落,临也眼眸里就浮现出难以掩饰的笑意。

 

“这是我还在新宿的时候,有次听聊天室里所有人说他们在吃火锅,大晚上的!你能想象吗?”

 

“嗯。”

 

“简直太过分了,但是也很成功,我馋了,饿了。于是我不辞辛苦去买了食材,买了底料!自己做好,本来想请波江一起吃,结果她跑了,所以为了不浪费食物我自己一个人全部吃掉……这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我吃的撑到动不了的时候看到桌上的一片狼藉简直让我心痛的无法呼吸。”

 

“嗯。”

 

“还有还有,我后来不信邪,我约了一伙人一起吃火锅,可曾想!他们一个个吃完立刻拍拍屁股走人,一个想留下来帮我收拾的人都没有!”

 

“嗯。”

 

在看到一个绘声绘色讲着,一个津津有味听着,时不时略微扬起嘴角应一下的两个人,坐桑看不下去了,说了声“老朽去看着遥人君。”然后就快步超过他们。

 

临走还听到他们在说——

 

“今天你可别吃了就跑,得要负起责任来,我们这一票人可是‘老弱病残’占齐了,你跑了我们可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好。”

 

然后就是临也悦耳有稍显魔性的笑声。

 

坐桑看着超市的灯光,大大小小泛着光晕。想着果然是老了吗,然后加快了脚步。

 

 

 

 

“幽,吃过晚饭了吗?”

 

结束一天工作的静雄拉开有些老化而显得不太灵活的玻璃玄关,手肘撑着阳台的栏杆,给在另一个城市拍戏的弟弟打电话。

 

“还没,现在在做。”弟弟的声音还是那样毫无波动,但是静雄听得出,他很开心。

 

静雄松了口气,接着说:“工作一天还要忙着做饭吗?”

 

“进度不是很赶,所以今天休息,在朋友家里。”

 

‘是女朋友吗?’本来是像这样问的,但突然想起什么,这句话就如鲠在喉一般,不仅话说不出,连空气都无法顺利的从喉管通过。

 

静雄心中不免烦躁起来,单手点了支烟,深深吸一口,又仰着头让烟草的浓烟消散在秋季的夜空中。

 

明天,或许是个好天气呢。

 

看着墨蓝色的夜空,就连城市夜晚通明的灯火都无法掩盖的星光。静雄这么想着。

 

明明和弟弟在通着电话,却开起小差,真是个不称职的哥哥呢。

 

电话那头也沉默了,这个时候就算随便找个借口挂掉电话,也要比现在这个状况好吧,但是兄弟两个谁也没开口。

 

其实在某些方面,平和岛兄弟俩还是惊人的相似。

 

在一段沉默之后,幽那边有个人在说些什么,隔得有点远,听不清楚,音色有些耳熟,但静雄没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于是幽才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虽说是打破,但也只是说了声“我该吃饭了……还有,少抽点烟。”然后就挂断电话了。

 

静雄没有说一句话,很平静的放下手机,看了眼指尖被风吹得一明一暗的烟头,也还是掐熄了它。

 

什么时候和幽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静雄眯着眼睛想了想。

 

好像是……他和折原临也决战的第二天。

 

那也是身为哥哥的他,第一次见到情绪失控的幽。

 

 

 

 

那天一回到家就发现幽站在门口,一言不发,整个人就像埋在乌云里一样低沉,不管自己说什么,他也还是那个样子。

 

等他打开门,幽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

 

“临也呢?”

 

静雄很惊讶,这种惊讶甚至盖过提起临也时的愤怒。因为在他的印象幽和临也并没有什么交集。

 

本来想说‘那家伙谁知道,死了吧。’但是幽并没有打算听自己讲话的意思,他问完后,又自顾自的说……

 

“他死了吗?”

 

“啊,谁知道呢。”静雄知道自己应该耐心的问自家弟弟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问不出口。

 

在看到幽那布满红血丝的眼睛后,他问不出口。

 

静雄的直觉悄悄地告诉了他一个可能性,悄得静雄的脑袋都没有反应过来,或者说不愿意让那个可能性浮现在他脑子里。

 

“我喜欢他。”幽说了。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幽把静雄的直觉悄悄告诉他的话说出来了。

 

“幽……”

 

“我本来这辈子都不打算让别人知道的。”

 

“幽,你听我说!”静雄这时心中的愤怒才盖过惊讶,他大吼,但不是对幽,而是对此时并不在这里的临也。

 

他将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到临也身上,就像他经常做的那样:“你这是被他骗了!折原临也那个死跳蚤,诡计多端,最会做的事就是欺骗别人的感情,他……”

 

“我知道!”幽吼回去了,生平第一次生气,不是冲别人,而是冲从小疼爱自己的哥哥。

 

看着静雄错愕的脸,幽颓然降低了音量,如受伤幼兽的低鸣:“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可是我也知道我对他是什么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不需要别人来纠正我。”

 

后来,静雄在幽离开后跑去新宿,想让那个欺骗自己弟弟的死跳蚤付出代价,但是到了那里,只有冷淡的助手小姐告诉自己折原临也没有回来过。

 

再是新罗那里。

 

新罗缠着满身的纱布跟自己开着玩笑,但是没有回答有关临也的任何问题。

 

还是临走时,塞尔提告诉他,新罗在那天晚上拖着一身的伤,一回来就准备着动手术的用品,说是‘临也那家伙这次玩脱了简直活该,等他来了一定要好好嘲笑他。’

 

但是,新罗在客厅等了一晚上,那个应该浑身是血被抬进来却依然嘴上和自己互损的人,一直都没有出现。

 

这回静雄开始有点慌了,折原临也……八成是死了。

 

他把临也杀了;

 

他把和自己斗了近十年的人杀了;

 

他把弟弟喜欢的人给杀了……

 

静雄叹了口气,退回房间里……独留下被掰到变形的栏杆。

 

 

 

 

临也像卡通片里的小怪兽一般一口吃掉幽夹到他碗里的牛肉,用筷子点了点沾着汤汁的碗底,说道:“幽平酱刚才再跟谁打电话呢,拿着个手机半响不说话。”

 

“……和我哥。”幽顿了顿还是说出来。

 

“噫——”临也厌恶的皱起了脸,但又马上伸手用筷子指了指火锅离自己较远的一头,“我要吃萝卜~”

 

幽立刻用自己的碗盛好,然后夹进临也的碗里。

 

“啊啊!!我也要羽岛先生夹菜!”遥人在凳子上晃着没碰地的腿。

 

“不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临也像小孩子一样,用一根筷子插进萝卜里,一口咬掉一大半。

 

“欸~那为什么临也先生可以!”遥人不解的睁大眼睛。

 

“因为我生活不能自理呀!”临也笑眯眯地说。

 

遥人嘟起嘴吧咬着筷子,说道:“骗人。”

 

ひまり喝了口汤,冷哼道:“那临也先生洗澡上厕所也让羽岛先生帮忙好了。”

 

幽微微扬着嘴角:“我倒不介意。”

 

临也偏头,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幽,笑意盈盈:“那~就请多多关照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

 

“啊呀!临也先生!坐桑呛到了!会不会死掉!”

 

…………

 

柔和的灯光从朝南的窗户里透出来,一片金黄的树叶顺着风碰巧落到窗台上,然后又乘着风消失在夜色里。

 

 

———————E N D———————


评论
热度 ( 22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