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鹰】气味(黑寡妇x鹰眼)

主cp应标题寡鹰,副cp冬叉,暗示盾铁,锤基(但是太少就不打tag了)。

任务完成。登上神盾接应的飞机,将一切的硝烟抵挡在机舱外。



但是机舱里全副武装的气味吸进鼻腔里都是止不住的冰冷。



有点想吃点甜的东西了。我们的黑寡妇——娜塔莎如是想到。



回到大厦,那个土豪傲娇、下睫毛戳死人的铁罐头为他们这些与世间格格不入不太平凡的人所建立的家。发现大家都过着平凡的日常。



队长正把又一次通宵的托尼从工作室里扛出来往房间里走,在路过娜塔莎的时候还友好的说了句‘欢迎回来’。
队长应该是才晨跑回来,那刚洗完澡的沐浴露的气味还很浓厚。



娜塔莎给了像条咸鱼一样在队长肩上装死的托尼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其他人都还没起来吧!毕竟现在的时间对纽约人们来说还太早。



直径走到冰箱处,发现这次回来冰箱没有被托尔和浩克砸了,值得庆祝。



拿出出发前冰镇的伏特加对着瓶子喝了口。烈酒的气味永远都不会嫌多。



娜塔莎吐出一口气,像是把一些负面的,多余的情绪吐出来。



然后抬起头看着头顶的通风管道,笑道:“在等妈妈回家吗?小女孩。”



克林特探出一个头来说:“嘿!我可不是什么小女孩。塔莎你小声点,我吃了浩克的腌黄瓜我得躲会。”



本来想说这么早,别说浩克了布鲁斯都不会起来。你也没必要现在就躲在这里。



但是娜塔莎决定不揭穿他,就像不揭穿他过去那些傻气但也很可爱的对自己的关心一样。



娜塔莎拿着酒瓶躺在沙发上,本来打算一回来就去洗个澡,但是她改主意了。或许是有点累还是怎么的,管它什么原因她就是不想动。



只是眯着迷人而又危险的绿眼睛看下某只不会飞的小鸟从通风管道跳下来屁颠屁颠的窝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念叨个不停。



什么昨天铁罐想偷看队长的素描本被队长抓个正着。



什么洛基把托尔的喵喵锤变成个炸鸡腿而索尔没看出来。



什么队长的那个不洗头的发小带着他那个约炮脸的男朋友在这里住下了。



吵死人了。虽然娜塔莎没说过,但她爱死克林特的聒噪。



刚刚认识的时候也是这样,明明是派来杀她的。可是却在自己身边吵个不停。后来还像只喳喳的小鸟劝自己跟他一起走。回忆好像顿时充满了阳光。



娜塔莎用手臂一搂,将头埋进克林特的肩头。



“嘿,塔莎你是醉了吗?”他问。



“闭嘴。”她说。



克林特身上散发着奶香的味道。甜丝丝的混着杏仁和巧克力气味。



娜塔莎敢打赌他又吃了不少小甜饼。



无法理解。这些话唠都喜欢吃甜食吗?



托尼爱着甜甜圈。克林特对小甜饼十分着迷。就连托尔他那个惹人烦的弟弟也对地球的布丁有着非一般的执着。



“你闻起来好像很好吃啊。”娜塔莎在克林特颈项间闷闷的说。



“我又不是小甜饼,怎么会好吃。”克林特的脖子像是被娜塔莎吐出的气息烫伤一样,连带着脸一起红了。



娜塔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克林特的金发。



本来这个时候他们可以做很多事,比如趁着早就代替队长做次早餐,将蔬菜沙拉换掉(虽然只有克林特自己有这个打算)。再比如还可以混着娜塔莎身上战火的硝烟味来一发火辣的性/!爱。



但是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他们两个就只是窝在一起什么也没做。



娜塔莎确定自己是睡着了,但听到一丝响动的时候特工的本能还是更胜一筹。



她睁开眼睛就看见那个当过自己老师的男人晃着铁胳膊正走进来。



巴基看到娜塔莎怀中睡得四仰八叉的克林特只是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



娜塔莎连姿势都没换,只是说了句:“别担心,我可不像你。我们可没有在公共休息室搞。”



这是克林特向她抱怨的。他那像被掐着脖子的鸡的语气实在叫人难以忘记。



这么想着娜塔莎望着怀中的人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温柔微笑。



巴基觉得自己也要像被掐着脖子的鸡一样回房间向朗姆洛抱怨了。



挺意外的,巴基表示。他一直以为他那个虽然记不太清细节,但还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引以为傲的徒弟不会喜欢克林特这种的。



因为男人总会喜欢强势点的。



比如他自己,就对朗姆洛那个脾气差爱动手又爱爆/粗/口的家伙总是欲罢不能。



至于克林特……虽然巴基承认他作为一名复仇者的能力。但是他的性格也太甜了吧。



什么?娜塔莎是女人?哦!这样啊……有区别吗?



但是,身为师傅纵使觉得再不科学也还是要为自己的徒弟徒媳妇送点见面里。



后来娜塔莎洗完澡出来,在自己的门口发现了个盒子,里面装了润/滑/油、二十公分的按/摩/棒,还有张写满了男性后面的敏/感点的纸张。



“有趣。”娜塔莎用俄语如同蛇信轻颤说道。



此时正在和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起来的托尼抢甜甜圈的克林特顿时觉得后背一凉。

评论 ( 11 )
热度 ( 60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