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自在逍遥·小剧场】怀孕风波②

说好的两发完,不存在了,不过三发一定完!

——————————


蓝曦臣得到魏无羡的通知,就迫不及待的去乱葬岗见人。


但是蓝曦臣还是没有忘记延灵前辈僵着那张和金光瑶有些七八分相像的脸,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阿瑶从小对生孩子这种事有很大的阴影,你不要突然就告诉他,他怀孕这个事实。我怕他会受不了。”


蓝曦臣没好意思问,为什么金光瑶一个男子会对生孩子有阴影,反正延灵这么说,他也只好点头称是。


理应只有蓝曦臣和魏无羡还有延灵三人去去乱葬岗就可以了,结果不仅青蘅君说要去看看未来的孙儿并拉上蓝启仁(如果延灵再发火,得有个靶子),就连蓝忘机也一起去了。


魏无羡嬉皮笑脸地跳上蓝忘机的剑:“蓝湛,蓝湛,搭一程!”


蓝忘机瞄了一眼他,没有拒绝。


在大家御剑去乱葬岗的路上,魏无羡闲得没事揪住前面蓝忘机被风吹到他脸上的抹额尾端,绕着指头玩。


蓝曦臣一心一早飞金光瑶身上去了;延灵脸色阴晴不定,青蘅君安抚他;蓝启仁特意拉开和延灵的差距。


一时间也没人注意到他们这里。


蓝忘机看了几眼魏无羡手里的小动作,憋了好久,才开口:“你刚才……叫兄长…大哥?”


“……”魏无羡显然没Get到蓝忘机的点,愣了下,回答,“所以呢?”


蓝忘机:“……不没什么。”


魏无羡:“不是道上都‘大哥’‘大哥’的叫吗?我也就随口一叫了,反正我们这里辈份也够乱了,瑶妹不也叫二哥吗,我喊一声哥也没什么吧……还是说……”


魏无羡突然话题一转,露出揶揄的笑:“含光君想喊我一声‘师叔’?”


蓝忘机背脊一紧,魏无羡深怕蓝忘机动手,连忙迈腿跳上旁边延灵的剑上。


惊得延灵连忙稳住剑,骂道:“皮痒了是不是,这么危险你也敢跳。”


“哎呀,怕什么,就是掉下去师伯也会接住我的。”


“我可不接,谁爱接谁接。”


魏无羡捂住胸口,佯装心痛道:“哇!你还是我亲师伯吗?!蓝湛,你看看啊,你可别欺负我,我师伯不疼师叔不爱的(师叔爱老幺),我要是摔了,你要负责的!”


魏无羡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没想过蓝忘机会回应。


而蓝忘机他还真的回应了,虽然是憋了好久,才从喉咙里憋出一个“嗯”的音。


魏无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扭头问延灵:“师伯你听到什么了吗?”


摸不着头脑延灵:“唔??什么啊?”


蓝忘机:“……”



一阵紧赶慢赶,终于到了乱葬岗。


蓝曦臣远远地看到金光瑶和薛洋坐在冰凉的门槛上,连忙喊了一声“阿瑶”。


“二哥!”金光瑶瞬间站起来,小跑着扑进蓝曦臣怀里,“二哥怎么来了?”


蓝曦臣表面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逼,怀着身子,怎么能坐地上呢?怎么能跑步呢?怎么能直接扑过来呢?万一没接住呢?


但是看到金光瑶嘛带着盈盈笑意的大眼睛,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话:“我想你了。”


随后没等金光瑶有什么反应,身后就传来延灵酸得牙都倒了的吸气声。


魏无羡在后面啧啧称道:“蓝湛你看看人家,明明长得一张脸,大哥多会撩!你在这样下去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你的。”


蓝忘机看向魏无羡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什么。


但魏无羡随后又说:“不过,我估计你要是说出这样的话,我八成会笑死。”


蓝忘机:“……”


金光瑶这才注意到蓝曦臣身后跟着的大部队。


“阿娘!”


延灵眉头一跳:“感情你还看得到我啊,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怎么儿子也一样!”


那也是师伯你把瑶妹小时候当女儿养的缘故。魏无羡腹诽道,但他没胆子说出来。


金光瑶微微一笑:“阿娘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儿子自然心里惦记着您啦,话说,阿娘为什么会来?”


“来看看。”延灵理不直气也壮。


“那……”金光瑶从蓝曦臣怀里探头看向后面的蓝汜蓝启仁蓝忘机。


青蘅君笑道:“我们也来看看。”


蓝启仁蓝忘机纷纷点头。


乱葬岗被外界妖魔化得相当厉害,阿娘就算了,其他人怎么回来这里看看,金光瑶可没忘记他说要来乱葬岗小住的时候蓝启仁那嫌弃的眼神。


啊!难不成,忘机跟家里人摊牌了,跟无羡表白了?所以他们才跑过来看看?


金光瑶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也就了然地点头,不再多问。


延灵不知道金光瑶心里的弯弯绕绕,只注意到,看见自己来了就打算趁人不注意偷溜的薛洋。


顿时气沉丹田,深呼一口气,大吼:“薛洋!!”


薛洋见暴露了,也只有放弃逃跑,灰溜溜得凑过来:“师…傅…”


“你还知道我是你师傅!多久没着家了!”延灵指了指青蘅君又指了指薛洋,“一个两个非得气死我才甘心。”


青蘅君和薛洋立刻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


因为好好的儿子被人搞大肚子,延灵现在就像是吃了炸药一般,一点就炸。


就连乖乖在一旁挖地除草的晓星尘也被以‘拐骗小师侄为由’训了一顿。


延灵属于通常不会生气的人,但一旦生气很少有人敢惹他。


唯二敢在延灵生气时往上撞的上一辈温家姐弟,如今也都不在了。


青蘅君想到这里心就一阵阵收紧。



大家拉拉搡搡地进了伏魔殿,还好金光瑶在乱葬岗的几天把这里收拾得能见人,不然蓝启仁他们来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金光瑶在长辈们落座后,也打算坐下,结果被蓝曦臣拉住,然后就看见蓝曦臣把外衣脱下来垫在石凳上,微笑道:“小心受凉。”


金光瑶不明所以地看了眼蓝曦臣,又下意识的看向蓝启仁青蘅君。


看到他们两个对蓝曦臣用蓝家校服当坐垫这么不雅正的行为没有任何的反应,金光瑶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但也还是扶着蓝曦臣的手坐下来,并笑道:“二哥你真好。”


蓝曦臣眸中柔如月练,轻轻捏了捏金光瑶泛红的耳垂:“阿瑶更好。”


金光瑶年幼时所说‘阿娘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人’这话还在耳边回荡,如今就让延灵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气得牙齿痒。


延灵颤抖着手,朝他旁边青蘅君的脖子伸去。


青蘅君非常自然地将延灵的手掉了一个方向,转向蓝启仁。


又被掐住脖子的蓝启仁:“!!????”



乱葬岗来了这么多客人,作为主人的魏无羡也应该要做东意思一下。当然,是私下金光瑶对魏无羡说他应该意思一下,魏无羡自己是没那个意思,觉得一个两个都是辟谷的修士,没那个必要。


金光瑶怒其不争道:“你在说什么呢!这个是忘机的叔父和父亲第一次到你家做客啊!”


“呃……所以呢?”魏无羡不太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金光瑶:“……”


“啊!行行行,我去张罗,你别气,小心气坏了身子。”魏无羡看见金光瑶那郁闷的表情立刻改口了,孕妇的情绪很重要,要顺着他~


金光瑶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又纳闷道:“……怎么今天都突然这么在意我的身体了?”


决定做东的魏无羡想这金光瑶怀着孕也该吃点好的,顺便报当年在云深不知处跟着蓝家人吃苦菜的仇,也想来个客随主便,做一大桌荤菜膈应死他们。


于是他找到温情,兴冲冲地说:“我在山下有看到卖螃蟹的,老大一个,我们买点回来吧。”


“养不活的,放弃吧。”温情一口回绝。


“不是,我们买来吃呀,今天不是这么多人嘛,我们总不可能让人家吃萝卜土豆吧?”


温情想了下,觉得魏无羡终于懂事了,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孕妇不能吃螃蟹,换个吧。”


魏无羡还没来得及失落,就听到金光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什么孕妇?”


温情魏无羡:“!!!!”


“谁怀孕了吗?”金光瑶不解,但是这里唯一会怀孕的不就只有眼前的温情了吗?


金光瑶在温情和魏无羡之间打量了一番,震惊道:“难道是你们两个!!”


“不不不!”魏无羡连忙否认。


金光瑶不敢置信地摇头:“阿婴!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你对得起含光君吗?”


“蓝湛!这关他什么事?”


“何事?”魏无羡话音刚落,就被来找他的蓝忘机听到了。


看到蓝忘机也来了,金光瑶一脸‘修罗场啊!’的表情,他虽然早就看出来蓝忘机对魏无羡的感情不一般,但是要是温情这种情况,金光瑶实在是不能支持蓝忘机去插一脚的。


所以金光瑶打算先迂回的问下情况:“忘机啊~关于这件事,你知不知情?”


蓝忘机微微皱了下眉,不太明白金光瑶说得是哪件事。


“就是……关于怀孕的事。”


蓝忘机眼睛不动声色的睁大了点,看了眼捂住额头的魏无羡,以为他说漏嘴让金光瑶知道了,便道:“知道。”


“知道?”这倒是出乎金光瑶的意外了,“那,那你也能接受?”


蓝忘机看到金光瑶有些失态,以为是他一时不能接受自己身为男子却有身孕的事实,出于对自家嫂嫂地‘安慰’,蓝忘机很是神态自若地反问:“为何不能接受?”


“……”金光瑶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语竭,“我……我没想到,忘机你,原来这么……这么…心大。”


蓝忘机不解:“???”


魏无羡和温情在一边看着这鸡同鸭讲的两个人都快哭出来了。


评论 ( 29 )
热度 ( 425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