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那件小事 01 (现代AU)

恋爱那件小事(又名:我和我的智障室友)


  魏无羡迈进宿舍,将正在滴水的外套脱下来随手放在门后面,不一会儿就集起一小片水泊。

 

“龟儿子们开饭啦!”

 

“你是去外面约了个炮回来吗?”江澄边从他的桌子前转过来边说,“买个饭从阳光明媚买到大雨滂沱?”

 

魏无羡咳了两声清清嗓子:“我这是有原因的!”

 

金光瑶慢悠悠的从床上爬下来:“你这次是被狗撵了?还有遇上唱歌太难听被姐姐打的弟弟导致你上去劝架?每次轮到你带饭就会发生一些离奇的事。”

 

“都不是!”魏无羡在江澄靠近他拿饭的时候狂甩头,将头发上的雨水纷纷甩到江澄的脸上。

 

“魏无羡你怕是想死!你是狗吗?”江澄抹掉自己脸上的水,骂骂咧咧。

 

魏无羡听到‘狗’这个词不着痕迹的抖了一下:“那你们听不听啊!”

 

金光瑶人趴在上床的铁杆楼梯上一双光洁的腿在勾啊勾,并敷衍地点头,:“听听听……啊咧,我的拖鞋谁给我踢哪去了?”

 

江澄正一双腿架在他的桌子上拆盒饭,不想动弹:“刚薛洋出去的时候给你踢门口了,魏无羡帮他踢过去。”

 

“……你们跟本就不想听。”魏无羡冷哼,但依旧把鞋给金光瑶踢过去。

 

金光瑶总算从床上下来,看到魏无羡就是一阵沉默:“我不是和你说了今天有大雨,要你出门带伞吗?你怎么还淋得跟个落汤鸡似得?”

 

“这就是我要说的!”魏无羡立刻来了兴致,“我今天去买饭看到一个可爱的学妹就去搭讪了,等我回过神来时间已经很晚了,怕你们等急就翻学校围墙,抄近路,刚刚翻进去就被一个隔壁商学院的学生给逮住了,说我翻围墙,还说我带校外食物进学校,我的天,还有这样的人吗?带外卖进来都是全校师生默认的事了,学校的清汤寡水哪能支撑我们这些铁血真汉子的营养需求……”

 

“说重点!”金光瑶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

 

“然后我就和他打起来了。”魏无羡相当的简洁明了,然后又加了句,“是他先动的手。”

 

金光瑶沉吟一番:“这和你淋雨回来有什么关系?”

 

“我们打……主要是他撵我,我跑。(江澄听到这不屑的冷笑一声)然后就下雨了,我看我都快跑到我们宿舍楼了,他们学院远着,就把伞给他了。”

 

“你他妈……”江澄纠结了下词汇,最后说道,“还真是怜香惜玉!”

 

“对方是男的,但的确长得不错……”魏无羡扬着嘴角捏着下巴回忆道。

 

江澄看着魏无羡的表情打了个寒战,然后低头和打了死结的盒饭塑料袋作斗争:“啧,你这是打的什么结?这么难解开!”

 

金光瑶拿出一把小刀,差点捅到江澄脸上:“直接动刀吧!”

 

“……啊。”

 

待江澄把袋子割开里面涌出一大片的水,他和金光瑶一起发出一声尖叫:“魏无羡,你这是干什么!”

 

魏无羡一脸理所当然:“那么大的雨!进点雨水很正常嘛,你们就凑活凑合当汤泡饭吃吃嘛。”

 

江澄发誓他很想用手里的这把小刀捅死眼前这个人。

 

金光瑶叹了口气,他拨了拨他那头经常被室友们诟病的青丝长发:“果然不能够把期望都投在你身上。”

 

魏无羡不解:“什么意思?”

 

金光瑶从柜子里掏出一大把‘作案工具’:“开学前我妈给我塞了个电磁炉还有锅子跟火锅底料让我在学校别饿着……虽然我不能明白两者之间的关联,但是今天可以派上用场了。”

 

“薛洋去买食堂‘借’食材去了,今天我们的晚饭就吃重庆火锅!”江澄嫌弃的把那包不知道是饭还是水的东西放到一边。

 

魏无羡点头如捣蒜:“火锅?还是重庆火锅?好的呀!好的呀!话说阿洋出去多久了?”

 

“出去有一会了,但我估计他要等雨停了才回……”金光瑶话音未落,薛洋就呲着他的小虎牙踢开门,嘴里喊着。

 

“孙砸们!你们的薛爷爷凯旋啦!”

 

然后在寝室其余三人的掌声中,将满满一大袋切好的鸡肉、鸭肉、鱼肉、羊肉、牛肉、肉丸子,放到桌子上。

 

魏无羡翻了翻,纳闷:“怎么都是肉啊?”

 

“没啊,那里还有两根金针菇啊!”

 

大伙一看,果然就两根。

 

“不管,不管了,有吃的就不错了!”魏无羡摩拳擦掌,“架锅,架锅。”

 

江澄踢了他一脚:“滚去洗澡,一身水,别把寝室到处弄湿!”

 

“行行行。”魏无羡滚去自己床位找衣服。

 

“对了,洋洋。我记得你出去没带伞,怎么你现在回来却没被淋湿?”金光瑶注意到薛洋一身干干爽爽。

 

薛洋在忙着插电磁炉的电源,头也不抬的搭话:“隔壁商学院的一个学长送我回来的。还送了我一个棒棒糖!”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草莓味的真知棒。

 

金光瑶看着那个粉嫩嫩的包装,沉吟一番后开口:“陌生人的糖不要随便吃。”

 

“哈?你是我妈吗?这么啰嗦!”

 

“又是商学院?你们两个遇到的不会是同一个人吧!”江澄说。

 

“不会吧,那家伙一副死了老婆似得脸,会有这么温柔?”魏无羡不以为然,但还是询问了薛洋那人长什么样。

 

薛洋回答:“很帅比我差点,很高,穿着白衣服,一副天仙下凡的高姿态,啊!还拿了把黑直伞,就和我们寝室里的那把一样的。”

 

金光瑶和江澄听了这话一起瞄向魏无羡。

 

魏无羡低头回忆了一下,然后点头:“看样子可能是一个人。”

 

然后这个话题也被火锅带过去了。不过就在魏无羡洗澡的时候,宿舍的灯突然息了。

 

“咋的回事啊?”魏无羡喊。

 

“跳闸了!你快出来啊!”金光瑶在门外回应他。

 

“我才上好泡沫!你让薛洋弄下啊!”

 

“他现在因为不能马上吃火锅闹脾气呢!小孩子一个不讲道理!”

 

“哎呀!谁咬我!”江澄突然叫起来。

 

“什么?你不是小矮子?”薛洋这么说。

 

“他有我这么高?你看不清难道还摸不到吗?哎呀!谁又掐我!”

 

“……”

 

“金光瑶你不要以为不做声我就不知道是你掐的啊!只有你的伸手才有这样的高度——!!你居然还踢我!我还手啦!”

 

在浴室的魏无羡听着门外的鬼哭狼嚎,无奈的叹口气,只有草草的冲水了事。

 

魏无羡咬着起子,在下面三个人手机手电筒的照耀下关上电闸箱的门,然后拉起电闸。

 

整个寝室都亮了。

 

四人还没来得及高兴,整个宿舍楼除了他们寝室,所有的灯瞬间全部熄灭了。须臾间他们听到楼里爆发出各式各样的哀嚎与粗口。


——————————————


本章主要人物介绍——

 

魏无羡:天才理工男,有一双废铁都能变成宝的奇迹之手(虽然别人觉得还是垃圾一件),爱好撩妹,见狗怂(可又偏偏特别招狗喜欢),经常怀疑江澄是个基佬,嗜辣,目前负责寝室坏电器的维修。

 

金光瑶:拥有过目不忘技能的全科天才,一个面瘫又毒舌的眼镜宅男,生活技能为零,性冷淡,玄学家(只要魏无羡在身边就会变成非洲人),嗜辣,目前在寝室混吃等死(据说摘下眼镜就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薛洋:全校(或者说魏无羡认识的人里面)里唯一一个可以看懂魏无羡发明的东西人,跳级生,总是打架惹事,在这辣党占领的寝室里唯一的一个甜党,喜欢研究药品,但目前的主要成就就是寝室里的黑暗料理。

 

江澄:宿舍里唯一一个脑回路是正常的人,魏无羡的发小,喜欢紫色,资深狗奴(经常说要牵狗咬魏无羡,但重来没有实施过,对此金光瑶推断,江澄恐怕并没有狗)取名难手(其实大家怀疑他只是有这种癖好罢了)口是心非,嗜辣,目前担任寝室长(替惹事的寝室人员擦屁股)




——————————

自在逍遥那篇没码字,就拿这篇以前写的随笔发出来吧(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发出来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应该吧!)

评论 ( 31 )
热度 ( 469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