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38

37




蓝曦臣和孟瑶上了岸将乾坤袋里的水鬼一股脑地倒出来。 
 
那股扑面而来的恶臭味,让他们胃部好一阵不适。 
 
蓝曦臣用灵力往那些水鬼上一个探,就知道它们不过是普通的落水鬼。 
 
要说落水鬼过多怨气四溢,为祸一方,倒也不是没可能。但是无缘无故离开落水地点集中到这里来的原因他还是没有思绪。 
 
孟瑶瞄了眼蓝曦臣,估摸着他还在想关于水鬼聚集到一起的原因,便有意扯开话题,问:“既然没有头绪,那这些水鬼要如何处置?” 
 
“先洗净,度化,再带去镇上让它们的家人认领去,入土为安吧。”蓝曦臣如是说道。 
 
孟瑶点头,然后环顾四周,又问:“……度化我知道,但要洗净的话,就我们两个吗?” 
 
不怪孟瑶为难,毕竟这可是十几条污浊不堪的水鬼尸身啊。 
 
蓝曦臣显然也想到这一层,抱歉地对孟瑶笑了笑:“我回云深不知处找人帮忙,小道长在这稍等片刻吧。” 
 
孟瑶点头如捣蒜,连忙应道:“好的,好的。” 
 
于是等蓝曦臣御剑离开之后,孟瑶立刻解开身上的鹤羽纹外袍,脱了鞋袜就往碧灵湖里钻。 
 
扎进碧灵湖之后,孟瑶终于清楚地感受到湖水的异样了。 
 
这湖水在孟瑶下水的一霎那就开始剧烈的搅动,他们停在岸边的破旧小船也受不住这折腾,晃荡几下就沉了。 
 
这可不是什么水鬼惹出来得动静,而是这湖水如同通了性一般,像是在挣扎和害怕。 
 
孟瑶被这水搅和得头晕,心道:就不能安分点吗? 
 
无奈之下,打算速战速决的孟瑶,伸出食指放在嘴边,正准备咬下去。他突然被谁揪住后衣领,给拉出水面。 
 
双脚腾空的孟瑶看了眼脚下暗沉的水面,又回头看着将他拉出水面的‘好事者’。 
 
而这位‘好事者’在湖水如此剧烈的翻腾下还安然平稳地盘腿坐在一张竹筏上,身边的鱼篓半点倾斜的意思也没有。这人正是拒绝教授孟瑶酿酒之法的酒仙翁。 
 
而孟瑶他也发现自己不是被拉上水面的,而是被酒仙翁举着根鱼竿撬着后衣领给撬上来的。 
 
孟瑶现在就像是一只被鱼叉戳中的死鱼。正准备咬破的食指还伸在嘴巴里,回头看酒仙翁的表情也茫然无措。 
 
可能是孟瑶这难得呆傻的表情取悦了酒仙翁,他装作完全没想到会遇上孟瑶一样,夸张地大喊:“看看,我钓鱼钓上一条什么怪物?” 
 
孟瑶食指从嘴巴里滑落,他吐了几口残留在嘴巴里碧灵湖的湖水,勉强地笑了笑:“前辈,好巧啊。” 
 
酒仙翁把孟瑶‘钓’上岸,笑道:“怎么,我没教你酿酒,你还要自裁啊!” 
 
孟瑶也顺着他的话,说笑:“可不是嘛,前辈您伤了一个少年人的心啊。” 
 
“呸,油嘴滑舌!”酒仙翁啐道。 
 
等蓝曦臣带着蓝家门生来得时候,就看到孟瑶浑身湿哒哒的打坐,而一旁就是翘着脚躺着的老叟。 
 
两个人都没说话,场面上去有些尴尬,看到这场景,蓝曦臣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卖身葬父’。 
 
“……”意识到自己的念头太过不敬,蓝曦臣立刻将它赶出脑海,并拱手对老叟道,“这位可是酒仙翁前辈?” 
 
酒仙翁睁眼瞄了蓝曦臣一下,又闭上了,并道:“不是!” 
 
蓝曦臣一愣,歪头打量老叟许久,怎么看他都是酒仙翁,于是他转头向孟瑶眼神求助。 
 
孟瑶笑了:“他说不是就不是吧。” 
 
“那他……” 
 
“他是来帮忙的。”孟瑶笑道。 
 
“什么玩意?!”酒仙翁一怔,从地上惊而坐起。 
 
蓝曦臣忙打圆场:“没关系的,我带来的人,足够应付了。” 
 
酒仙翁看了眼蓝曦臣,用力的朝孟瑶点头:“昂!” 
 
孟瑶皱起眉头,露出一副为难地模样:“我也是在为前辈着想,您一向疼惜后辈,看着我们这些小辈忙碌自己没帮上忙心里可能会过意不去的。” 
 
“谁跟你说我疼惜后辈了?谁跟你说我会过意不去?谁跟你说我会不好意思?”酒仙翁气极反笑。 
 
蓝曦臣看着酒仙翁情绪不佳,连忙蹲在他和孟瑶之间,将他们隔开:“前辈,消消气。” 
 
孟瑶倒是一改平时的温和恬淡,像是对着孩子气的争吵中得了趣似的,不服输地回敬道:“好好好,前辈你一点也不疼惜后辈,也非常好意思。行了吗?” 
 
这明明是反讽,大家都听出来了,可蓝曦臣没有,他听了孟瑶的话,点着头,睁着清澈无邪的双眼问酒仙翁:“对啊,行了吗?” 
 
“老子——!” 
 
差点没被蓝曦臣和孟瑶气出个好歹来的酒仙翁最后还是帮忙着大家一起清理水鬼尸身。 
 
虽然他的帮忙也仅限于小辈收拾的时候,他在一旁指正他们不对的地方。 
 
只是在这期间,蓝曦臣总是目光会往酒仙翁身上瞟。 
 
这瞟得酒仙翁心里发毛,他咂舌道:“你老看着我干什么?” 
 
蓝曦臣自知行为欠妥,急忙告罪:“晚辈失礼了,只是晚辈依然觉得老前辈和酒仙翁前辈太像了,所以忍不住多看几眼,以正辨识。” 
 
“……”酒仙翁噎住了,方才他否认只是玩笑话罢了,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当真了! 
 
怎么说呢?这家伙不是太老实就是傻得彻底。 
 
孟瑶在一旁忍笑忍得辛苦,他深呼一口气,对蓝曦臣说:“蓝公子,纯粹似天上皎月,我等自愧弗如啊。” 
 
“小道长这是哪里话!”蓝曦臣对于孟瑶这突如其来的夸赞显得格外羞赧。 
 
孟瑶只笑不答,反倒是酒仙翁凑上来,拍拍蓝曦臣的肩:“小伙子,你别理他,嘴甜的都是负心人。” 
 
孟瑶:“……” 
 
言语间,十几具水鬼尸身也清理完毕了,虽然大多面目浸泡的水肿铁青,但大体还是能辨认得出样貌,想必这些尸身的家人还是能认出他们来的。 
 
于是大伙带着它们来到镇上,果然伴随着呼天抢地的哭喊和跪谢,有些个尸身被认领走了。 
 
但极大一部分的却无人认领。 
 
“得,白忙活了!”太阳西落,剩下的尸身依旧还在,酒仙翁伸了个懒腰,咂巴咂巴着嘴说道。 
 
孟瑶看蓝曦臣稍显低落,便安抚道:“没关系,可能是他们的家人没得到消息,明天再等等看吧。” 
 
蓝曦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酒仙翁就嗤笑道:“得了吧,这些根本不会有人来认领了,你这小脑袋瓜还不清楚?彩衣镇就这么大点地方,消息早传遍了,要领的早领走了。再等一天这些个玩意都晒成咸鱼了!” 
 
“那正好,给您下酒。”孟瑶气道。 
 
“呸呸呸!我才不吃这玩意,你个小怪物爱吃,你自己吃!” 
 
“我也不吃!” 
 
蓝曦臣原本沉重的心情被他们两个一言一语的吵闹,全吵没了。 
 
他浅笑道:“前辈说得对,看样子是不会有人来认领了。现在天气炎热为了防止瘟病,还是焚烧后将他们早些安葬,以告慰他们在天之灵。” 
 
说罢同蓝家门生一起,在城外寻了个宽阔之地,将尸身火化了。 
 
孟瑶默念往生咒,以超度那些无名之主。 
 
待他念完,鞠躬告慰的时候,在脚下草地里寻到一个小香囊。 
 
看上面的磨损痕迹很有可能是从那些尸身上掉落的。 
 
就在孟瑶捡起它打算扔进火里一起烧了,却发现香囊上面的花纹并不是姑苏的一带的风格。 
 
孟瑶见过这样的纹理,在他还小的时候见过,在岐山…… 
 
这边没等孟瑶彻底忆起,那边酒仙翁就揽过蓝曦臣的肩,笑道:“小伙子,我见你心思纯正,是个耿直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学酿酒?” 
 
孟瑶:“????!!!” 
 
蓝曦臣笑着婉拒:“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晚辈家规森严,不许饮酒,恐怕学不会这酿造之术了。” 
 
“也是……”酒仙翁可惜道,“不能喝酒,谈何酿酒。” 
 
孟瑶凑上去:“我可以喝酒的。” 
 
“我还一直想问了!你不是道士嘛?喝什么酒!”酒仙翁叫道。 
 
“我派归为天一,是可以喝酒。” 
 
“那也不行!一边去!……嗳,小伙子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蓝曦臣摇头:“还是不了。” 
 
孟瑶道:“我学了可以教他,不让他喝酒,也能教会他!” 
 
酒仙翁:“去去去,你想得美,我不教你!” 


——————

阿瑶所说的‘天一’就是天一教,道教分为‘天一’和‘全真’


全真教就和和尚一样要守戒律,天一教不用,可以喝酒吃肉,娶媳妇生孩子。


原文里没说抱山散人属于哪一派,但看到藏色生了孩子就我私设对天一教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92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