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阴虎符去哪儿?(二)

08——

金光瑶一听到观音庙门外熟悉的撞门声,身体就开始发抖。

去他妈……还是来了。

金光瑶控制不住的在心里暗骂一声,但他更控制不住的就是骨子里对聂明玦恐惧。

当看到聂明玦将温宁打进观音庙之后,金光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跑!

脖子上的骨头仿佛还在破裂,金光瑶抱着盒子就往内堂跑去。

怎么样都好,他可不想再被聂明玦掐死。

可是金光瑶终究不是聂明玦的对手,才跑到大厅和内堂的转角就被追上了。

金光瑶当机立断,抽出腹中的琴弦,扯出一方沾血的衣料裹上盒子就往聂明玦身上扔。

沾了仇人之血的东西,聂明玦总是要多看几眼,他刚捧过盒子,金光瑶就用琴弦扯开盖子,并将聂明玦撞进内堂。

顿时内堂里传出哧哧的声音,像是某种烟雾喷洒而出,随即就是里头凶尸似痛苦似愤怒的吼叫。

此外,一股刺鼻的气味由整个大厅蔓延开来。

在场众人脸色皆是一变。那些留下来的金家修士提剑就要往里冲。

“出去!”金光瑶咬牙,发出的吼声都几乎用尽他的力气。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在聂明玦身后,可是那毒气太过猛烈,饶是这样,金光瑶也被灼伤不少。

他半边身子和脸都如同被蒸熟一样,剧痛难忍,右眼也完全不能睁开,估计也是废了。

但比起首当其冲的聂明玦,他倒是好了很多,至少皮肉完整。

而聂明玦整张脸都被腐蚀地干干净净,只有少些腐肉还挂在脸上。身躯上也白骨森森,还在不停地冒着难闻的黄褐色烟雾。

金光瑶无力地瘫在地上,苦笑一声。

真是太好了,终于不用看见聂明玦那张令人恶心的脸了。

聂明玦已然是凶尸,身体上的伤害虽然重创了他,但是只要他还能动,就不会放过金光瑶。

聂明玦晃悠着身子,向金光瑶走去,那还算完好的左手,高高举起明显就是要砸碎金光瑶的脑袋。

可金光瑶也没有力气再反抗,他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死了。至少这次他没被朔月捅一剑,也算是赚到了,不是嘛?

但预料之中的剧痛并没有来临,在那一瞬间有人扯住他的胳膊将他拖出内堂。

蓝曦臣扶金光瑶靠着柱子坐下,眸子的的惊慌还没有褪去:“你……你怎么样了?”

对啊……这个时候,二哥灵力是恢复了……

金光瑶睁着还能用的左眼,对蓝曦臣笑:“二哥你想捏死我吗?”

蓝曦臣低头看见自己捉住他的右手腕浮肿泛红,立刻松手怕伤了他,可曾想反而带下一层皮肉。

蓝曦臣望着粘在手心里金光瑶的皮肉,心口疼痛难忍,几欲呕吐。

“阿瑶!”

金光瑶原本就痛到脑壳发昏,这皮肉扯下来反而没那么痛,他艰难地抬眼,看到蓝曦臣的脸倒有些想笑:“我都没哭,二哥怎么哭了?这么心软可不好啊…”

蓝曦臣一愣,扯着袖子,擦去眼底摇摇欲坠的泪滴,佯装恼怒道:“你闭嘴吧!”

“兄长!”那边同众人一起和聂明玦缠斗的蓝忘机,高喊一声。

蓝曦臣才起身解开朔月递给聂怀桑:“保护好自己和……”

蓝曦臣目光往金光瑶身上瞟,却对上金光瑶明明半死不活却依旧笑得戏谑的眸子。后半句话还是咽下去了,抽出裂冰转身同蓝忘机一起合奏镇压聂明玦去了。

金光瑶这才得空转眸观察聂怀桑。他正拿着朔月,打量着自己。他那眼底的惊讶不像是假的,就像他完全没想到盒子里会放出毒气一样。

金光瑶颤抖着胳膊和腿,搀扶着柱子艰难的爬起来。

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

“你……”金光瑶话还没问出口,腹下就是一凉。

蓝曦臣的朔月被聂怀桑拿在手里,刺穿了金光瑶的腹部。

金光瑶张了张嘴,一个音节也无法从喉头里发出。

聂怀桑附身靠近金光瑶的耳畔,压抑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说:“对不起,三哥。我不想动手杀你的,但是刚才你也看到了,曦臣哥不会让你死的,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

说着聂怀桑拔出金光瑶藏在腰间的恨生,抓住金光瑶的手将恨生割进自己侧腹,同时将手中的朔月送得更深。

金光瑶口中的鲜血不住地往下流,双膝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扑通一声跪在聂怀桑面前。

那边大伙跟聂明玦苦战,竟也没人注意到这边。

聂怀桑松开朔月,让金光瑶一手握着垂地的恨生,一手抓住没入腹中的朔月剑身。聂怀桑捏起金光瑶的染着鲜血的下巴迫使他抬头望着自己。

聂怀桑道:“你要跪的人,可不是我……”

金光瑶唯一还能视物的眼睛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他有些听不清聂怀桑在讲什么,最后依稀能听到金凌的尖叫和带哭腔叫喊的‘小叔叔’三个字。


09——

“啊!!!”金光瑶无法抑制的发出惨叫,浑身欲裂的疼痛让他挠着棺材板的指甲都要翻,一根根木屑也因此扎进指尖里,但他依旧没有松手,仿佛这样就能转移他身上其他地方的痛感。

疼!疼死了!

这比死之前受到的痛苦要痛百倍都不止。

这边金光瑶痛得脸色死白,‘镜子’里叫缘份的女人只是等金光瑶惨叫有所停息,才开口问道:“是谁拿了阴虎符?”

金光瑶疼得声音都在抖:“我不知道……”后又不甚确定的开口,“聂怀桑?”

就在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不是他。”

“大人。”‘镜子’里头缘份侧身向金光瑶看不到的地方弯腰行礼。

想必,这个人就是缘份所说调整阵法的那位大人。

金光瑶实在太疼了,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那位大人到底是谁,只是喘着气忍痛问道:“确定?”

“当然。”那苍老的声音笃定非常。

金光瑶刚刚由死亡苏醒的那股剧烈的疼痛感有所缓解,他脱力地瘫在棺材里,有气无力地喘:“那还会有谁?”

“那要问你,这就是我们把你送回去的目的。”

金光瑶睁开被汗与泪模糊的双眼,盯着缘份身侧的空白处,就像他看见那位大人一样。

“为什么是我?凭你们的能力应该不稀罕那剩下的半块阴虎符。如果要,为什么不直接找魏婴?”

“他死了。不只是他,修真界的人都死得七七八八了。”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苍凉。但金光瑶不太确定是因为那讲话的人因为年纪大音色本就苍老,还是因为那人在悲伤。“只有我们这些人还在苟延残喘。”

“……怎么可能?”金光瑶被这个说法打得有点懵,他捂住还在抽痛的脑袋,有一个可怕的猜想在他脑海里形成,他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发问了。

“这距我真正死去的那天过了多久?”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还是缘份出口解释:“已经两百年了。仙督死后,阴虎符下落不明,百年不见踪迹,突然有一天风云变色,天际出现无底黑洞。本来与人界从无牵扯的魔界挥兵而来。我们修真者与他们缠斗近百年,但得道成仙的又有几人?终究是肉体凡胎比不得不死不灭的魔物,最后落得几近灭绝的下场。”

说到这里,在金光瑶眼里那个一向严肃的女人也难掩悲伤的情绪。她顿了顿继续说:“那个黑洞我们称之为‘阴蚀之门’,而据调查开启‘阴蚀之门’的钥匙就是阴虎符。”

金光瑶努力消化着这听起来荒诞不经的未来:“为什么是我?”

缘份摇头:“可能是仙督百年以来都封在棺中,灵魂没有损耗,又不曾受到魔界的魔气侵染……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反正我们试过很多人,可只有仙督你的魂魄受得住这样反复的传送。”

“受得住?”金光瑶浑身痛得几乎要呕吐出来,他不敢置信地反问,“你们管这样叫受得住?”

“是的,其他人只经过一两次传送魂魄就散了。”缘份说道。

金光瑶:“……”

缘份看着金光瑶又气又惊地模样犹豫了一会,有补了句:“只有仙督大人您是最完美的人选。”

金光瑶冷哼:“别叫我仙督,我担不起。”

“可事实上,您就是仙督。唯一的仙督。”

金光瑶皱眉,疑惑道:“我死后,聂怀桑没有成为新的仙督?”

缘份目光向一旁瞟了眼,并如实相告:“没有。”

仙督之名是金光瑶在世时提议推举的,没想到他死后百家竟然没人继承这个职位。

是担心又有人以权谋私?还是说,他们恶心自己已经恶心到与自己片刻关系也不想沾染的地步了?

金光瑶也懒得再想,他不去看缘份那张过份认真的脸,只道:“那你们的事,与我何干?我凭什么帮你们?”

“你没得选。”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现在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只要我们开启阵法,你不得不回去,就算你赖着什么也不做,也无非就是多死几次,十几次,千百次……”

“是,我是无非就是多死几次,十几次,千百次……”金光瑶打断他,“我耗得起,可你们呢?你们修真界残存的人耗得起吗?”

“你以为我们死了,你就自由了嘛?你是千百年来唯一的仙督,你觉得那些魔物会放过你?他们这么灵魂的手段可是千奇百怪!”那个声音越发的冷酷强硬。

金光瑶笑了:“你觉得,我现在不是在受折磨?”

那个声音消失了,就连缘份也低头不去看金光瑶的眼睛。

半晌,那个声音才又说话了,只是这次的声音柔和了不少,他和金光瑶商量着:“……只要你帮我们找到阴虎符的下落,阻止修仙者的这场浩劫,我们就可以送你去轮回,你不必偿还你今生的血债因果,并且下一世无灾无痛,福荫庇佑。”

“……”金光瑶沉默了,这个条件对于被封棺中永世不得超升的他来说的确很诱人。

那人见金光瑶没答应也没拒绝,便走到‘镜子’前,让金光瑶可以看到他的脸。

那是一张和他的声音一样苍老的脸,他年迈浑浊的眼睛诚恳地盯着金光瑶。

老者说:“你知道,我们可以做到。”


10——

“二哥……”

“金宗主,今后‘二哥’就不必再叫了。”

就像是事先预演好了的一样,只等金光瑶一开口,蓝曦臣这句话就会紧跟着出来。纵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听这句话了,但这句话一入耳,还是让金光瑶心口一阵阵发紧。

金光瑶有些哭笑不得:“二哥你一定要给我不痛快吗?”

蓝曦臣皱起眉头,嘴角紧绷,原本深色的眸子也越发的深沉:“如果我的存在让你不痛快,你要如何?杀了我?”

金光瑶眨眨眼,反问道:“二哥,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怎么可能会伤害你呢?”

“你不会?”蓝曦臣现在的样子表现得想一个耳背的老人。

“是的。”金光瑶点头,“我不但不会杀你,还放你走。你自由了二哥,现在你是要去乱葬岗阻止他们的二次围剿,还是拆穿我的真面目都可以。没人会拦你。”

“你到底想做什么!”

金光瑶以为蓝曦臣听了他这番话,铁定是会松一口气,毕竟他的叔父族人还在乱葬岗上等着他去救呢。

可他没想到,蓝曦臣居然生气了。

看到这个现象的金光瑶倒是很开心,上一次死亡之前金光瑶他就感觉到了,蓝曦臣放不下他。就算知道他是个六亲不认,十恶不赦的恶人,蓝曦臣还是放不下他。

金光瑶弯了弯眼睛,露出以往亲昵玩笑时的笑容,说道:“二哥这是怎么了?拍案而起可一点也不雅正啊。”

蓝曦臣捏紧袖口,难得的动怒加上灵脉被封,让他气息不顺,脸和耳垂都红了一片。

“二哥,不必多虑,你现在真的可以走了。”金光瑶说。

蓝曦臣自然不会就这样离开,他深呼一口气,重新坐在凳子上:“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金光瑶说:“乱葬岗的计划不会成功的,所以我决定离开了。”

“去哪?”蓝曦臣追问,但问出口之后就暗骂自己糊涂,金光瑶要逃跑,又怎么可能会把目的地告诉自己。

可金光瑶倒是十分地爽快,他摊开手笑道:“东瀛啊,我和你说过……啊,我记错了,对现在的二哥来说我还没和你说过呢。”

对于金光瑶这个胡言乱语,蓝曦臣没多加思考,只是在金光瑶说出东瀛的时候,他就下意识的在心中计算,此处与东瀛路途究竟有多远。

可随后蓝曦臣就反应过来,他为何要计算这个?就算此地距离东瀛千里远,恐怕也比不了他和眼前人心中的沟壑的距离。

纵使蓝曦臣心中百般怀疑,金光瑶却终是真的放他离开了。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三步一回头地走下金麟台的百阶长梯,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宗主就这样让泽芜君走了,会不会……”

“不管他了。一切从简,乘船离开吧。”金光瑶回头对手下修士吩咐道。

“是!宗主。”

金光瑶一重回芳菲殿他就想过,这阴虎符下落毫无头绪,要想在这他必死无疑的一天内找到阴虎符简直无疑大海捞针。

所以他想回都回来了,不如懒得管他,跑路要紧。反正魔界起兵也是百年后,就他自己这个修为活不活得到一百年还是未知数。

自己也没必要费那么大功夫去救一群背地里辱没自己,对自己喊打喊杀的人。

打定这个主意的金光瑶,蓝曦臣也不带了,观音庙也不去了,就一心只想开溜。

可是没过多时,金光瑶双目就开始发黑,呼吸也越发的困难。他攥紧胸口的衣襟努力想要让自己清醒,但还是以失败告终。

金光瑶脚一软,整个身体就踉跄着向后倒去。那一瞬间金光瑶在想要回去就快回去,他才不要再体验一把滚楼梯。

也不知是老天难得开眼还是怎的,金光瑶还真的没有滚下金麟台的长阶梯,而是落入一个温香的怀抱里。

不过此时金光瑶已经无法看清这个接住自己的人是谁了,只能在视觉消失的最后一刻,捕捉到那个人一抹白色的衣角。


11——

“痛吗?”缘份冷着脸望着蜷缩在一起直抖的金光瑶。

“……痛!”金光瑶克制着自己不要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既然这么痛,你刚才在闹什么?”缘份实在对金光瑶的行为理解不能。

金光瑶忍痛在狭窄的棺材里调整了下姿势,努力让自己尽量舒服一点:“我就是想证明一下。”

“证明什么?”

“证明我在回到过去的时候,你们能不能知道我在干嘛?”

缘份一愣,她不敢置信地说:“我们当然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如果知道我们还用得上一次次问你结果?”

“可是你们至少能在我有异动的时候将我强拉回来。”金光瑶说道,“就像刚才那一次一样。”

缘份有些头疼,她觉得金光瑶完全在浪费时间。但是没办法,她很清楚金光瑶不是那种会在事态不明了的情况下,就老实按照要求去做的人。

无奈之下,缘份只有交待说清楚:“我们确实无法得知仙督在回到过去时所发生的事,但是我们通过阵法可以对仙督您的灵魂施行捕捉……也就是说,只要仙督灵魂有异样波动,阵法就会收到,将仙督您带回来。”

“听起来很不妙啊。”金光瑶颤抖着呼出一口气,“什么样才算异样波动?”

“一是仙督在那边身死时灵魂的波动,这也是您最常遇到的情况。二是仙督你一旦放弃这次回溯机会时灵魂的波动,就比如您刚才,还有您错失找到真相的机会,您也可以放弃,重新再来一次。但您要记着,如果您一旦成功改变历史,那么这个阵法将会失去它的作用,您要在阵法失效之前回来这里,不然你将会被强行碎魂。”

金光瑶皱起眉头:“你们既然能做到这个地步,那为什么不送我回更远的一天吗?比如魏无羡制造阴虎符那天什么的?”

“如果可以,我们早做了。”缘份揉了揉额头两侧的穴位,“可问题是,我们最早得知阴虎符下落不明就是在观音庙那天,所以就我们而言那是一个直接原因,我们也只能送你回那天。”

金光瑶:“……”

“我们只有靠您了,仙督……就在刚才……我们又死了一批……我们……”缘份望着金光瑶的眼神里满是无助和悲伤,“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法。”

“……”金光瑶不知如何回应缘份的悲伤和请求,他自认为不是个好人。但是看到缘份的眼睛,他就像是能看到最后的修真者拼死抵抗那些魔物的场景。

“我尽力而为。”金光瑶垂下眼眸,只能做出这个承诺。

评论 ( 2 )
热度 ( 427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