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31

30



 
后来的事到底如何收尾,延灵也不清楚。 
 
只听人说,李家的那个李守则被认做释放饕餮行凶的罪魁祸首被温家斩杀了,对此李家把责任摘的干干净净,就推个李守则出来。 
 
那李守则死前一口咬定自己是无辜的,藏色散人可以为他作证。但是那藏色散人早在延灵道人落崖的时候就同夫君寻人去了,哪还在这里,所以也只是口说无凭。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一个小小的李守则自然翻不起这大浪,那个饕餮铁定与温家脱不了干系。 
 
但奈何强龙难压地头蛇,在温家的地盘上灵力已经损耗七七八八的百家纵使百般不满也不会傻到和温若寒对质,况且温家又不是蛇而是条杀人不见血的恶龙。 
 
后来江蓝两家早早离开,经过这件事清谈会也继续不下去了,众人也都散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一年后就传出巴郡尹家被妖兽灭门,而与他家至交的魏氏夫妇也在一次夜猎时双双遇害。 
 
众人猜测定是那神兽饕餮来寻仇了,毕竟两年前首次发现饕餮踪迹就是在尹家,上次尹家逃过一劫,如今延灵道人生死未卜,可没人去救他们了。 
 
那藏色散人与她丈夫铁定是找到饕餮的行踪才遇害的,不然这哪里还有这么厉害的妖兽能够杀掉抱山散人的徒弟? 
 
后来一度有段时间世家仙门纷纷组织起来去诛杀那饕餮,还取名为——“肃神军”,意为‘肃清神兽之最恶’。但找了一段时间后,那饕餮却如人间蒸发一般不见踪影。 
 
这时又有人说,饕餮纵然恶名累累,但到底是神兽,估计凡世间的怨恨了结便回天去了。 
 
一听就知道是个为了放弃而找的蹩脚借口,但也意外的受到众人的接受,毕竟那饕餮的厉害大伙都有目共睹,没了延灵道人手中的妄断剑,纵使口号喊得再正气凌然,事实上谁都犯怵。于是那个可笑的组织也就因为这可笑的原因解散了。 
 
 
但那也是后话了。此时潇湘一处不知名的深山中,一年前温家不夜天同饕餮一齐落崖后便下落不明的延灵道人,坐在一株梨花树下的石桌旁。 
 
身后是一间茅屋,虽不大但贵在干净整洁,房屋四周隐隐听得到虫鸣鸟叫,还有那山泉泠泠不绝的声音,直教人心性轻快淡然。 
 
延灵将手中托盘上的药汁端给他对面二人,道:“先喝药吧。” 
 
“谢谢,师姐!”一双玉手捧过药碗率先呈给她身边的男子。 
 
延灵叹气道:“你说你明知道危险却要往上撞,要不是长泽事先察觉事情不对通知我,你们恐怕就死在那了!和你们说了多少次!不要插手温家的事,不要插手温家的事!你们偏偏要管,如今温家不是单靠我们两三人之力可以牵扯撼动的。” 
 
这坐在延灵对面的二人赫然是理应已经身死的魏氏夫妇。 
 
藏色面露痛色,道:“我知道,但是我们不能坐视不理!他温家单单是因为尹家人知道他饲养饕餮的事就将人全部灭门!师兄你没看到啊,连五岁小孩都没能幸免。尹家,风雅坚韧的断崖松柏就这么折了!” 
 
延灵心中一滞,尹家灭门惨案他早有耳闻,但那时因为孟瑶的事他没有闲心去关注别的事,当时只是隐隐觉得可惜。 
 
如今孟瑶脱离危险,他便心境不同了,听闻藏色的诉讼,延灵回想起当年在不夜天擂台上那个开朗有趣的小孩。记得他说他弱冠了,下月就要成亲,还说要请自己去喝喜酒…… 
 
到头来果然没有喝成他的喜酒。 
 
“如今你们是不能再露面了。”延灵拉回自己的思绪没有顺着藏色关于尹家灭门的话题往下聊,只道,“温若寒要杀你们,无非是因为你们知道他饲养饕餮的内情,还有要查尹家的事,所以既然世人以为你们死了,那便让他们这么以为吧。” 
 
魏长泽点头,但复而为难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阿婴……” 
 
“若是让温若寒知道你们没死恐怕江家也难逃一劫,所以为了他们的安全,你们没死的事人越少知道越好。至于阿婴……”延灵话到口中却无法脱出,他看着难过的师妹自然也能体格会她的感受,若是有一天他必须与孟瑶分开,恐怕自己并不会比藏色少难过几分。 
 
魏长泽自是知道延灵的意思,纵是再不舍,也要有取舍。他按住妻子的肩,安抚道:“阿婴待在江家,比跟我们待在一起,每日每夜担惊受怕要来得好。” 
 
藏色不再说话,她低着头沉默了许久,最后哑着嗓子压制自己的哭声,小声道:“那我们现在要如何?” 
 
听她这么说就代表同意将魏婴留在江家了,延灵这才道:“回抱山。” 
 
“可是师傅说过,下山就不许再回去了。”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们不用回山上去,就在山下住着。那边有天河弱水,一般人根本不会靠近,再说如果你们真的被发现在山脚下命悬一线,我相信师傅不会坐视不管的,我当初复生归来原本也活不了多久,不也是师傅救得吗?师傅就是嘴硬心软,你们赖个几年说不定还会让你们上山坐坐呢。” 
 
藏色,魏长泽:“……” 
 
经过一顿休整后,藏色他们也同意回抱山山脚隐居,毕竟在这岐山温氏如日中天的世道,抱山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临走藏色拉着延灵的手不放,絮絮叨叨地念:“师姐,你记得常去看看阿婴,不要让他受委屈了,过年过节给他买个小玩意什么的。” 
 
“钱你掏吗?” 
 
“不掏。” 
 
延灵笑了,拍拍藏色的头道:“知道了,我会的,放心吧。” 
 
魏长泽犹豫了下打断他们拉拉扯扯地道别:“延灵师兄,你这里安全吗?温若寒他……” 
 
“我就不用你们担心了,我动不了温若寒,同样的他也不会想不开来动我,当然他如果想和我同归于尽的话……我就跑去投奔你们。”延灵笑道。 
 
藏色冲屋里看了眼,说:“我去看下阿瑶,跟他道个别,没关系吧。” 
 
延灵叹口气,道:“去吧,他现在昏睡比清醒的时候要多得多,你去道别他也不知道,没什么影响的。” 
 
“唉!” 
 
藏色轻手轻脚地推开一间小门走进去,里面充斥着各种药味。孟瑶小小地身子被绷带缠得严实,只露出那张苍白的小脸。 
 
明明都已经七岁了,可是那身体依旧和一年前见他时那样,不见长大。 
 
藏色来这里几天就没见孟瑶清醒过,见他这样子,藏色心里很是难过,就在她要转身出去的时候,孟瑶这时睁开一点点眼缝,微弱地喊了句“师叔?” 
 
藏色有些慌张,她没忘自己应该是个死人,知道自己还活着的人越少越好,但是孟瑶喊完这句,便又睡过去了。 
 
藏色叹气,她坐到孟瑶床边,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到,小声道:“阿瑶,师叔现在要走了,我们应该会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见不着面了,你要快点好起来,你阿婴哥哥还等你去和他玩。还有啊……你阿婴哥哥知道师叔们离开一定很伤心,你和你阿娘多陪陪他……” 
 
就在藏色在里面说着,一半说给孟瑶听,一半说给远在云梦的魏婴听的道别。 
 
魏长泽向延灵询问道:“延灵师兄,怎么不见你的妄断剑了?” 
 
“那日在斩杀饕餮时,便断了。”延灵说得云淡风轻,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而不是再说他做了近千年来无人做到的事。 
 
魏长泽道:“那神兽饕餮,当真死了?” 
 
延灵把视线转向屋内,轻叹道:“是啊。” 
 
二人沉默半响后,延灵突然问道:“尹家人的尸首都安葬了吗?” 
 
“是的,尹家人缘向来很好,得知那消息后众多仙门纷纷前去安魂收尸,如今尹家人的陵墓的新坟已经多得装不下了。” 
 
魏长泽说这话语气里依旧是满满的哀叹,他和尹磷徽是忘年之交,一年前还参加了他儿子的喜宴,可如今却是生死两茫茫。 
 
突然有个念头在魏长泽脑海闪过,他激动得呼吸都有些颤抖。 
 
他道:“师兄!安葬仪式我有去,但是我没有看见尹少宗主妻子的尸体!有人说是被饕餮吃了,但是虽然整个尹家人死得蹊跷,但是绝不是饕餮所为,所以……” 
 
延灵眉头一跳,道:“你怀疑尹灵均的妻子没死?” 
 
“不敢确定,但是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我知道了,我会去查的。” 
 
“多谢师兄,还请师兄小心为上。” 
 
“你们也是,此去抱山为了掩人耳目,不要御剑,步行。”延灵嘱咐道。 
 
“是了。” 
 
 
在藏色和魏长泽离开后,延灵揪来蓝启仁,问了七天七夜的灵,弹得蓝启仁指甲都快翻出来了,终是没有问到尹灵均妻子的魂。 
 
所以延灵想尹灵均的妻子定是没死。 
 
延灵随后在巴郡境内搜寻许久,最终在巴郡夔州的一个乞丐窝里照着魏长泽的所画的画像,找到一身男乞丐装扮的尹家少夫人。 
 
延灵蹲在这个将自己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瘦小人儿的面前,微笑道:“你便是薛桃?”


————————————

有没有猜到尹少夫人是谁啊!!!

嘿嘿嘿嘿,终于写到这里了!迫不及待发出来给你们看(我发现,我现在戒了没有电脑就码不了字的毛病后,就高产好多哦(〃ノωノ))

尹少夫人的名字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在想了。但是第一个到我脑袋里的就是‘桃’。

后来写了很多好听,又有诗意的名字,但是到头来还是选了最初也最朴素的这个字。

另外我脑海里的薛桃是丫丫,佟丽娅~(嘿嘿嘿)

评论 ( 33 )
热度 ( 157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