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曦瑶】醉

本文设定无羡没有死过,没有问灵十三载。

依旧是撩天撩地的伪·攻老祖。

本来想写一篇纯糖曦瑶的结果前面一大半都是羡羡和瑶瑶在侃大山。也没打算写副cp但是忘羡是剧情需要,写了会发现戏份还挺重(今天的我文笔依旧如小学生,好羡慕那些洋洋洒洒就几千几万字的大大)

废话完,以下正文

——————————

说实话,金光瑶可没有想过会像现在这样同魏无羡一起喝酒赏月。

 

今日十五月圆,金光瑶来云深不知处找蓝曦臣赏月,虽不是中秋也无桂花,但随风飘来的龙胆花香搭上黄盈盈的圆月也别有一番景致。

 

结果遇上同样来找蓝忘机的魏无羡,魏无羡就说难得撞上就一起吧。然后硬是厚着脸皮在寒室院子里的石桌上加了两副碗筷,又偷摸的去小镇上炒几碟红艳艳的小菜,提了几坛酒回来。

 

这一回来正巧撞上了蓝启仁,于是蓝曦臣和蓝忘机就被他们的叔父叫进房间谈人生去了。独留金光瑶和魏无羡两人面面相觑。

 

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金光瑶暗叹一声。

 

虽然沦落一词用在此地不甚好,但是用来表达金光瑶的心里落差最好不过。

 

魏无羡一脚踩在自己坐的凳子上,手里拿着一根筷子百无聊赖的敲着酒杯,一双桃花眼隔着石桌不住地打量对面的金光瑶。

 

金光瑶起初还能面不改色的含笑饮酒,到最后那道登徒子似得目光真的看得他浑身发毛。

 

“魏公子,你总盯着我做什么?”

 

“我在想啊~敛芳尊长得还真是好看呢。”魏无羡一脸认真地点头。

 

金光瑶笑容不减,只是客套:“魏公子谬赞了。”

 

魏无羡挑眉,把脚放下,往前坐了坐离金光瑶更近点,他说:“我才不会称赞别人我只会赞我自己,所以我说的是实话。当初世家公子排名的时候可惜敛芳尊不在,不然那劳什子排名估计会重新洗牌了。”

 

说罢,撇了撇嘴:“至少我觉得你比你哥要顺眼多了。”

 

金光瑶并不说话,只是垂眸微笑,软纱罗乌帽搭上垂下的青丝衬得他脸小巧精致,静静坐着直叫人觉得伶俐可亲。

 

魏无羡眯着眼睛提上桌下的两坛酒就凑到金光瑶隔壁座上,兴致勃勃得挥手:“来来来,敛芳尊,难得相聚陪我一起喝一杯吧。”

 

金光瑶偏头看他,微笑道:“怎么?我以为你是要留着等忘机一起来才喝的。”

 

“他不胜酒力,一杯倒,醉了就会做些奇怪的事。”

 

闻言,金光瑶露出与魏无羡独处后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是了,蓝家人大概都这样。”

 

魏无羡皱了皱眉,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便得趣的笑道:“怎么,听你的意思蓝大哥也是如此?来来来,说说看。”

 

金光瑶回忆起蓝曦臣醉酒后的窘态,不由得笑出声,然后在魏无羡期待的目光下摇摇头说:“全无当世泽芜君的样子。”

 

魏无羡听了只道拍桌狂笑:“理解理解,含光君他也……哈哈哈。”

 

这下才打破两人皮笑肉不笑的尴尬气氛。

 

魏无羡突然眼睛一转拍了拍酒坛,说:“我到听说敛芳尊的酒力不错,可以清谈会上喝遍百家而不醉,那么可敢与我赌上一赌?”

 

“清谈会又不是酒局,哪能一直喝酒,只不说是他人胡说罢了。”

 

“别管谁胡说了,你敢和我赌吗?”

 

“……赌什么?”

 

“就赌这个!”魏无羡狡黠一笑,扯开封酒的红布。

 

那股浓香扑面而来,醇而不腻,沁人心脾。饶是金光瑶在金麟台上见得世间美酒不计其数,也不由得夸一句“好酒”。

 

魏无羡自豪的挺了挺胸膛:“那是,这可是我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那也暂且不说了。就这就不管是酒量多好的人也喝不过三碗,所以被称为‘松·酒’。”

 

“‘松·酒’?可是取自‘武松打虎中的三碗不过岗’?”金光瑶问。

 

“正是,正是!那么要来试试吗?”魏无羡作势要给金光瑶杯里满上。

 

金光瑶止住他的动作,笑脸盈盈:“魏公子你可还没说赌注是什么呢。”

 

“你这人还真是一点便宜也不给占。”魏无羡放下酒坛,然后敲了敲桌子说,“那由你来说。”

 

金光瑶弯着眼睛看着魏无羡道:“那么如果我赢了,那么就请魏公子答应我一件事吧。”

 

“杀人放火不做。”魏无羡飞快的回答。

 

“那么奸淫掳掠呢?”金光瑶笑道。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看似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道:“那要看对方姿色如何了。”

 

说罢两人都不由的笑起来。

 

倒酒,斟满,碰杯。二人到不去管那什么赌约了,只图尽兴。

 

然后……

 

魏无羡伸手在金光瑶面前晃了晃,见他双眼朦脓毫无反应,嘿笑一声,心道:这些长得好看的人喝完酒后怎么都呆呆傻傻的。

 

这么想着,魏无羡便伸手去掐金光瑶的脸,一只手不够还两只手左右开弓。

 

金光瑶被掐疼了,抓住魏无羡的手就咬,吓得魏无羡嚎叫一声立即蹦出老远。

 

这时一个白衣人也走过来,金光瑶抬首望去,眸光沉了沉,他起身扑过去抱住他,有些委屈的喊了句:“二哥~”

 

蓝忘机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唬住了,他不动声色的愣了下。只是刚在和兄长被叔父训话,出来后听到魏无羡在鬼叫就不由的加快脚步,然后一来就被金光瑶当成兄长给抱住了。

 

然后金光瑶拍了拍蓝忘机的胸口,抬头皱眉:“你不是我二哥!你是谁?”

 

还没等蓝忘机有反应,金光瑶就被魏无羡大手一捞抱住腰给捞进怀里,并孩子气的喊道:“那是我二哥哥,不是你二哥。”

 

“魏……公子?”蓝曦臣后一步到达,一来就看到自家三弟和弟弟家的道侣在‘搂搂抱抱’。

 

“哎呀!大哥来了,给给给,还给你。”魏无羡连忙把金光瑶往蓝曦臣怀里一推。

 

蓝曦臣立即接伸手过金光瑶,搂住他软若无骨的腰。

 

“阿瑶?”

 

金光瑶脸贴在蓝曦臣怀里,揪住他的衣襟闭着眼睛松了口气:“是了,这个才是我二哥。”

 

蓝曦臣无奈地浅笑:“阿瑶喝醉了。”

 

金光瑶不说话,只是在他怀里蹭了蹭,像只奶猫。

 

蓝曦臣心中一片柔软,他当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的面捞起怀中人的双膝将他一把抱起,道:“看这样子今晚是无月可赏了,大家还是散了吧。”

 

魏无羡还想说什么,就被蓝忘机扯了下衣摆。

 

蓝忘机颔首:“兄长早做休息。”

 

蓝曦臣一愣,耳尖覆上一层薄红:“你想什么呢!”说完便带着金光瑶进屋了。

 

魏无羡一头雾水,他望向蓝忘机:“你想什么了?”

 

蓝忘机没回答他,只是扫了眼石桌上酒菜,淡淡道:“带回静室。”

 

“好好好。”魏无羡立刻去收。

 

蓝忘机抢先一步,并道:“我来,你醉了。”

 

“??醉了?谁?我!啊,可能吧,我也要二哥哥抱我回去。”

 

“……”

 

 

寒室里,蓝曦臣听着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声音逐渐远了,便松了一口气,将金光瑶放到床上,谁知放上去金光瑶便醒了,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阿瑶醒了?可有那里不舒服?洗漱一下再睡吧。”蓝曦臣手贴上金光瑶泛红的脸颊。

 

金光瑶没有回答他,只是抓住他的手,脸颊在手心里蹭了蹭,喊了声:“二哥。”

 

“嗯,是我。”

 

“二哥还记得我们初见的时候吗?”

 

“当然。”蓝曦臣温柔的轻笑。

 

“我那个时候在想,这个人真好看,就比我娘差一点,就差一点点。”

 

“嗯~”蓝曦臣忍俊不禁地应他,这么孩子气的阿瑶他有多久没见过了。

 

金光瑶也没在意蓝曦臣的回答,他只是看着他,自顾自地的说着:“后来二哥对我很好,很好很好,和我娘一样好。我就想着我也要对这个人很好,一辈子对他好。”

 

蓝曦臣垂眸捏了捏金光瑶的指尖,哑道:“阿瑶想一辈子对二哥好吗?”

 

“嗯。”金光瑶不假思索的点头。

 

蓝曦臣俯下身,额头抵住金光瑶的额头,轻声道:“二哥也想一辈子对阿瑶好。”



后记:

 

问:为什么瑶妹一夜/过后浑身酸痛,而WiFi则一脸神清气爽。

 

答:因为WiFi现在的身体还是当初那个被捅一剑把肠子塞回去,就又可以去喝酒打鸟的老祖身体。所以别说是天天,就算是时时他也奉陪得起。

 

 

问:为什么蓝大的抹额一开始是蒙住瑶妹的眼睛,等瑶妹醒来后就到脖子上了呢?

 

答:如果我说是因为他们晚上不但玩了蒙眼play,还玩了窒/息play。你们信吗?(手动滑稽)

 



评论 ( 23 )
热度 ( 417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