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32

31


蓝启仁在延灵外出寻找尹少夫人的这段时间里,一直待在延灵的小茅屋里帮他照看孟瑶。

 

每每看到昏睡不醒的孟瑶,蓝启仁就不由的感叹这孩子命运多舛,并且对延灵道人的医术也越发的佩服。

 

被神兽饕餮如此重创,就算是修为极高的修士也难逃一死。可就这不过六岁的幼童,还硬生生地被延灵救了回来。

 

虽然大多是昏迷状态,但也如延灵所说,能不能醒来正常生活,就都要看这小儿自己的意志了。

 

蓝启仁这日见阳光正好,便寻了山顶一片空地,把孟瑶要用的那些药材都晒晒。

 

刚刚把药材铺好,就听到延灵宛如被狼撵了似得呼唤。延灵一口一个“沣儿”喊得蓝启仁差点想拔剑砍人了。

 

蓝启仁以为是延灵回来给孟瑶换药的,结果等他黑着脸回到茅屋里时就发现屋外的梨树下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

 

她青丝未绾,脸上灰仆仆的,却有一双翦水秋瞳,温婉可人。蓝启仁走来也未有察觉,待蓝启仁走到她面前,她才猛地一愣,像是被吓到一般。

 

蓝启仁心中猜测此人莫非就是尹少夫人,还没来得及问,延灵就从茅屋里走出来,叫道:“你去哪里了?到处找都没找到你。”

 

蓝启仁腹诽:你说的到处找,估计也只是在小屋里转悠一圈吧。

 

延灵见蓝启仁不理自己,也习惯他的态度,自顾自道:“看,她就是薛桃,尹家的少夫人。”

 

蓝启仁见自己猜的果然没错,便拱手向薛桃问好。

 

可是薛桃只是低着头没有反应,延灵冲蓝启仁摇摇头,然后自己蹲在薛桃身边,在她手心里写了几笔,薛桃这才抬起头来对蓝启仁笑了笑,一双虎牙在她温婉的气质上徒添几分俏皮可爱。

 

延灵这才对蓝启仁解释道:“尹少夫人被妖兽的妖气侵蚀,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现在已经损害到五感,听不见,也说不了话了。”

 

“那可真是……”蓝启仁唏嘘不已。

 

延灵道:“好了,好了别傻站着了人家尹少夫人千里迢迢从夔州过来,你快去倒茶啊!”

 

蓝启仁眉头一跳,气笑道:“你才是这里的主人吧!”

 

“唔……是啊,但这和你去倒茶有什么关系?”延灵问。

 

“……”蓝启仁秉着自己少动气,多活命的心态,转身进屋里倒茶去了。

 

等蓝启仁端着茶出来,就只有薛桃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树下石桌边,延灵却不见踪影,蓝启仁想向薛桃打听却又想起她听不见又不能言语,想了下,便从茶壶中倒了点茶水出来,蘸着在桌上写。

 

薛桃点点头,指了指旁边,赫然是蓝启仁晒药的那片空地方向。

 

“多谢。”虽然知道她听不见,但蓝启仁还是向她施礼道谢。

 

薛桃也笑着学他拱手行礼。

 

蓝启仁跟着薛桃的指示的方向找到延灵,他正在翻着晒着的药。

 

“你把客人留在一边,是否太没有礼数了!”蓝启仁道。

 

“不是还有你吗?”延灵头也不抬。

 

“我也是客人啊!”

 

“……”延灵愣住了,偏头上下打量了下蓝启仁,随后发出一声嗤笑。

 

蓝启仁青筋在额角若隐若现,咬牙道:“你冷笑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延灵扯开话题,“没想到你居然帮我把药材都晒了,回来没看到,我还以为你都给扔了。”

 

“我扔你的药作甚?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是吗~”延灵怪异地扯着长腔。

 

蓝启仁也在气头上没有注意到延灵语气里的异样,转念一想又道:“如今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当然是尹少夫人,你要如何安置她?我看还是由我带回云深不知处,同女修安置到一起,那里相比你这里条件要好的多,也好医治她被妖气侵蚀的身体。”蓝启仁这么打算道。

 

延灵拨弄着药材,一脸漫不经心:“不必了,姑苏蓝氏是名门,人来人往的修士太多,一不小心透漏风声,对尹少夫人反而不好,再说,区区妖气侵蚀我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蓝启仁听延灵说的也有道理,便不多加劝说,毕竟尹家人到底因为什么而灭门的,他还是十分清楚的,要是让温家知道尹家还有人活着恐怕又会掀起风浪。

 

“那么我就先回姑苏了,尹少夫人有什么事就用传音符通知我,你的事,就自己解决。”

 

延灵笑了笑,道:“知了。”

 

蓝启仁后退了半步,踌躇了一会儿,又道:“你……罢了,告辞。”

 

“……去吧,记得回去…”延灵抬头望着万里无云的晴空,声音难得的低哑,“多劝劝你哥,不要让他老是窝在寒室里,一个人瞎想会出毛病的。晗迟只是累了,想要解脱了。”

 

蓝启仁顿了顿脚步,倒也没说什么,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蓝启仁离开后,延灵觉得眼睛干涩涩地疼,有股滚烫的东西要从里头涌出来,他伸手捂住眼睛,嘴角固执地抿着。

 

“晗迟啊…”

 

一声轻不可闻地呼唤消散在风里,没有人回答,只有深山中摇晃的树叶在呜咽。

 

 

延灵伸手捏在薛桃的手腕上帮她切脉,又掐着她的脸颊看了下舌头,最后砸吧砸吧嘴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到:

 

【决定了吗?你知道,我是可以帮你祛除妖毒的,你以后可以隐姓埋名,重新生活。】

 

薛桃抿唇一笑,收回手覆上自己的小腹,摇摇头。

 

她自然是知道延灵道人有办法救她,但是她几乎耗尽所有修为来保护她肚子里的孩子,以至于让体内的妖毒蔓延得太深,此时若是彻底祛除妖毒,那么她的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她肚子里的是和他的丈夫尹灵均的孩子,尹家最后的血脉。

 

延灵又写到:

 

【但是只是压制的话,我不敢保证你的身体能撑到你的孩子生下来。】

 

薛桃也拿过笔,写到:

 

【道人心善,愿意对无路可走的我伸出援手,薛桃已经无以为报了,不敢多求,一切听天由命吧。】

 

心善啊……延灵自嘲地笑了笑。

 

【我自当尽力而为。】

 

延灵一笔一划地写下这七个字。

 

一时间家里又多了一个病人,延灵也忙碌起来。

 

茅屋需要扩建了;孕妇受不了寒,还要有营养供给;薛桃身份特殊,为了不让闲杂人等进山,山边也要布上阵法;

 

平常人养家糊口,还真是不容易啊。延灵有时会这么感慨。

 

就是因为要承担起‘一家之主’的重任,薛桃几乎不见延灵在上山停留多久,只知道他来来往往不停地往山上搬东西。

 

这日不知道从哪带回仙草,种在茅屋的四周;

 

那日不晓得从哪抓了异兽,养在茅屋的后山;

 

还时不时的从山下带回布匹让薛桃闲得无聊时做做针线活。

 

所以偌大的深山老林大部分时间也就只有薛桃和延灵道人那在养伤而少有清醒时刻的孩子。

 

不过也是奇了,就算延灵不在也没有任何山精异兽靠近这座小屋,薛桃偶尔远远看见,它们也会绕着路跑开,就像是这里有什么令它们害怕的东西一样。

 

道人的阵法真是厉害啊!薛桃是这么感慨的。


——————————


这章过渡章,没什么剧情,(伏笔倒是埋了,不过不用在意)

这么久没来更文还真是抱歉,不过真的手机码字不方便,还是电脑码字爽(这是借口!不要信!真正的原因是楚留香真鸡儿好玩)


评论 ( 15 )
热度 ( 117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