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之人与他的小男孩·【晓薛番外】

cp【晓薛】彩蛋cp【曦瑶】【晓薛】【忘羡】
因为是番外所以画风和正文不一样

————————


晓星尘是都城一家教堂的神父,日常就只是主持弥撒及婚礼,为垂危者祈祷、告解、临终圣事。

本来他的职责还有驱魔一事,但是早年见过教会仅仅是因为一个女孩天生长了一双白瞳就被诬陷为女巫处死了。

自从那以后,晓星尘就再也不接任何驱魔的任务。

可是人活一世往往身不由己。

近年教会发动了声势极其浩大的猎巫运动,几乎每天宗教审判法庭上都有一起‘巫术审判’。

渐渐的他们不满足于欺凌那些所谓的‘女巫’,开始到处寻找消灭那些邪恶生物。

愿意的不愿意的神职人员,通通都抓了壮丁。

晓星尘就是不愿意也被硬拉着上的其中之一,跟着教会各地跑。

虽然就晓星尘的信仰来说,他对那些邪恶嗜血生物没什么好感,但是他对教会那无差别屠杀也相当的反感。所以他也就成了全程划水凑数的那种人。

那天又一次围剿行动,晓星尘跟着队伍奔波了一天,刚刚睡下,就被人从被窝里抖出来!兴奋的喊道:“吸血鬼!我们发现吸血鬼了!!”

“是是是。”晓星尘敷衍的回应,想着反正又是逮着一个渴血患者就高/潮。

于是晓星尘慢吞吞地起床穿衣服,带上所谓的装备,然后拿上治疗渴血症的血清,打算等会把那个可怜的渴血症患者从教会手里救出来。

但是等晓星尘赶到发现吸血鬼的地点时,发现并不是什么建立在墓地上的城堡,而是再普通不过的杂货店。

晓星尘叹口气想着,看吧又认错人了。

“‘吸血鬼’呢?”晓星尘故意问道。

“飞了!被我们泼了圣水一个老头就变成一个小伙子,然后就飞了。”回答晓星尘的人脸上还带着白痴似的笑容,“大部队追去了,我们留下审问吸血鬼的同党。”

晓星尘扭头看向杂货店的伙计被浇了满头的圣水正俨然无恙在晚风中瑟瑟发抖。

难道真的让他们找到吸血鬼了?

因为判定那些伙计暂时没有被恶魔蛊惑的迹象,晓星尘又不得被派去跟着大部队汇合,支援他们消灭吸血鬼。

于是才跑来杂货店连口水都没喝的晓星尘又马不停蹄的追教会大部队的尾巴去了。

看着一群人拿着火把追上山,晓星尘很是心累,想着他们体力怎么那么好。

正在晓星尘扯着袍子准备爬山的时候,山上就一团东西掉下来,砸进他旁边的荆棘窝里。

于是……晓星尘就收获了吸血鬼一只。

后来晓星尘以他在都城的好友宋岚死了,他要回去跟他告别为由,脱离了部队。

什么!我怎么还带着个棺材?呃……宋岚你知道他的,黑脸古板一个,人缘不好死后棺材都没人给他买,我是他唯一的好友,只能我来办了。

什么!怎么不在都城买?你也知道,都城物价多贵啊!是吧,我们神职人员是为上帝服务哪有那么多钱啊。

什么!棺材怎么有点小,装不下宋岚?这个……人死了多多少少都会缩水的嘛。

什么!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溜了溜了。

此时正在给教皇做祷告的宋岚,突然打了个喷嚏。



很多年前,杂货店是一个教堂,里面住着一个老好人瞎眼神父和一个吸血鬼。

后来白发苍苍的神父靠在依旧年轻的吸血鬼身上,口齿不清地说:“等我,我会回来找你的,你要等我。”

“好,我等你。”

于是吸血鬼就在那里等了几百年,等到那座教堂变为废墟,他重新买下那里,建了个小店,然后继续等。

怕被赶走,吸血鬼只有伪装自己,让自己跟人类一样随着时间变老,到了人类寿终正寝的时候,吸血鬼用点小幻术,他就继续以自己后代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

吸血鬼薛洋就一直相安无事的这样生活下去。

而薛洋被发现身份纯属意外,那晚一大堆教会和骑士兵还有村民气势汹汹,搞得薛洋还以为他们要去打仗了。

一问才知道,是他们也在森林深处发现一座庄园,并不属于任何贵族的领地,而且那些在这里生活了几代的村民都不知道这里原来有庄园。

现在正处于猎巫的敏感时期,所以这么反常肯定是撒旦的使徒。

薛洋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这个时候居然把禁制解开,金光瑶怕是傻了吧。”

然后就被人认出来每年都会有一个,一看就觉得是巫师的人去他那里买东西,他肯定有问题。

接着没等薛洋说任何的话就是一瓶圣水倒过来。

看到薛洋现出原形逃走后,泼圣水的那个人都是懵逼的,毕竟薛洋的‘祖辈’都生活在这里,所以他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是真的。

本来薛洋打算养好伤去就把那个泼他水的人类咬得满地都是,但是他改主意了,要不是那个人他恐怕就遇不上他了。

晓星尘……

薛洋躺在舒适的床上,偏头看向趴在床头睡着的晓星尘,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碰了碰晓星尘的手。

他回来了,他和我约定过的,他真的回来了。

薛洋十分感谢那个人,所以打算再遇到他就给他留个全尸。

晓星尘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个吸血鬼带回来。只是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视线从他身边移不开。就像是上辈子没有看够一样。

就像现在,晓星尘盯着昏迷的薛洋已经看了半个晚上了。

晓星尘捂住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视奸。

他趴在床头闭着眼睛让自己不去看床上的吸血鬼,可才趴下不久,他就感觉那个吸血鬼醒了还试探的碰了碰他的手。

晓星尘这才发觉自己大意了,对方就算再怎么一副无害的少年模样,他也是吸血鬼,说不定一不小心自己的命就丢了。

正在薛晓星尘心里天人交战的时候,薛洋只是把头和晓星尘的头靠在一起,便又没了动静。

晓星尘警惕抬起头,发现薛洋又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昏过去了。

晓星尘松了口气,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把防身的东西都准备好,以免这个危险的吸血鬼突然发难,但他也只是想想……

因为等晓星尘回过神来,他坐在床边看了薛洋一晚上,什么事也没来得及办。

不过后来证明晓星尘多虑了,他虽然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点吸血鬼惧怕的东西也没有,但是这里毕竟是都城,薛洋根本不敢乱跑。

就算他敢乱跑,(不知道为什么,晓星尘就是觉得他会乱跑)薛洋还受着很严重的伤,每天只能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

一个吸血鬼被一个神父关在一个房子里……这怎么听就是活生生的监禁的啊!但是薛洋从来没问过晓星尘的目的。不仅不问,还一点危机感也没有,看见晓星尘就是笑嘻嘻的。

晓星尘发现在他们混了几天,知道他的名字叫晓星尘后,薛洋明显对他的态度又热情了几分。

总是会“小星星”“小星星”的这样叫他,还会带着撒娇的意味说要吃糖,感觉到像是相处多年的恋人似得。

晓星尘没觉得哪里奇怪,反倒是很开心。他想是不是他特别招非人的生物喜欢?

但是在一次买糖的路途中差点被狗咬后,晓星尘就收回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他应该只是招薛洋喜欢罢了。

薛洋的伤不管养了多久,都还是一点复原的迹象都没有,随后晓星尘就慢半拍的记起来,吸血鬼是要吸血才会力量修复伤口。

晓星尘也尝试过用牲畜的血给薛洋喝,但是晓星尘取完血祷告了半天,薛洋喝下去效果甚微。

于是晓星尘就干脆用自己的血,这样还省了祷告的时间。

就在晓星尘要手起刀落在手上割口子的时候,被起床溜达的薛洋撞个正着。

得知晓星尘是要放血给自己喝的薛洋先是愣了半天,然后告诉晓星尘:“你不需要这么做,我有很舒服的办法。”

等等?我没听错吗?他不是说更好的办法,而且更舒服的办法?

晓星尘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还真的应了薛洋所说的办法。

所以当晓星尘被薛洋推到床上靠着床头坐着,扯开神父常服那几乎除了换衣服就不解开领口,薛洋穿着大一号的睡衣跨坐在自己身上漏出森白的尖牙时,晓星尘其实是有些后脊梁骨发凉的。

毕竟在意识清醒之下,被眼睛冒红光的吸血鬼吸血,还是很有挑战性的。

但是清醒也只是一下而已,在尖牙刺破皮肤渗透进脖颈的血管,一阵疼痛过后,温热的血液流出来又被小巧灵活的舌头全部卷走。慢慢的那股疼痛就变成销魂的酥麻。

薛洋揪着晓星尘的衣襟,随着口中在吸血越扯越用力,跪放在晓星尘两侧的双腿也不收控制的收紧。

看着薛洋一向苍白的脸涌起潮红,晓星尘可耻的硬了。

坐在忏悔室的晓星尘想起昨晚明明说是吸血,结果场面不受控制的就变成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在床上互蹭。

回想起昨晚薛洋在他身下的景象,晓星尘就羞耻的闭上眼睛,双手手指交叉放在额前。

主啊!我有罪……

晓星尘还没来得及忏悔,他身旁就粗暴的坐下一个人。

宋岚阴沉着脸说:“我死了!”

“什么?”对好友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晓星尘是半点头绪也摸不着。

宋岚一拍大腿,气冲冲地解释道:“昨天外出围剿邪恶生物的军队回来了,死伤惨重……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今天一开门就发现我门口堆满了白雏菊,更离谱的事一大堆的人挤在我的教堂在给我开告别仪式……别让我抓到是谁在散布谣言,不然就有他好看!”

罪魁祸首晓星尘只有用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来安抚他,然后借着尿遁,迅速的逃离现场。

等他回到家,正在纠结要怎么面对薛洋,就看到让他宁愿回教堂继续面对宋岚的一幕。

薛洋瘫坐在床上,睡衣的领口大开,露出布满被圣水腐蚀的伤疤的肩头。

而他身后跪着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他带着利爪的手勾起薛洋的下巴,使他向后仰。

男人和薛洋相同的尖牙刺入薛洋纤长的脖颈,薛洋也扭着头咬着男人的脖子。

薛洋注意到晓星尘回来,打算挣开。可是男人却掐住薛洋的脖子强迫他继续喝血。

晓星尘注意到,薛洋喝了他的血身上其他伤都好了,可偏偏被圣水腐蚀的部位却没好。但是薛洋和这个男人互啃时,圣水腐蚀的伤也在迅速复原。

在肩头没有一丝痕迹的时候,男人这才推开薛洋,坐在床上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注视着晓星尘。

而薛洋则直接被推下床,晓星尘连忙上去扶起薛洋,并且很是在意的看向薛洋刚才被咬得脖子,不过还好,和昨晚他的脖子一样,吸完血,吸血鬼的唾液可以复原咬伤。

但是晓星尘还是伸手在薛洋的脖子上擦了擦。

魏无羡看着晓星尘的举动,挑了下眉头,直接说道:“薛洋是我的族人,我要带他回去。”

“我呸!”这是薛洋的回答。

然后两只吸血鬼就以“我不揍你,看样子你就忘了谁才是祖宗!”“那祖宗,你赶紧滚回棺材里睡觉,别来管我!”为命题进行了深刻而有力量的讨论……兼打斗。

最后以薛洋惨败躲在晓星尘怀里干嚎,魏无羡觉得辣眼睛夺窗而出为结束。

其实晓星尘一直觉得薛洋应该会和魏无羡一起回去,毕竟这里是都城人多眼杂,又处在这个时候,留在这里肯定不安全。

所以他每天回去都做好了,一回去就见不到薛洋的心理准备。

但是没有,薛洋一直都在。

又再一次亲来亲去舔来舔去的吸血后,晓星尘吻过薛洋的脖子,在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那天薛洋和魏无羡互相吸血的画面。

晓星尘张开嘴在薛洋的脖子上咬了去,却被感觉到的薛洋眼疾手快的一把推开。

晓星尘眼里透过一丝不解和痛色:“为什么你那个老祖可以,我就不行?”

“因为他是吸血鬼……”薛洋没有闻到晓星尘话中的醋意,还十分懂事的解释,“你如果吸了我的血就要继续完成初拥,不然你就被变成一个没有意识只知道嗜血的怪物。”

其实在第一被晓星尘撞上,在那之后魏无羡还有来找过薛洋。

让薛洋找个机会吧晓星尘变成同类,这样薛洋就不用再看着晓星尘死一遍了。

但是薛洋拒绝了。

“以生命奉献给上帝的人怎么可能放弃永恒的灵魂跟我们为伍呢。”

上辈子他没通同意,这辈子……

“好。”

晓星尘的声音把薛洋从回忆里拉回来。

薛洋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晓星尘:“你说什么?”

晓星尘伸手将薛洋搂会来,一双眼睛深情地注视着他,开口:“我说好。”

“你愿意完成初拥?”

“是。”

“那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

“是。”

薛洋紧紧地抱住晓星尘,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里滚落。

“你永远也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是。”

“你会永远喜欢我?”

“是的,阿洋,我永远喜欢你。”

————END————

番外·彩蛋:

很多年之后,一直嘲笑金光瑶和薛洋为情所困作茧自缚的魏无羡,也遇到了那个为之纠缠一生的那个人。

就是上次被他当成蓝曦臣绑过来送给金光瑶的那个人。

当然金光瑶表示:拿走,滚开,不需要。

于是魏无羡自己就笑纳了。

反正在三对都Happy Ending为前提之后的一次Gay蜜(划掉)下午茶会中。

魏无羡恬不知耻地对金光瑶说:“告诉你,血族吸血的时候那种快/感简直和性/事的高/潮划等号。所以我和二哥哥在床上哔——(太过污秽自动消音)”

薛洋往红茶里拼命放方糖,边放边笑:“你和他说有什么用?他又不是血族,根本感受不到这种快乐的。”

魏无羡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死样子:“对喔!你看看我都忘记了。”

你是被艹傻了吗?

金光瑶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我去上厕所。”金光瑶放下茶杯,起身就走。

身后传来两个混蛋丧心病狂的笑声。

金光瑶:“……”

“事情就是这样。”没有去上厕所的金光瑶坐在蓝曦臣身边,用求知若渴的眼神看向晓星尘,并瞄了眼耳尖微红的蓝忘机。“我对血族不太了解,所以想请问晓先生,他们说的是真的嘛?”

晓星尘脸红得有些手脚不知道放哪,但面对金光瑶‘纯洁’的眼神,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金光瑶恍然大悟道:“喔~我说呢,每次魏无羡和薛洋他们互相吸完血后,都一副爽得脚都软了的样子。”

晓星尘和蓝忘机的脸色瞬间变了。

还在中庭喝茶吃点心的薛洋和魏无羡不明所以的打了个寒颤。

蓝曦臣笑了,在金光瑶的耳边轻声道:“现在开心了吗?”

金光瑶努力让自己上扬的嘴角不那么明显:“嗯,还不错。”

“嗯~那么我也会努力的,我们先天条件不足,就靠后天弥补吧。”蓝曦臣一脸春风拂面的微笑。

金光瑶:“????”



————————————

不要觉得奇怪为什么道长突然就答应初拥了,从洋洋口中所说,可以看出道长上辈子洋洋有提议过,但是道长没同意。

那是因为上辈子的道长就像《魔道》里的他一样,相信人性之美,又加上宗教信仰加持(不要小看信仰,他能选择跟洋洋在一起已经说明他非常爱洋洋了)所以就be了。

但是这辈子的道长就不一样了,他因为阿箐(开头被诬陷为女巫的那个女孩就是阿箐)的死,而对人类很是失望,整个人处于一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状态,这下又遇上前世注定的那个人他肯定就很容易为爱抛弃一切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50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