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37

36



蓝曦臣因为观棋耽误了太多时间,所以打听到除了通往碧灵湖的那条河道以外并没有别的地方有人落水,蓝曦臣也就不唤门生再下山了。 
 
他自己寻了那条河道上的一座拱桥,开始吹奏裂冰。裂冰本就是极品仙器加之蓝曦臣灵气驱动,那藏在暗涌之下的水祟很快便开始躁动不安。 
 
不消一时,表面风平浪静的河道多处泛起细小的漩涡,一团污浊的暗影浮上浅水层,混乱的乱拱一通之后竟四散逃窜了。 
 
蓝曦臣颇有些意外的停了箫声。他只是吹了蓝家普通的定邪曲,虽然有驱邪的功效,但效果应该没有这么显著才对。 
 
蓝曦臣微微蹙着眉头,盯着恢复平静的河道水面,思索这一反常现象与近几日水祟离开它们的栖身地是否有关联,而此时余光却瞟到一抹白。 
 
他偏头看去,那柳树斑驳树影下的白衣道人赫然是与酒仙翁下棋的那位小道长。看到这位小道长,蓝曦臣不由地回忆起先前观棋误事的蠢事,心中不免有几份羞赧。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同小道长打招呼,那俊秀的小道长反而率先出声问好。 
 
“这位想必是姑苏蓝氏的大公子吧。”孟瑶微微眯起眼睛,嘴角上扬的弧度恰到好处,可亲又不显刻意,热情却不显谄媚。 
 
蓝曦臣微微一怔,很快又恢复过来,显然对于这种‘自己不认识对方对方却知道自己’的经历以习以为常了。他拱手施礼,就算对方年龄小也是修道之人,道不论岁,报以敬重也是应当的。 
 
“在下姑苏蓝曦臣,敢问小道长道号?” 
 
“某不过山野之人,从未入世,惶恐称道。蓝公子若不嫌弃就唤某孟瑶便是了。”孟瑶立刻还之一礼,谦逊有礼的姿态宛如刻在骨子里。 
 
“原来是小孟道长。”蓝曦臣颔首。 
 
只是不知怎的,对面的小孟道长听到他的称呼后,竟掩着嘴笑起来,一双眼弯成新月,煞是好看。 
 
于是蓝曦臣也不由自主跟着他一起笑起来,若是蓝家门生在的话定是会被他们大公子这无缘无故甚至带点傻气的笑惊掉下巴。 
 
半晌蓝曦臣才意识到什么,问道:“是否在下的称呼有什么不妥?” 
 
“不。”孟瑶努力抑制上扬的嘴角,笑道,“没什么不妥。” 
 
蓝曦臣没来得及深究孟瑶语气里的异样。此时安静的河道上粼粼的波光同他的灵光一起闪过,蓝曦臣突然想到什么。 
 
他问:“不知小孟道长,你可知道彩衣镇水祟的事?” 
 
“水祟?”孟瑶一愣,视线从蓝曦臣身上移到水面上,“在这河道中?抱歉,我才来镇上不久,还没来得及查看。” 
 
蓝曦臣在孟瑶脸上看不出一点破绽,便叹了一口气:“这样啊。” 
 
“蓝公子,是否这水祟很棘手?” 
 
蓝曦臣一怔,忙说:“不,这尚不能定夺。只是原本彩衣镇的河道到处都有水祟作乱,可偏偏近几日水祟突然安分不少,只在碧灵湖和这条大河道出没了。” 
 
“水祟安分不少,这不是好事吗?”孟瑶对蓝曦臣情绪的低落有些理解不能。 
 
“话虽如此,只不过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认域的水祟离开栖息地,我原本以为是小孟道长出手镇压,谁知并不是,所以不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孟瑶听了蓝曦臣的话,垂眸沉思一番,随即点头,一脸认真地说:“蓝公子真的很严格。” 
 
“欸?”蓝曦臣一愣。 
 
“既然不清楚的话……”孟瑶伸手指了指河道,“那就抓几只来看看,说不定就能找出什么门路呢?” 
 
蓝曦臣原本也正有此意,两人一拍即合,就一起租了条船。 
 
本来一听说是要去碧灵湖,船家都不愿意把船租给他们,毕竟去碧灵湖有七成的几率会沉船,租金完全不够一条船的损失。 
 
后来还是蓝曦臣出钱买下了一艘渔船。 
 
孟瑶看了看有些年头的破旧渔船,又看了看捧着钱袋喜不自禁的渔民,不由得在脑袋中浮现‘人傻钱多’四个大字。 
 
不过看着蓝曦臣虽然面上不显,但从他登船后东瞧瞧西看看的模样,还是可以看出他兴致高涨。对此孟瑶也就只有莞尔。 
 
随他去吧。 
 
孟瑶走到码头捞起道袍的下摆,准备扶着迈上船。 
 
先一步上船的蓝曦臣先是下意识地冲他伸出手,随即就反应过来,想着自己是否太唐突了,小孟道长又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小姑娘。 
 
但孟瑶倒没多作什么反应,只是偏头笑了笑,就伸出左手搭上蓝曦臣的手,跳上船。 
 
“多谢。”孟瑶收回手,扭头望向船尾的撑杆,“不知道,可否让孟某来撑船?” 
 
蓝曦臣拱手:“既然如此,那就有劳小孟道长了,我来引路。” 
 
“嗳。”孟瑶弯了弯眼睛,‘噔噔噔’几步就跑去船尾,可见他其实兴致也不低。 
 
船桨宽大的尾部撑着码头的青砖,上面长着的青苔被挤压出小抹汁水,惹得船桨打滑直接戳入浅水区。 
 
“小心!”蓝曦臣见孟瑶撑着比他还高的船桨,还打了个踉跄,生怕他翻进水里,“要不,还是我来吧。” 
 
“没事,我可以的。”孟瑶撑开船桨和河底,船渐渐离了岸,便扭头对蓝曦臣展颜一笑,“看吧。” 
 
蓝曦臣这次可是见到孟瑶与他初见下棋时,那风轻云淡甚至透着股老神在在的笑容,完全不一样的笑,现在倒是十足十是个十多岁小孩子该有的笑容。 
 
不由得蓝曦臣也微笑点头:“嗯,小孟道长真厉害。” 
 
“……”孟瑶听后嘴角就抿起来了,一双秋色剪眸冲着蓝曦臣眨巴眨巴,随后背过头去用袖子掩嘴笑得单薄的双肩不停耸动。 
 
“……“蓝曦臣一脸茫然,指甲在掌心挠了挠。 
 
为什么自己一喊他小孟道长,他就笑个不停?莫非这个称呼真的很好笑?……没有啊! 
 
蓝曦臣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相当正常的笑点产生了怀疑,并暗自决定,还是换个称呼好了。 
 
孟瑶不知道蓝曦臣心中所想,笑够了也就继续撑船。 
 
小破船晃晃悠悠划过河面,两岸喧闹的民声逐渐向后退去。到达碧灵湖后,湖面静谧深沉,纵使两岸青山连绵,耳畔微风作响,也无法驱散湖里散发的压抑气息,好似湖底有什么东西正绷紧神经,准备发难。 
 
蓝曦臣同孟瑶招呼一声后,便开始布阵撒网。他腰间寒芒一出,御剑腾空,在湖心上空从乾坤袋里掏出金丝网,聚集灵气,那金丝网就如同巨伞覆盖整个湖面。动作行云流水,翩若惊鸿。 
 
孟瑶见状不由暗自赞叹蓝曦臣明明不过十七八岁的年龄,修为就如此不俗,要知道这捕仙网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做到延伸至如此大面积。 
 
就比如他自己,就做不到。 
 
想到这里孟瑶心口沉了沉,思绪也有些杂乱。见此孟瑶立刻熟练地在心底念起了清心经。 
 
待到孟瑶心性平和下来之后,蓝曦臣也开始收网了。 
 
他们的本意是抓几只水鬼来查看一番,可这次一捞居然带出十几只。孟瑶在蓝曦臣降落回来,还想着帮他拉一把网子。 
 
可等他跑到船头,蓝曦臣已经将那些水鬼收进乾坤袋里了。 
 
“……”孟瑶望了眼蓝曦臣那纤细白皙的腕子,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 
 
“怎么了吗?”蓝曦臣见孟瑶不说话,则出声询问。 
 
“不,没什么。”孟瑶勉强地勾起嘴角,显然他对蓝曦臣那像扯破布麻袋一样轻易扯出那一串串水鬼的场面有些发怵。 
 
蓝曦臣也不疑有他,爽朗地冲孟瑶笑道:“我们先回岸上再做查看吧。” 
 
“……嗯,好的。”孟瑶点头,说着扭头望了眼湖面。 
 
不知道是不是水鬼被清理出来一些的原因,孟瑶感觉到湖面上蒸腾而起的邪气,那是先前被水鬼所混淆而不易被感知的邪气。 
 
如同水一般,无色无味,却又的的确确存在。


————————
瑶瑶为什么一听蓝大叫他小孟道长他就笑呢?

那是因为瑶瑶知道蓝大是他师兄的儿子。
如果你叫你叔叔叫‘小x’,看看你叔叔会是什么反应。😂(就像蓝大叫蓝启仁‘小蓝’emmmm)

评论 ( 14 )
热度 ( 173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