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的一天(又名:呸!你们这群死给!)

如题,脑洞大如黑洞的产物,并不好吃,请勿见怪——(最后会有伪·邪教倾向,但也只是伪!)

cp——忘羡,晓薛,曦瑶,羽→瑶,(没有凌瑶,没有凌瑶,没有凌瑶,金凌只是童言无忌) 


设定:射日之征后——金子轩,江厌离没死,没有乱葬岗围剿,魏无羡没死,更没有莫玄羽献祭(后面的事都没有发生,这是一个包括忘羡在内所有人都HE的故事)

————

江家门生觉得他们宗主脾气最近很不好。


虽然以前就不是很好,但是自从魏师兄去了夷陵成了夷陵老祖后,他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


当然是指魏师兄嘴上说着恩断义绝,但还是会恬不知耻地(江澄语)喊着‘乱葬岗上土豆都没得吃’跑回来蹭饭的时候。


不过最近真的比那时候还要差。


也许是魏师兄有时把姑苏的含光君也带回来的原因吧。


反正一到那个时候,宗主就会让厨房做菜狂放辣椒,不仅含光君不碰筷子,就叫号称嗜辣如命的魏师兄都呛得掉眼泪,大喊:“江澄!你做什么?!!”


此时他们的江宗主便会冷艳高贵地说:“不是来辣我眼睛吗?来啊!一起辣啊!”


江家门生这才明白了,原来是狗粮吃得烦了。


但江澄自己不觉得,他只是觉得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个死给辣了他的眼睛,让他不爽。


所以在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说有机会会再来玩的时候,江澄心道:你可憋来了!需求量这么大,卖辣椒的小贩都要住在莲花坞门口了。


终于送走那两个家伙,江澄这才感觉到莲花坞里哪哪都有股辣子味。


于是让门生熏上点薄荷,自己便出门溜达去了。


江厌离嫁去金家后,江澄就一个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反倒得了个清闲,要出门就出门,也不用和谁打招呼。


也挺自在的。


江澄坐在一个酒酿圆子的摊上这么想着。他咬掉一口圆子的白糯米,里头泛着淡淡奶白的黑芝麻馅便滑糯的流出来盛满整个瓷勺。


会不会有点太甜了?江澄正思考下豆腐脑可以放盐,这酒酿圆子能不能加盐。就听到隔壁桌有个声音敲着桌子在喊。


“老板!快快快!要两碗酒酿圆子!我的那碗要多放糖!放很多很多的糖!”


那人长着一张少年脸,说起话来一双小虎牙若隐若现,还有点小可爱……还有点眼熟。


江澄他觉得这圆子已经够甜了,正着想要不要告诉他一声?


可那少年旁边坐着的白衣道长,便率先说道:“不要吃太多糖,到时候牙疼,又睡不着觉。”


“睡不着觉,我们还可以做别的事嘛~”


别的事?不是江澄八卦,的确是他太过无聊了,听少年这么说他下意识去猜想是什么事。


那白衣道人却红了耳尖,道:“胡闹!”


“唔?我说我们可以去看月亮,夜猎啊!有好多事可以做……胡闹什么?”少年不解。


白衣道人像是被噎到一般,半响才道:“洋洋,你什么时候才长大呀?”


“我已经长大了!我下月就十八啦!”


“嗯,洋洋真厉害。”


“你为什么笑?……话说你那个师侄真的在这里吗?”


“嗯,他信上这么说的。”


“那你说,他会把他的笛子借我玩玩吗?”


白衣道人摸了摸少年的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哼!”少年不服气道,“不借我,我就去偷!”


“到时候被抓到挨打挨骂,我可不管。”


“道长!你可不能不管我呀!”少年抓着白衣道人的袖子直摇,一颗脑袋几乎钻到人家怀里去。那道人还一脸宠溺。


呸!又是一对死给!


江澄决定不告诉他们,甜死他们。


付了钱,离开摊子,江澄又没地去了。


他回莲花坞晃了一脚,辣椒味和薄荷味的混合冲击让他脸色有点绿,于是当机立断打算去金家找他姐姐,顺便看看金凌那小子怎么样了。


看着江厌离和金子轩那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样子,江澄很是满意。


不仅仅是因为姐姐现在过得很幸福,还因为这金家应该是唯一一处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可又没有被基佬臭所污染的一片净土吧。


江澄很快乐。


江厌离说要给江澄做莲藕排骨汤,金子轩屁颠颠的跟上去打下手。


江澄更快乐了。


他负手,走进一片金星雪浪的花海,看见花中亭里摆着书案,金光瑶正抱着金凌在教他写字。


江澄便超快乐了。


“金二公子。”江澄走上前去,目光却停在金凌的字上面。


……就跟狗爬一样!


江澄有那么点不快乐了。


“江宗主来啦…”金光瑶起身和他打招呼,像是看出江澄的想法,便微笑道,“阿凌才3岁,能写这样的字很是不错了。”


听这么一说,江澄才发现被看穿了,便清咳一声,道:“我也是知道的。”


然后看到缩在金光瑶身后的金凌,眉头一跳:“金凌,你这是做什么?”


金光瑶揉揉金凌的头,将他轻轻推出去:“来,金凌,叫舅舅,你不是说想舅舅了吗?”


他会说想舅舅?哦,那真是天上下红雨了。


江澄相当有自知之明,但他也不去拆穿金光瑶,反倒盯着金凌,有那么一点点,只有一点点而已,期待着金凌的话。


金凌嘟了嘟嘴,对着江澄喊一声“舅舅”又缩回金光瑶身后,抱住他的腿。


江澄额头上的青筋在隐隐跳动:“你这是什么反应,我会吃了你吗?”


“舅舅好凶!我喜欢小叔叔!”金凌道。


金光瑶轻笑一声,蹲下身子,对金凌道:“小叔叔也喜欢阿凌啊。”


“那阿凌长大以后可以娶小叔叔吗?”


江澄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金光瑶还没说什么,不知道从哪钻出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气呼呼地反驳:“不可以!”


江澄知道他,金光善接回家的一个私生子,叫什么什么…莫咸鱼来着。


“玄羽终于肯出来了?”金光瑶完全没有一丝意外,笑眯眯道,“我还在想你要躲在花丛里看多久呢?”


哦,原来叫莫玄羽,他说怎么有人会给孩子取这么个……嗯,胸无大志的名字。


莫玄羽小声嘟囔了几句,看着金光瑶的笑脸竟然红了脸。


江澄觉得不得了了,他好像隐约知道了点什么。


金凌又鼓起嘴,将话题拉回来:“为什么不可以!我长大为什么不能娶小叔叔!”


莫玄羽摇头:“因为以后,我也……我也……”


也可半天没也出个所以然来。金光瑶反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扯着莫玄羽和金凌的手说:“不行哦,我呀,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唉,是谁?”除金光瑶以外,在场三个人都齐声问道。


江澄再次事先声明,他不是八卦,只是太无聊了。


金光瑶笑而不语,突然他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像冒精光似得亮了亮。


“二哥!”金光瑶立刻抛下他们这几个亲戚,脚步格外轻快地迎上去,“二哥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这不是想个阿瑶一个惊喜吗?”


江澄看着蓝曦臣那张在他眼里和蓝忘机几乎没有一点区别的脸,突然警铃大作!


他觉得他得溜!直男真的没法呆了!金家这唯一的净土就要不复存在了!


喝了江厌离给他熬的汤,回到莲花坞,江澄回想一天,终于认真考虑起,他是不是要找个宗主夫人,好好冲一冲那些基佬臭。


然后他仅仅用三次相亲,便上了所有女修仙子的相亲黑名单。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彩蛋(伪澄瑶·邪教,可选择性观看)


魏无羡得知江澄这一丰功伟绩!格外好奇,便回去打探。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什么啊!素颜美女,温柔听话,勤俭持家,家世清白,修为不能太高,性格不能太强,话不能太多,嗓门不能太大,花钱不能太狠。对金凌好。”魏无羡笑得几乎从凳子上滚下去,“你这要求不就是师姐吗!”


“住口吧!”江澄很火恼,“现在金光瑶和金子轩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了。”


“啊……”魏无羡笑够了,摸着下巴思索一下后道,“话说金光瑶也很不错啊……”


“嗯,什么不错?”


“不觉得吗?讲话细声细语,从来没和人急过,又是金家的二公子,虽然说小时候没打好基础修为不太高,但是人家聪明啊,把金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听蓝大哥说他做菜也可好吃了,人家一男的也不涂脂抹粉,长得也好看……”


魏无羡说着说着把头移向江澄:“……而且还对金凌很好。”


江澄和他对视了一下,顿时把魏无羡连人带椅子一起掀翻。


“住口!无耻老贼!!!”

评论 ( 46 )
热度 ( 628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