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25

24



“师姐,让我看看,来来来转一圈。”藏色乐不可支的上下打量着延灵。

 

延灵受不了她似得翻了的白眼,但是敷衍的转了一圈。

 

藏色掩嘴偷笑:“师姐,没想到你穿蓝家女修的衣服还挺好看的。”

 

“只是为了去温家清谈会能掩人耳目,我才装成蓝家女修罢了,你到底在兴奋个什么劲啊?”延灵无奈地摇头道。

 

藏色嘿嘿憨笑一声,然后低头去捞延灵手里的抹额:“快快快,把抹额也带上!”

 

延灵手腕一转躲过藏色的手:“这蓝家人的抹额可不是谁都能碰的!”

 

藏色撇嘴道:“你自己不是说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才装成蓝家人的吗?”

 

“虽然是装的,抹额也不能乱碰。长泽看好你家那位。”延灵捋直手中绣有云纹的蓝家抹额,边往额头上带边这么说。

 

魏长泽轻笑一声不答话,藏色含笑挽住他的脖子冲延灵吐了吐舌头。

 

“小丫头片子。”延灵无奈地摇头。

 

蓝启仁轻咳了一声对魏长泽确认:“延灵装成蓝家人去百家清谈会,那你们呢?”

 

“这个你放心,我和江宗主说好,倒是在那里我们会与他汇合,照样以云梦江氏的身份进去。”魏长泽道。

 

蓝启仁颔首表示了解。

 

藏色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默默退出去,四处张望一番后发现她家那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又围着蓝家的小二公子转悠。

 

不过藏色也是对自家儿子服气的,他在短短两天不到的时间就把最初蓝湛看着他就绕道走的态度扭转成会跟他简单的交谈。

 

这厚脸皮的程度可能就算是藏色自己也都自愧弗如。

 

“娘!”魏婴看到藏色走进,立刻冲她挥着双手。

 

“魏夫人。”蓝湛行礼。

 

藏色对蓝湛笑了笑,便对魏婴说:“娘和爹要同师伯一起去找阿瑶,你乖乖待在蓝家,”

 

魏婴显然在小时候和父母去夜猎时习惯了他们那种放养的行为,只是笑着问:“什么时候来接我?”

 

“等我们找到阿瑶就来接你。”

 

“那好,你们去吧,蓝二哥哥会和我玩,不用担心我。”魏婴笑道。

 

蓝湛听了这话淡淡地瞟了眼魏婴,如果自幼能读懂亲弟微表情的蓝涣在这里的话,定会看出蓝湛脸上分明写着‘谁会和你玩?!’

 

藏色满意地拍拍魏婴的头,转头对小蓝湛笑道:“那么蓝二公子~我家阿婴就拜托你照顾咯~”

 

蓝湛一愣,便又点头,那凝重的小脸倒有几分临危受命的意味。

 

安顿好魏婴,藏色眼睛一转又没个正形了,她弯下腰嘻嘻笑道:“二公子这么乖,要不要当我家儿媳妇啊——!!疼!”

 

延灵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揪着藏色的耳朵,又气又笑:“你怎么见谁都是你儿媳妇啊?要出发了,你家长泽哥哥让我来叫你。”

 

“哼~师姐你就是嫉妒。”

 

“小丫头片子,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在你儿子面前揍你一顿啊?”

 

去百家清谈会的一行人就在这两师兄妹的斗嘴中吵吵闹闹的出发了。

 

蓝启仁看着穿着蓝家校服的延灵却半点蓝家人的雅正都没有,一路上气得胡子都快掉,还让他要吵离他们蓝家队伍远点,不要污染了他们其余端庄雅正的蓝家弟子。

 

蓝家向来准时,等他们来到温家不夜天,还没到进场时间,同样参加清谈会的仙家都由穿着炎阳烈焰袍的修士指引着待在候场区。

 

温家不夜天,建立在岐山的半山腰,玄黑的巨石浇筑成宏伟坚固的围墙扩展出去,一眼望不到边,占地面积之大,恐怕就连一向奢侈成风的兰陵金家都不可与之匹敌。难怪温家的仙府向来有不夜天‘城’只称。

 

黑墙之上垂下精美绝伦的宽大彩织作为装饰,塔楼上升起排列的炎阳烈焰纹旗帜被风刮得呼呼作响。这浩大的阵仗让延灵不由的感叹,这温家在温若寒的带领下越发的盛大到真有几分耀世骄阳的意味。

 

“蓝先生。”

 

一袭紫衣的俊逸稳重的男子负手走来,蓝启仁对他点头示意。

 

延灵刚对他的身份有几分猜测,魏长泽就对他拱手喊道:“江宗主。”

 

“长泽,回去换衣服吧,你的云梦校服我都带来了。”江枫眠扶起魏长泽的手浅笑道。

 

“多谢。”

 

“你我二人不必说这‘谢’字。这位是……”江枫眠注意到站在蓝启仁身边的延灵,也不怪他在意人家仙门参加清谈会的弟子,只是这蓝家已经多年不带女修来清谈会,这突然来了一个自然好奇在意几分。

 

“这位是……”蓝启仁一愣,从不说谎的他要介绍延灵还真有几分犹豫。

 

但江枫眠很是门清,他见蓝启仁和延灵站的比其余蓝家弟子站得都近,在他们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后,一脸了然地微笑:“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蓝启仁和延灵都一头雾水。

 

藏色对江枫眠干笑着打了个招呼后,便跟着魏长泽往云梦江氏的队伍里找衣服去了。

 

她回头看了眼和蓝启仁一起跟其他迎过来的家主打招呼的江枫眠,问魏长泽:“你没和江枫眠说过我师兄的事?”

 

“有提过,但没有仔细说明,毕竟是夫人娘家之事。”

 

藏色抿唇笑了。

 

延灵一心思完全在孟瑶身上,完全没有心情跟着蓝启仁同这些家那些派的家主宗主打招呼,便随口找了个‘喜静’的借口离了人群。

 

延灵走到一处静谧的花园,见四下无人,便从袖子里放出一只黄褐色绒毛的蜘蛛。蜘蛛顺着石柱爬上屋檐消失在延灵的视线里。

 

就在蜘蛛隐出视线时,延灵背脊立即挺直,他微微偏头,进入余光的是一角白金锦缎,上面金星雪浪,精致绚烂。

 

“这位可是姑苏蓝家的仙子?是否迷失方向,不如在下带你回蓝……”

 

延灵有些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他,那是一个可以称得上郎俊的男子,但眉眼间却尽显轻浮之态。但他在看见延灵的一瞬间那轻浮猥琐的嘴脸立刻变为迷茫,随即又变成震惊。

 

“诗诗……”

 

“听说了吗?今天宗主要带那个新来的小公子出席。”

 

“什么新来的公子!应该是小少爷才对,宗主对那小少爷什么态度谁看不出来?比对正牌的两个少爷都好,是我们家宗主的骨肉没跑了!”

 

“说得是!”

 

延灵听到不远处走过的两名温家修士的谈话,猜测他们说得‘新来的小公子’大概是孟瑶,于是放轻脚步跟上去,打算多打听一些事。

 

全然不顾眼前人眼里的惊讶与不解,就这么看也不看的与他擦身而过。

 

金光善看着延灵的背影,安耐下狂乱跳动的内心。

 

是她?她为何回到这里来?还穿着蓝家的衣服?……而且居然还装作不认识我。

 

金光善是一肚子疑问,原本远远看到一个清秀出尘的背影,以为是难得一见的蓝家仙子,本想来趁机来一场艳遇,没想到居然遇上以前的烂账。

 

金光善全然不知他那段露水情缘已经换了芯,还以为是孟诗使了什么好手段追他追到这里来了。满心都是对旧情缠身的烦恼,还有那么一丝莫名的心猿意马。

 

延灵跟着那两个温家修士最终绕回了世家聚集的会场,此时的各位都落坐在各家安排的席位上。

 

金,蓝,聂,江,分布在主座两侧,红毯之上的主座空无一人,看来温若寒还未出场。延灵就低着头踱步到姑苏蓝家的席位边坐在蓝启仁为他留的座位上。

 

“你去哪了?”蓝启仁面上不动声色,轻微的动着嘴角,小声地问。

 

延灵微微偏头靠近他,解释道:“我去打听了一下消息。”

 

“打听到什么?”

 

“温若寒可能会带阿瑶出席清谈会。”延灵说出自己刚才听到的事。

 

蓝启仁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为什么?”

 

“我也想知道。”延灵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对温若寒莫名其妙的带走孟瑶,又莫名其妙的说是要带孟瑶出席清谈会,这些举动完全毫无头绪。

 

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随后他注意到一股炙热的视线,他抬头看去,就是刚才在花园遇到的那个人。他正用一种延灵看不懂的眼神盯着自己。

 

我不觉得自己认识他……

 

延灵这么想着,便端起一杯茶边喝边问蓝启仁:“坐在主座右边第一个,就聂家正对面……那个穿金星雪浪袍的是金家的人吧,他是谁?”

 

蓝启仁顺着他说的位置看去,回答道:“兰陵金家的宗主——金光善。”

 

“噗——!”延灵顿时一口茶水喷出来。


————————

一个星期没更文,很对不起大家,而且说好的三选一的梗也没写出来,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现实中我的生活有了一些变动,可能不能在像以前那样悠闲(高产)的更文了。

但我尽量做到一周两更(但愿不要是个flag),还有上次答应大家的三选一,我也会在这两天发出来(码好一部分了,快收尾了)放了大家鸽子真是对不起!



评论 ( 18 )
热度 ( 193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