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魔道祖师】之《拿出姑苏蓝氏的气质来》

我这篇文应该就不是像《自在逍遥》一样的正剧向,而且一小篇一小篇的日常段子组合而成。(但是会顺着大概的剧情走,除了阿瑶和苏苏,要死的人还是会死(做好心理准备)是的,你没看错,晓薛也是一样)


楔子:

“数据重组中。”

“数据重组完毕。欢迎来到绝症重生中心,我们将会送您的脑电波前往一个新的身体,开始新的人生。”

“???所以你们的治疗手段就是送人去投胎?哇!这么刺激吗?”

“纠正,我们是绝症重生中心,不是治疗康复中心。”

“哦……对不起,打扰了。”

“回来!”

“怎么了?”

“……我们已经将您的新躯体创建好,如果你不去,那个躯体也不能回收重组。”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算作您的单方面违约,您所交的费用,我们将不予退还。”

“那我还是去吧。”

“好的,感谢您选择我们,现在请选择您将入主的世界线。”

“网…网球王子?”

“???什么?不好意思,请重复指令。”

“我说网球王子,那些穿越同人小说不都是这个套路吗?”

“恕我直言,先生。那股潮流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

“先生?”

“别说话,让我哀悼一下我的青春。”

“好的先生,不过请您务必快点,还有很多患者在等着。”

“可我心里没数。”

“那么我们将问您几个问题,通过你的答案,我们会将你匹配到最适合你的世界线。”

“听起来……很玄学的样子,那么好吧。”

“请问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混吃等死。”

“请具象化回答。”

“……那长生不老?”

“……”

“好吧,那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先活个几百年。”

“……好的,下一个问题,请问您在学生时代最擅长的科目是?”

“我就没有不擅长的科目。”

“……那换句话说,您最喜欢的科目是?”

“也没有特别喜欢的……硬要说的话…历史?”

“很好,下一个问题……”

“先生经过我们的计算,您是一个没心没肺、伦理道德观薄弱、智商较高、具有反社会倾向的人。所以需要正确优良的生活环境熏陶和管教,我们以为您选择了最适合您的世界线。”

“祝您有个崭新的人生。”


第一章:你想要当父亲,首先要学会买橘子。

“宁可兰摧玉折,不做萧敷艾荣。从此,你的名字就叫做蓝摧,是我蓝启仁唯一的儿子。”

人人都知道蓝家宗主青蘅君的亲弟蓝启仁,从未娶亲,有次云游归来却抱回来一个婴儿。

仙门世家由于注重血统,所以就算是云游夜猎路途中捡到孤苦无依的孩子,充其量是收为门徒、弟子。

但此次蓝启仁却将这个孩子收养为子,并且还焚香祭祖,在蓝家族谱上添了名字。

所以有些好事者便传言,这恐怕是蓝启仁在外面一夜露水情缘生下的。蓝启仁一向迂腐顽固,怎么可能让没娶亲就有了孩子的名声传出去呢?所以就只能对外美名其曰为‘收养’。

至于孩子的母亲,嘛~谁在乎呢。

不过这些传言也都是在那些不入流的市井之间流传,一点也不曾入蓝启仁的耳朵里,他现在只是一心扑在他这个儿子出的问题身上。

其实要说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他的儿子蓝摧不会说话。

蓝摧今年三岁了,可是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没喊过蓝启仁一声爹一声父亲。

要知道,比蓝摧大一岁的堂哥蓝湛,虽然也不喜欢说话,但是两岁左右的时候就‘父亲母亲,叔父兄长弟弟’喊得那叫一个流利。都还会念诗,什么苟……苟有令德隐不腓,都一教就会的。

可偏偏到了蓝摧这里,成天除了睡就是吃,所以蓝启仁真的很苦恼,很无奈。

蓝启仁担心是否孩子五感有问题,便叫来大夫诊治。

大夫为蓝摧诊断了一下午,随后笑眯眯地对蓝启仁说:“蓝先生不必担心,蓝三小公子身体并无缺陷,不是哑巴。”

蓝启仁刚刚松了一口气,大夫便又说:“三岁还不能言语,那只是痴呆罢了。”

蓝启仁:“????!!!!”

得到儿子是痴呆的事实,蓝启仁很不能接受,他窝在蓝家藏书阁连续几天几夜,找了无数的藏书,就连闭关的青蘅君也被他揪出来管事了。可就算如此,蓝摧还是一点起色也没有。

蓝启仁无奈,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这几天没有打理自身,披头散发,抹额歪歪扭扭地挂在额头上,就连胡子都长出来了。

蓝启仁搂住睁着死鱼眼看他的蓝摧,唉声道:“摧儿,你放心!就算你是痴呆,为父也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蓝摧眨了下眼睛,伸手揪住蓝启仁的胡子,张了张嘴,终于说出他人生的第一个词,“老爹。”

蓝启仁:“……”

然后蓝家弟子就看到他们一贯雅正的蓝先生,捂着脸哭得像个两百斤的狗子。

不过那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一向面若冠玉的蓝先生在那次之后居然蓄起了胡子。还说这胡子会给他带来好运气。

据说,有次藏色散人来云深不知处做客,听了这个说法相当的不以为意,便趁蓝启仁午休的时候剃了他的胡子。

在自家儿子看到自己没胡子一脸茫然,‘不知道这人是谁’的时候,蓝启仁拔剑追了藏色散人八条街。

但那也是后话了。

就自从蓝三小公子喊了声‘老爹’后,人也不呆了,除了还是一样特别能睡之外,整个人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得,皮得飞天。

于是蓝启仁从‘能跑能跳能说,不是痴呆,深感欣慰’到‘祠堂戒尺都打断几根,抄家规毛笔都抄废几百支’的转变之间,完成了质的飞跃。

这一天,蓝启仁从龙胆小筑里把又一次偷偷溜进去的蓝摧抓出来。

“你哥哥们去见他们的母亲,你去凑什么热闹啊!”蓝启仁吼他。

蓝摧小小个的身子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肉嘟嘟的脸,转头看了眼蓝启仁叹口气,不说话了。

蓝启仁突然觉得明白什么,他剥开一个橘子,扯下一瓣,送过去。蓝摧乖乖地张口吞掉。

蓝启仁手抖了一下:“你就不能嚼了再咽吗?”

蓝摧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指打算扣喉咙,蓝启仁立刻抓住他的手,忙说:“行了行了!下次注意就好了。”

蓝启仁踌躇了一会,将一整个橘子塞到蓝摧手上,问:“摧儿,你是不是觉得你堂哥他们都有母亲,就你没有,觉得难过,所以才会和他们一起去小筑的?”

蓝摧吃着橘子摇头:“不是啊,我是觉得在那里的话,您就不会抓我去念书了……怎么突然这么问?啊!你该不会想帮我找个后妈吧?算了吧,我不觉得有哪个女人会和你过得下去。”

这句话说完后,蓝摧并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而且在被老爹罚倒立抄家规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于是他在倒立还没有半柱香的时候,就把吃下去的橘子连同在龙胆小筑婶娘给他吃的糕点全部吐了出来,弄得头发、抹额、宣纸、衣服上到处都是。

蓝启仁强忍着把小蓝摧丢出云深不知处的欲望,将他扔进浴桶里,在一堆白色泡泡里搓着蓝摧的小脑袋。

蓝摧在浴桶里搓着自己的抹额,笑嘻嘻地说:“老爹你真好。”

蓝启仁搓脑袋的手顿了顿,轻咳一声:“别以为拍马屁你就能逃过一劫,洗完澡继续抄家规。”

“倒立吗?”

“……正常的。”

评论 ( 31 )
热度 ( 252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