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那件小事 06(现代AU)

前文点我头像,在我的文章里,有兴趣的可以找一找(没电脑发不了链接)


——————————

正文:

说来也巧,魏无羡他们入住的当天晚上恰好是北海道的札幌夏日节。

“札幌夏日节又称露天啤酒节,整个大通公园将会打造成了欢乐的乘凉会场。在这里喝着日本以及世界各地出产的啤酒,吃着下酒小食,伴随着爵士音乐,感受一番北国夏日的热情!”魏无羡朗读着从谷歌上搜索到的官方介绍,一边兴致勃勃地问其他人去吗?

江澄摸摸一巴,表示来北海道不就是来玩的吗?那还用问,当然是去了!

薛洋掏出手机给晓星尘发了个信息,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很快收到回复——“阿洋的邀请,我当然会去。”

薛洋咧了咧嘴,抬头回答魏无羡:“可以啊!”

气氛终结者金光瑶瞄了他们一眼,正在将新买的游戏机同旅社里的电视连接起来,冷淡地说:“我不要,在旅社里玩游戏比去那个一群酒鬼和纯粹凑热闹起哄的群众组织的为自己喝酒找正大光明理由的活动要有趣的多。”

魏无羡嫌弃地‘啧’了一声。

江澄道:“你在日本玩游戏和在学校里玩游戏有什么区别?”

金光瑶用枕头给自己打游戏的地方筑了巢,推了一堆零食饮料,看也不看江澄,回答:“对我来说没区别。”

“你一定要这么扫兴吗?!”江澄难以置信地大喊。

金光瑶拿着游戏柄,躺进枕头里,这才抬头看向江澄,金丝眼镜下一双死鱼眼毫无波澜,道:“你认真的吗?”

“……”江澄和他对视了一番后,认清现实,对魏无羡和薛洋说,“是我的错,他跟着去才是真的扫兴。”

于是魏江薛三个人一起出门了。

在大门口,他们遇上早就等在那里的晓星尘。

为了衬托气氛,旅社四周也应景的装饰了起来。

晓星尘穿着一身白色的浴衣站在阑珊的灯火下,领口严谨的拉至最高,同金光瑶一样,他也带着眼镜,但配上他俊逸的脸庞怎么看怎么显得像斯文败类。

江澄和魏无羡为自己脑海里浮现这个不礼貌的想法,感到羞愧。

而薛洋却如同打了鸡血,他屁颠颠地扑过去,围着晓星尘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晓星尘。

晓星尘被薛洋着过分热情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他扯了扯衣襟,轻咳一身:“阿洋…怎么了吗?”

薛洋眨了眨眼睛,指着他宽大的袖子开口:“你这里面藏了什么?”

晓星尘一愣,随即微笑道:“阿洋真的很敏锐啊。”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苹果糖,递给薛洋。

“哇!动漫里经常出现的苹果糖!”薛洋接过糖果,那浇着晶莹红色糖浆的苹果,被一层薄薄的保鲜膜包裹起来,隐约映着节日灯火的斑斓。

“学长最好了!这是在哪里买的?”薛洋问。

“就在前面不远的小吃街上。”

“哇,快带我去!”薛洋推着晓星尘离开,并回头对魏无羡江澄两个人说,“等我,我去给你们也买点!”

“话说,阿箐那个傻丫头和宋岚呢?”

“他们自己早出去玩了。”

“噫!学长你被抛弃了吗?真可怜……”

魏无羡看着薛洋和晓星尘一边聊一边走远的背影,摇头:“我觉得他不会回来了,打赌吗?”

江澄冷笑:“不用打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出门,薛洋就被晓星尘拐跑了。就只剩下魏无羡和江澄两个人去玩了。

结果事实证明就算只剩魏无羡他一个人也能浪得飞起,在大通公园会场四处转悠了一圈后,江澄就有些跟不上魏无羡的精力了。

江澄让魏无羡自己去玩,他就随便找了个抽奖小吃摊坐下休息吃点东西。

可巧了,那个小吃摊的老板是一对姐弟,也是中国人。

他乡遇故知,江澄不免在那里多停留,聊了一会。

得知那对姐弟姓温,姐姐叫温情,弟弟叫温宁,原本是大家族的子弟,后来家道中落只有辍学出来打零工度日,家里还有没有生活经济来源的70岁的奶奶和1岁不到的小侄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江澄喝醉了,反正这种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他是深信不疑。

于是……他就被宰了。

“一杯啤酒和小吃要8000日元?!”江澄以为自己耳朵长了苔藓。

“没错。”温情点头,用真挚且热情的声音告诉江澄,他的耳朵没长苔藓,就是这么多钱。

江澄看了眼画着烈火炎阳的招牌,道:“你们这是个黑店啊!就是有你们这些专门坑自己人的中国人……”

江澄还没说完,温情就打断他的话,她理直气壮地说:“没有啊?旅行点来的,不管是那个国家的人我都照样坑的,就因为你是中国人,我还给你抹了零,不然平时我都收8467日元的。”

“区别在哪啊!你们这是黑店!我告诉你们,我要去消费者协会投诉你们!”

温宁扯了扯他姐姐的袖子:“姐,我觉得他好像是醉了。”

温情了然地点头,然后对江澄说:“那这样吧,我们免费给你三次抽奖的机会,这样够意思了吧,我们平时抽奖可是1000日元抽一次的。”

出于微醺状态的江澄犹豫了一下,竟然同意了。

然后他转动抽奖转轮,抽出了三次白球,荣获三包卫生纸。

温情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没事,三包卫生纸还可以上几次大厕呢,我们在不远处也有收费公厕,100日元一次,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温情连环推销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江澄把钱包往摊子上一拍:“再给我十次机会!”

江澄的这次氪金抽奖给他换来了更多的……卫生纸。

“再来!再来!”江澄喊道。

温宁劝道:“算了吧,不要再抽了。”

“不行!我就不信了!”

温宁苦恼道:“可是你再抽下去,我们就没有卫生纸可以给你了!”

“……”温情无语了,“你是认定他只能抽到卫生纸了吗?”

………

江澄将最后的1000日元举起来,做出一个祷告的手势:“最后一发了!”

“早死早超生!”温情用抹布抹着桌子,催促他。

江澄握着抽奖转盘把手的手在要转动的那一刻停住了。

“等一下!我叫人!”说着,江澄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被叫出来的金光瑶听了江澄的讲解,看江澄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智障。

但金光瑶还是叹了口气,抓住转盘的把手,沉声道:“球的重量和奖项的数量与摇杆的速度都要计算好。”

江澄不明觉厉道:“这样几率会大一些?”

金光瑶回答:“不会,但这样会显得我专业一些。”

江澄:“……”

“开始了。”金光瑶开始转动摇杆。

江澄紧张咽了口唾沫,就连温情和温宁也翘首注视着转轮的出口。

但是金光瑶转了许久也不见有球出来。

江澄疑惑地皱眉:“怎么还不出来?”

“!!!啊,出来了!”温宁指着刚刚落进盘子里的小球。

江澄眼前一亮:“不是白色的了!不是白色的了,一晚上了我终于看到别的颜色了!”

相比江澄的兴奋,金光瑶则显得很平静,他看到转出来的小球是彩色的,又对比了一下小摊挂着奖品清单上兑奖球的颜色。发现根本没有个彩色小球对应的奖品。

温情拿出一张做工粗糙的纸条提给金光瑶:“恭喜你获得我们的隐藏奖项,只要你集齐两张这个兑奖券,你就可以获得神秘惊喜。”

江澄意识到不对:“那只有一张有什么用?”

温情直白地回答:“没什么用。”

金光瑶听了把纸条往江澄手里一塞,道:“这种欧洲人的游戏不适合我,告辞。”

说完转身离开,江澄也气馁的跟上,碰巧浪够了的魏无羡回来找江澄。

“唉!瑶妹你不是说不出来吗?……江澄,你手里的纸条可以给我吗?嘿,谢了,正好口香糖没地方吐。”

江澄:“!!!我全部家当就给你得了个口香糖垃圾纸?我勒死你!”

魏无羡:“????”

温情温宁:“……”


他们三个离开后,蓝湛一行人也来到这个小吃摊前。

蓝曦臣拿着刚刚抽中彩球换来的纸条,叹了一口气:“这么说来,没有集齐两张就没有意义了……忘机这个给你吧,就当是哥哥第一次中奖的纪念。”

蓝湛面无表情,但还是收下了纸条。

突然魏无羡张扬地声音响起来:“老板老板!我朋友的钱包是不是忘在这里了?”

温情挑了挑眉,从柜台下面拿出江澄那个已经除了证件,一张钞票都不剩的钱包,交给魏无羡。

魏无羡检查了下证件什么都在,扭头就看到旁边有人拿着跟他身上一样的纸条。

魏无羡顺着拿着纸条的胳膊往上看,就撞上那片淡薄的眸色。

“蓝湛!”魏无羡惊喜地叫道,“你们也出来玩?你们来晚了,畅饮啤酒的活动结束了。”

“我们家不喝酒,只是出来看看。”蓝湛解释道。

“哦…话说,你这张纸和我的一样啊!”魏无羡说着掏出他忘了扔的纸条,分开一看,泛着粉的口香糖还粘扯着丝。

显然被恶心到的蓝湛迅速说了句“告辞。”转身想要离开,却被蓝曦臣推了回来。

蓝曦臣笑道:“这样不就凑齐一对了吗?可以兑换奖品了呢。”

魏无羡瞬间明白,原来他手里的是兑奖券,难怪他用来包口香糖江澄追着他捶。

“这是你抽到的?这么有缘!”魏无羡觉得实在是太巧了,要两张才能兑奖,偏偏另一张就在认识的人手里,如果他没回来给江澄拿钱包可能兑奖券也会被他扔了。

蓝湛没说话,他有那么一点点不想说,其实这是他哥哥抽到的。

但魏无羡习惯了蓝湛的沉默,继续自顾自的说:“其实这是我朋友抽到的,碰巧到我手里……”

“不是。”蓝湛道。

魏无羡一愣:“什么?”

蓝湛道:“这也不是我抽的。”

“不管是谁抽的!”温情受够了他们两个大男人还纠结来纠结去,一把抓过他们手里的兑奖券,其中包了口香糖的嫌弃地放在一旁。

“明天晚上我们的神秘大奖就会送到你们所住的地方,敬请期待!”


————————

虽然这章晓薛比重少,但是怕有人误入,还是打tag防雷了。

还有!我没有在黑舅舅😂人物设定,人物设定啦!

评论 ( 9 )
热度 ( 168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