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不老之人与他的小男孩②

看我的进度估计四发完

————————————

正文:


小男孩再次醒过来是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暗红色床单上面玫瑰的花纹栩栩如生。


房间里刻有白色浮雕的壁炉中,火烧得哔啵作响。


他挣扎着坐起来,注意到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丝绸睡衣。


小男孩摸了摸胸口上带蕾丝的贝壳纽扣,却又发现原本布满冻疮肿得像个橱窗里膨胀的小面包的手居然恢复正常。


他连忙掀开被子,掰过自己的脚,上面光滑洁白,小巧的指甲盖粉嫩嫩地覆盖在脚指头上。


没有伤口,没有疤痕!


小男孩灵活地动了动脚指头,对于周边的一切感觉又兴奋又不可思议。


男孩爬到被子上,兴奋地拉开大床上的床帘。


但是他没有想到拉开床帘,床边居然坐着一个人,这让他吓得一屁股坐回床上。


坐在床边喝早茶的金光瑶也没有想到床帘会被突然拉开,吓得他端着茶杯的手腕抖了抖。


男孩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黑袍的男人有一些茫然,但是当男人看向他的时候,男孩就认出对方是那个在大街上给他东西吃的好心人。


“是你!你救了我!”男孩跪坐在床边,眼睛亮晶晶地与金光瑶对视。


金光瑶没有回答他,只是将手中珐琅彩的红茶杯放在床边的茶几上,便起身离开。


男孩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无措地坐在床上。


一定是给人家添麻烦了。


男孩低头抠着手指甲,他知道自己擅自跟着人家很不好,但是他怕冷怕疼,不想一个人。


金光瑶端着药一进来就看到那个被他捡回来的小孩,赤着脚站在床边,垂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


“……”金光瑶把视线移到男孩的脚上,看到他还不蠢的踩在地毯上,也就放心下来。毕竟在给男孩治疗脚上的伤时,可是真的治得他胃一阵阵抽痛。


金光瑶蹲在男孩面前,把药送到他面前时,这才发现,这个小男孩赤红着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子。


金光瑶不知道他为什么想哭,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就这么蹲在他面前捧着药,歪着头等着男孩哭出来。


可等了半响也不见男孩真的哭。


金光瑶的头发非常的长,又黑又密,就像是一个乌黑发亮的绸缎,他蹲在那里,头发同长袍一起像分支的溪流垂曳于地。


他的眼睛也是黑的,纯粹的黑,凝望着它就如同在凝望深渊。


就是浑身这样的黑,也越发衬托着他肌肤异样的白。


再加上他手中那捧着一个小型坩埚,里面绿色的液体还在不停的冒着‘咕咚咕咚’的泡。


他一定不是人。


小男孩伸手去揉眼睛,强忍着泪水反倒打了几个哭嗝。


金光瑶被男孩着生怯怯地样子逗笑了。他无声地笑着,笑意浮现在眼底,使他整个眼睛亮了起来。


小男孩直愣愣地看着他,瞬间忘记了他为什么要哭泣。


金光瑶将手里的药往前又送了送,男孩抖着手去接,可金光瑶也没有将手拿开的,男孩只好捧着他的手,闭着眼睛接受了他的喂药。


虽然用灌药可能更为恰当。


金光瑶低头看着被喝光的药剂,满意地点点头,抬眼就看到男孩一副舌头都要呕出来的模样。


金光瑶这才是第一次反省自己做的魔药,味道是不是不那么好。


男孩看见金光瑶一直盯着他,立刻抿住嘴巴,忍下要呕吐的欲望。


金光瑶指了指床铺,小男孩立刻听话地爬上床,乖乖地闭上眼睛。


在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后,男孩睁开眼睛看着刚才碰到金光瑶手的手掌,暗叹了一声,好凉啊!


在炉火正旺的房间里,手还是冰凉的。


果然,他不是个人……


在小男孩睡着后,金光瑶悄悄打开房门。


他的发丝有些凌乱,他静悄悄地来到男孩床前,将他翻箱倒柜才找到的一块方糖塞进男孩嘴里。


在看到在睡梦中的小男孩眉头松开后,金光瑶才转身离开房间。



男孩一直以为金光瑶是个哑巴,因为从他收留自己开始,男孩就没听见他和自己讲过话。


话是这么说,但是小男孩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不愿面对是对方讨厌自己,不想和他讲话的这一可能性。


花园里,前段时间的积雪在几天好日头的照射下,早已经不见踪影。只是花园里依旧荒芜一片,和就算是大雪连天也依旧生机盎然的果园完全不一样。


小男孩找遍庄园也没看见金光瑶的身影,却远远地看见花园中,一个戴着宽边草帽的人影在除草。


男孩以为是金光瑶,便迈着小短腿跑过去。可跑近一看,这个人并没有穿着黑袍子,或者说他什么都没有穿……


小男孩看着眼前这幅在跳动的骷髅架子,明显吓到了。


他环顾四周,想在骷髅架子发现他之前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躲藏。可还没等他找到,那骷髅架子便摇摇摆摆像是在伴随着男孩听不见的小曲儿跳舞似得转过身来,一人一鬼视线交错。


“啊!!!”男孩发出尖叫。


骷髅那个带着草帽的头颅也立刻吓得嘣起来,男孩慌乱地捡起花园中的鹅卵石就往骷髅身上招呼。


骷髅被扔来的石子精准的打飞了头骨。失去方向的骷髅更加手忙脚乱的挥动四肢,小男孩也更加慌张的边退边扔石头。


骷髅终于不负众望的散架了,掉下的手骨勾住小男孩的脚腕,男孩失去平衡的往后摔去。


男孩闭着眼睛准备迎接屁股与石板路的亲密接触,却意料之外的落入一个柔软而没有一丝温度的怀抱里。


男孩慢慢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金光瑶带着笑的眸子。


“你这个人类,很有趣。”


这是金光瑶同小男孩说得一句话。


原来,他不是哑巴……


这是男孩对金光瑶说得第一句话的第一反应。


“那个!那个……”小男孩率先反应过来,他指着散做一堆的骷髅,叫到。


“吓到你了,真不好意思。”金光瑶打了个响指,散落一地的白骨便自动的摸索着爬进枯枝野草中。


金光瑶扶起男孩,一边整理着他宽大的袖子,一边往前走。男孩胆怯地望着骷髅消失的方向,也快步跟上金光瑶刻意放慢的步伐。


金光瑶看了一眼低着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男孩,眼睛转了转,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那个家伙除了笨一点之外,并没有什么让人值得在意的地方。”


小男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后才意识到,他是在说那个骷髅。


他是在安慰我吗?


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抬头偷瞄金光瑶,却发现对方也在看自己。像做坏事被抓包似得男孩立刻红着脸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金光瑶将他的反应全部看在眼里,他得趣地弯了弯眼睛。


“你有名字吗?”金光瑶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小东西。


“有!”小男孩瞬间抬起头,但随即又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揉了揉光洁的后颈,小声道,“……涣。”


“什么?”金光瑶没有听清。


“蓝涣,我叫蓝涣。”


——————————

我居然用“男孩”写了差不多一半过去。

对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是蓝涣不是蓝曦臣,因为虽然是四不像的欧洲背景,但是二哥还是小孩子,没有弱冠怎么能用字呢?是吧。(别听我胡扯,这是一个伏笔(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伏笔)(好吧,你当我这也是在胡扯吧,笑))

评论 ( 3 )
热度 ( 138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