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拿出姑苏蓝氏的气质来》之愚人节快乐

愚人节贺文,cp曦瑶,忘羡,但由于私心想写摧涉,就用了《气质》背景。

原创人物预警!
————————


“今天是四月的第一天。”蓝摧坐在围墙边的玉兰树下擦拭着苏涉送他的玳瑁指甲,有些没头没尾的说出这句话。

刚刚翻墙溜进来的魏无羡,一条腿还墙外,就听到这句话。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魏无羡问。

蓝摧抬头看着他:“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哦~那然后呢?”魏无羡跳下墙壁,拍了拍身上的灰,“四月的第一天,怎么了吗?你的生辰?”

“我的生辰是冬天。”

“那今天有什么特殊的?”

“海外在这天有个习俗你知道吗?”蓝摧指腹轻轻摩擦着玳瑁指甲浑圆光滑的尖端。

魏无羡来了兴趣,问:“什么习俗?”

蓝摧一本正经地挥着纤长的食指:“在四月的第一天,也被称为‘愚人节’,也就是说不管说什么谎,开什么玩笑,都无伤大雅。不会有人责怪你。”

“真的?还有这样有趣的节日!”魏无羡乐道。

“云深不知处不得妄语。”家规破坏王——蓝摧,蓝玉折恬不知耻地说道。

魏无羡不疑有他,谁道蓝家一向博闻广记,藏书阁里的海外记事更是多不甚数。如若不然,当初温家也不会觊觎蓝家的藏书,而火烧云深不知处了。

魏无羡乐呵呵地道谢跑了。

蓝摧看着魏无羡摩拳擦掌准备搞事的背影,笑了。

已经可以预测到云深不知处会迎来一场怎样腥风血雨的蓝摧,拍拍云纹袍子上席地而坐沾上的杂草叶,将玳瑁指甲收进怀里,拿上剑和筝,决定去兰陵避一避风头。


这一天早蓝摧一步来了兰陵的泽芜君蓝曦臣,正站在花亭之中,一袭白袍似雪,凝眸望着亭外的金星雪浪。

白牡丹正处花开时节,白茫一片,随风而动,幽香洁丽。

美则美,也不落陷艳俗;洁则洁,也不过甚清高。

像极了那个人。

如此想来蓝曦臣唇角不由得浮起一抹笑意。

“二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蓝曦臣回头,刚刚心中所念之人正拨开花径,快步向他走来。

蓝曦臣偏偏头,弯了眼睛,光是看到金光瑶就足够让他心情愉悦了。

“阿瑶慢些,我又不会走。”蓝曦臣伸手搀过脚步急切的金光瑶。

金光瑶缓缓呼出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呼吸,笑道:“二哥来了多久了,也不让人通报一声。”

“门生说你在午休,就没忍心打扰你了。”蓝曦臣道。

金光瑶掩嘴轻笑,一双眸子清澈乌亮:“二哥说得什么见外话,难不成我就忍心让二哥就这么苦苦等我?”

不苦的,我甘之如饴。

蓝曦臣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他知道,这话已经越界了。

不可说,不可说。

蓝曦臣心底闪过一丝郁色,很快便又被笑意取代,他有些揶揄地指了指自己脸颊,道:“所以阿瑶一听就连忙起身,顶着脸上未消的睡痕,越过整个金鳞台来找我了?”

金光瑶一听,脸上立刻飞起一片红云,忙扯着袖子捂住自己的脸:“这……这可真是……”

难得看到金光瑶慌乱的模样,蓝曦臣实在有些忍俊不禁。

看到蓝曦臣乐呵的样子,金光瑶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佯怒道:“二哥也会诓人了,定是和玉折学坏了。”

蓝曦臣叹气:“还真是瞒不过阿瑶,今天是四月首日,玉折说遥远的海外异邦有习俗,这一天可以无所顾忌的玩笑。”

“虽然闻所未闻,但倒十分有趣可爱不是吗?”金光瑶想了想,笑道。

蓝曦臣点头:“是了,所以这一天我们蓝家都会依着他。就连叔父,只要不太过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毕竟是痴话,这也仅仅是我们自家人之间玩闹,不曾外传。”

自家人……

金光瑶面色如常,心跳却如擂鼓:“那二哥同我玩闹岂不是坏了规矩?”

“阿瑶自然不是外人。”

………

背着个棺材,不,背着个古筝的蓝摧站在远处,看着蓝曦臣和金光瑶之间的气氛,宛如一个天然屏障将外界他人纷纷隔绝。

独留君眨了眨眼睛,默默地转身。

算了,还是不打招呼了。

蓝摧向金家门生打听到苏涉正在金鳞池,便向那边赶过去。

一来到那,果真看到苏涉端着个鱼食盒,往里头洒鱼食。

池子里头,金红的锦鲤争先恐后的在水波里翻滚觅食。

有两只锦鲤为了抢面前的鱼食,竟还撞个正着。

苏涉一向不苟言笑的面上,浮现出嫣然笑意,小声道:“旁边又不是没有了,怎么跟那个白痴一样?”

“哇!这里的鱼好肥啊!在金鳞台真是幸福啊,吃鱼都不用去买了。”蓝摧突然出现在苏涉脚边,蹲着朝池塘里张望。

苏涉被吓得手一抖,整个食盒全部掉进池子里。

那里头的锦鲤一个个如入了油锅似得翻腾着抢食。溅得水花飞起,惊得蓝摧一屁股坐在地上。

蓝摧笑着拍拍胸口:“吓我一跳,哈哈哈,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把渐忘筝取下来,不然坐都坐不下去。”

苏涉怒从心起,但还是强忍道:“被吓一跳的人是我吧!你走路没声音的吗?”

“我就很自然的走过来的,是苏苏你自己在发呆。话说……”蓝摧站起身,凑近苏涉,挑眉笑道,“你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呢?”

苏涉顿时如同做了亏心事被抓包一样,面上涨得通红,随着蓝摧的逼近,他心虚地往后退,直至背靠住池边的景观柳树,无法再后退才作罢:“没,没想什么。”

“是吗?”蓝摧双手撑在苏涉的耳边,眼波里的光暧昧地流转,“我好像听见‘那个白痴’之内的话啊!”

“你……那你是承认自己是白痴吗?”苏涉偏开头不敢与蓝摧对视。

蓝摧轻笑,俯下身将头压在苏涉的肩窝里,闷声笑道:“你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就连阿瑟都不用这种话来反驳别人了。”

“喂!你什么意思!”

苏涉见不得人取笑他,刚想发火,就听到蓝摧在他耳边,沉着嗓子,轻声道:“我心悦你啊~”

话音刚落,苏涉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如同被电到,酥麻了一边。要不是蓝摧眼疾手快搂住苏涉的腰,他几乎要瘫到在地。

“怎么了?”蓝摧看着他笑。

苏涉双手有些无力地撑住蓝摧的肩膀,有些慌乱地,顿时他想到什么,蹙起眉头,脸色铁青:“今日是四月一日!你又在玩你那个说谎一天的无聊把戏是不是!?”

蓝摧实在止不住笑意,在他眼里,苏涉平常那副道貌岸然的风姿变得慌乱扭曲,那个模样,实在是可爱的无以复加。

蓝摧再次把脸埋进苏涉的脖颈间,轻轻咬了他一口。

“我本来是想说谎逗你的,但是一看到你的脸我就舍不得了。”


蓝曦臣和蓝摧一起在回姑苏的路上,蓝曦臣看了眼浑身散发着粉色小花气场的蓝摧,笑道:“怎么了玉折,发生什么开心的事了吗?”

蓝摧笑而不语。

蓝曦臣心里清明得很,但依旧是做出猜测的样子,道:“是因为苏公子吗?”

“嘘~”蓝摧伸出食指抵在唇边,故作神秘道,“这是个秘密~”

蓝曦臣了然地点头。

“话说,老哥,看样子你的心情也很不错的样子,因为敛芳尊?”

“这也是个秘密。”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怀着愉悦地心情回到云深不知处,一落剑,就看到蓝忘机比平时更加阴沉的脸。

蓝曦臣心惊不已,蓝忘机这个样子简直赶上当初得知魏无羡死讯的时候了。

“忘机,怎么了?”蓝曦臣问。

蓝忘机摇摇头,什么也不愿说,只有那双低垂的眉眼,昭示着他心情的低落。

蓝摧摸了摸嘴唇,眯眼猜测:“是不是魏无羡对你说了什么?”

蓝曦臣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蓝摧,他以为忘机和魏公子两人已经表明心迹,两情相悦了。

结果,蓝忘机眸光再次暗淡了下来,却依旧不肯透露半字。

但他不说,蓝曦臣和蓝摧自然也看得出来,定是因为魏无羡没跑了。

蓝摧有些头疼,他跟魏无羡说今天是愚人节,不知道他究竟开了什么玩笑让小哥变成这样。

“我去找他。”蓝摧放下这话,转身就走,十足一个要为自己兄弟讨公道的架势。

蓝忘机抓住蓝摧的手腕,冲他摇头,这才说出第一句话:“这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旁人也无法左右……我,也无法左右。”

要哭了!要哭了!要哭了!

这是蓝曦臣和蓝摧看见面无表情的蓝忘机脑海里刷屏的唯一想法。

“二哥哥~”魏无羡抱着只兔子从拐角处,探出脑袋,“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

蓝摧看到魏无羡就要上去询问他,到底对他小哥说什么了,结果被蓝曦臣扯住袖子。

蓝曦臣冲蓝摧摇摇头,随即拉着他离开,这是忘机和魏公子之间的事,应该由他们自己解决。

魏无羡见蓝曦臣他们离开,有些不明所以,他本来还想打个招呼来着。但也目光很快被蓝忘机吸引,他含笑走过去。

蓝忘机看见魏无羡带着以往不知他心意时一样无辜且又残忍的笑走近他,又那么一瞬,蓝忘机想扭头逃开。

他实在是不想再回到以前苦涩无望的单恋时光。理智告诉他,魏婴回来了,他还活着,自己还能看见他,那就够了。但魏婴说过心悦他的,他得到过,就不想再失去了。

人心终究是贪的。

魏无羡停在他面前,蓝忘机藏在袖下的手悄然捏紧,准备迎接魏魏无羡接下来说得话。

“愚人节快乐!蓝二哥哥!”

蓝忘机听见魏无羡举着兔子大笑道,顿时他感觉原本直上九霄的心,安然无恙地会到自己的胸膛,但那失重的眩晕感依旧残留,使他有些耳鸣。

“你说什么?”蓝忘机问。

“我说愚人节快乐,蓝玉折说今天可以随便说谎,所以我刚才骗了你。羡羡其实最喜欢二哥哥了——!!”

魏无羡还没说完,就被蓝忘机拉进怀里狠狠地抱住。

魏无羡这才感觉到蓝忘机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没来得快意识到哪里不对,就被蓝忘机夺过手中的兔子放了,拉进静室,白日宣淫去了。


翌日,魏无羡捂着几乎要断掉的腰,埋怨蓝摧给他出的馊主意。

蓝摧今早见过蓝忘机,对方情绪已经恢复如常,只不过在看见他时,还带着些许怨气的瞟了他一眼。

于是蓝摧问道:“你昨天对小哥开了什么玩笑?”

“我说,蓝湛我不喜欢你了,我们还是当哥们吧……”魏无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昨天究竟干了什么蠢事,“难不成……蓝湛他……”

“……”蓝摧叹了口气,难得正经地拍过魏无羡的肩头,“不管怎样,不要和小哥开这样的玩笑,他很傻,会当真的。”

蓝摧想到昨天,他本来也是想对苏涉开这样的玩笑,后来还是放弃了。

他也很傻,会当真,会难过。

所以他舍不得。


————————
从来没有跟上过贺文的我,紧赶慢赶,终于把愚人节贺文赶出来了。

不太好吃,还望各位不要嫌弃。

评论 ( 33 )
热度 ( 242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