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21

20


“你说阿瑶丢了,是什么意思?”藏色瞪大眼睛看着一脸阴沉的延灵。

 

“就是那个意思!丢了,不见了!”延灵揉着额头,焦躁地说,“昨天下午到了书院放学时间幺妹儿一直没回来,我以为他是在外面玩忘了还是被留堂了,结果一打听书院早就放学了,我在村子里找了一圈,只找到阿瑶装书用的布包还有地上的血迹……我简直!”

 

魏长泽按住延灵的肩膀示意他冷静:“师兄冷静,事情还没有明了,阿瑶一定还平安无事的,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阿瑶的下落。”

 

“下落我已经有了。”延灵深深呼了一口气,“村子里人说最近有不少孩子丢了,我就去查了,不是妖兽精怪干的,是一伙人贩子。我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他们拐到的小孩都送到最近的温家分部去了。”

 

“温家分部!”藏色看了眼魏长泽,“温家的势力都伸到潇湘来了吗?”

 

魏长泽回忆了一下道:“没错,潇湘地域宽广,家族杂且多。没有一个是可以在温家面前说的上话的,所以温家把分部开到这里完全不奇怪,不过岐山与潇湘相隔甚远,温家在此地设立分部也不过这一年的事。”

 

延灵眯了眯眼睛,冷道:“那还真是巧啊!我这前脚刚来,温家手也伸到这里来了。罢了,先不谈这个。我来找你们是想问你们知道温家在潇湘分部的所在地吗?我去打听一个个谈‘温’色变的什么都不肯说。”

 

温家的做派高调至极,自比耀世骄阳。分部开设自然也是大张旗鼓,修仙世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也就延灵袖手烟火人家、藏色醉心降妖除灾,才不曾听闻这些事。

 

最后魏长泽告诉了延灵温家分部的地址,但前提是魏氏夫妻要跟着去。这当然遭到延灵的反对,他这次去是打算捣了温家分部。

 

他自己孤身一人大不了带着儿子远走高飞,但是藏色不一样,她在凡尘有了羁绊,她身后有个出身江家的魏长泽和魏婴,要是惹怒了温氏恐甚会牵连江家。

 

不过延灵到底拗不过藏色,所以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为了他师妹也要温和的处理此事……但前提是孟瑶平安无事。

 

延灵翻进温家分部的外墙,不动声色的潜入内院大门。自从尹家解锁了他的新技能,延灵觉得自己溜门撬锁的功力越来越熟练了。

 

此时温家分部人员稀少,大部分的门生都去解决附近突然暴动的妖兽群了。这动乱自然是延灵的杰作了。

 

藏色和魏长泽被延灵打发去暗地里看着妖兽群的动态,要是温家门生回来就发信号通知他。

 

温家不愧是百家之首,小小一个分部豪华精致的让延灵有些咋舌。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温宗主会过来在这里住呢。

 

延灵路过一个花园,发现里面居然种植着‘百醉生’。这百醉生是前世延灵在一个荒岛上寻回来的特殊植物,能够麻痹妖兽,使它们在一段时间内失去力气。经过延灵千辛万苦的培育才使那种植物能够大片种植,并给它取名‘百醉生’。

 

当初延灵驯服神兽饕餮的时候,它就派上过不少的用场。延灵有些感叹,他一直以为在他死去的这些年,百醉生硬要在不适之地生长,没人打理自然是枯死绝迹了。没想到温家居然能将它随随便便就在分部里种植。

 

这么想来延灵到有些不是滋味,虽然老话有道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但轮到延灵自己当这个前人时,心里还是会不爽。

 

不过他也没来得及多想,毕竟如果温家有百醉生的话,他们对付那些妖兽自然很快就会回来。他得抓紧时间才行。

 

延灵经过刻着炎阳纹的朱色长廊时,见前面路过几个留守的温家修士,就立刻缩到拐角处。待他们走过后延灵微微探头,发现他们手上都提着食盒。

 

延灵眯了眯眼就悄声跟了上去,果然他们走进一个屋子里后里面传来小孩子惊慌地声音。

 

延灵想都没多想,仗着对自己的身手格外的自信踢开门就冲了进去。

 

一个温家修士刚回过头,看见延灵就愣了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延灵反着就是一拳,下巴直接脱臼摔在地上。

 

那些缩在一起的小孩见到这个突发情况下意识的发出惊叫。

 

“阿瑶!”延灵一脚踢开一个冲上来的修士,抓住身后拿着剑刺过来的手腕一转,‘咯噔’一声脆响,那人就抱着扭曲的手腕跪在了地上。

 

给那些被抓儿童送饭的温家修士三下五除二的被延灵干倒,然而那些被抓的小孩里却没人应他。

 

“我儿子呢?”延灵咬着牙反手扇了被他踢断肋骨的修士一巴掌,吼道。

 

“你……你儿子是谁?”那修士忍着痛道。

 

延灵二话不说又是一巴掌,并一字一句的说:“问你话!我·儿·子·呢!”

 

“我,我不知道,你儿子是哪……”

 

话还没说完又吃了延灵一巴掌。

 

“臭娘们你别太过分……啊!!”

 

延灵抓着那人的头发就往地上一砸,将他的脏话全砸了回去。另一只手腕一转抽出把泛着黑气的骨制短刀,狠道:“这可是毒骨兽骨头制成的刀,我想毒骨兽你们不陌生吧,它充满剧毒的骨骼拥有腐骨化肉的功效。还不说实话吗?嗯~我可不敢保证这一刀下去你还能保持完整的肉身到什么时候。”

 

“我……”那修士听了这话,额头不停的冒出冷汗,他哑着嗓子有些崩溃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儿子是谁啊!”

 

延灵眼中一抹狠色闪过,骨刀举起就要扎进那修士的大腿。

 

“等!”最初那个被打脱下巴的修士爬过来揪住延灵的袖子,他张着混杂着血和唾液的嘴巴口齿不清地说道,“孟…孟少爷被宗主带走了。”

 

延灵眉头一皱,眸光黯了黯:“温若寒?”

 

 

岐山温室,不夜天城。

 

温若寒坐在一张挂着赤红色帷幔的床边,帷幔上金色丝线绣着的太阳纹路在烛光下闪着光。

 

孟瑶醒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在这么一张床上真的会睡得着吗?

 

“你醒了?”温若寒眸子里带着丝丝笑意,低头望着孟瑶。

 

孟瑶皱了皱脸,眉头一动就发现自己受伤的后脑被整齐的包扎好了,与人/贩粗糙的包扎方法截然不同。

 

孟瑶伸手去摸了摸头上的纱布,温若寒把他的手拿下来,道:“你受了伤,不要乱碰。”

 

说罢,他轻咳一声,门外一个穿着花纹和帷幔上一样的衣服的人,低着头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个托盘,上面珐琅彩的搪瓷碗里盛着褐色的汤汁。

 

送药人走到床边温若寒就从托盘上结果瓷碗,他拿着勺子在汤药里搅了搅,让里面的热气得以散去。

 

“来,喝药了。”温若寒要起一勺药送到孟瑶嘴边。

 

送药人看到这一场景不由的瞪大了双眼,然后依旧一副垂眉低眼的顺从样子。

 

孟瑶小心翼翼地望了温若寒一眼,又看了眼伸到面前的药,抿了抿嘴巴,低下头。

 

温若寒看到他的小动作,便问:“可是怕苦?”

 

孟瑶不认识他,如同一只小兽一般不敢轻易放下戒心与他交谈,也只有低头不语。

 

温若寒把勺子放回到碗里,不易察觉的深呼一口气,他问:“你……你娘,通常都是怎么喂你药的?是给你糖还是干果子?”

 

“……”孟瑶这才抬起一点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生怯怯的打量他,“你认识我阿娘?”

 

“是的。”温若寒把碗放在床头的龙雕茶几上,淡淡地看了送药人一眼,送药人便心领神会的退出房门,温若寒这才说露出一个平常人家长辈的笑脸,“你娘是延灵道人,抱山散人的大徒弟可有错?”

 

“……”孟瑶摇摇头,示意没错。

 

“你娘过得好吗?”温若寒突然道,语气里透着察觉不出的叹息。

 

“挺好的。”孟瑶点头,又问,“叔叔是谁?和我娘认识?可我从来没有听我阿娘提起过。”

 

温若寒眸子黯了黯,暗地里手心紧了紧,但面上对着孟瑶依旧笑容不减:“你娘有和你说过你爹是谁吗?”

 

“说过。”

 

温若寒手上的青筋不动声色的暴起,语气里透着丝丝寒意:“是谁?”

 

“就是他自己。阿娘说他就是我爹,可我不乐意叫他阿爹,他明明就是娘。”孟瑶道。

 

“……”温若寒松了口气。

 

“叔叔你怎么了?”孟瑶对于温若寒刚才有些紧张的神色有些不解。

 

温若寒垂眸望着孟瑶,像是透过他看向另一个人,他柔声道:“不要叫我叔叔了,你唤我一声‘阿爹’可好?”

 

“阿爹?”


————————————

依旧双休日断更。


延灵和温若寒见面还要一两章(如果不我话痨的话)。另外我说的寒延开车是不涉及正文的(同一背景,独立情节),所以温总是单相思,延灵不喜欢他(大概吧)。

所以要看寒延的恐怕让你们失望了。





评论 ( 33 )
热度 ( 158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