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09

08



“哎~昨日还叫人家小甜甜,如今新人胜旧人了,就叫人家下山了。”延灵并没让多愁善感围绕他多久,他很快装作小女儿家姿态,嗲着声音,然后像是闹脾气似得把晓星尘塞进抱山散人怀里。

 

抱山散人:“……”

 

“也罢~我带着幺妹儿走就是了。”延灵说着还用袖子摸了下不存在的眼泪。

 

“……其实你可以把回还留下的。”抱山散人眼睛转了转,如是说道。

 

延灵瞬间恶狠狠地道:“想都别想!”

 

离别的日子来的很快,那天他们走的时候所有的师弟师妹都来送行,唯独抱山散人在房里闭门不出。

 

“师傅一向是这样的,她不是不喜欢阿瑶,是太喜欢阿瑶才没来送的。”明庭蹲下身子揉着孟瑶的包子头,安慰因为‘师公没来送阿瑶,是不是不喜欢阿瑶了’而红着眼眶的小家伙。

 

“大师兄,你要保重啊!记得不要在与人争执,不要强出头,远离是非,最好找个清静之地隐居了。我可不想再送你下山然后又收到你身死的消息。”即明唠唠叨叨地将延灵的包袱交给他。

 

“知道,知道,我才没那么傻呢!”延灵笑道,“幺妹儿,和师叔们告别。”

 

孟瑶听延灵这么说,便揉了揉泛红的眼睛,像个小大人一般拱手弯腰,行了个庄重的大礼。

 

“还有你师公。”延灵拉着孟瑶一齐朝着抱山散人房间的方向跪下,实打实的磕了三个响头。

 

他们低下磕头却也没看到道观门内那一片白色的衣角闪过。

 

在延灵和孟瑶的身影隐入下山后,师弟师妹们抹了抹湿润的眼睛。

 

“准备好了吗?大伙最想说的话。”即明道。

 

“嗯。”众人凝重点头。

 

“一,二,三——!”即明一声令下,众师弟师妹齐声喊道:

 

“保重啊!大——师——姐!!!”

 

然后不知谁喊了句:“啊!大师姐操着手刀杀回来了!”众人立刻如鸟兽散。

 

“你们这群混小子,给老子站住!”

 

 

山下的热闹岂是山中清修可以比得的。

 

太平日久,人物繁阜,随处可见的商贩,对自幼长在深山的孟瑶来说处处充满了新奇。

 

“阿娘,这是什么?”孟瑶趴在一个小摊前,眼睛水灵灵的盯着面前有着金黄色泽的东西,凑近小鼻子耸了耸,是甜甜的!

 

“这是糖人,小道长要不要买一个?”那个买糖人的老爷爷笑眯眯的同孟瑶说,“我这里的糖人手艺可好了,又好看又好吃。”

 

孟瑶不回话,只是抬头看向延灵。

 

延灵心笑他,果然还是孩提心性,便应允了。

 

孟瑶拿着小狗形状的糖人也不吃,就一路像是捧着什么至宝似得举在胸前。

 

“你干嘛不吃?”延灵问。

 

“这么好看我当然是要保存起来。”孟瑶语气天真,将糖人举在阳光下,映出琉璃般的光彩。

 

延灵觉得有些好笑,刚欲说些什么,一个高大的男子牵着一条驮着一位绯色衣裙的女子和小孩的毛驴走过。延灵便伸手将孟瑶拉近自己以免不小心撞上。

 

在与毛驴擦肩而过时,延灵与那女子视线对上,竟有几分熟悉。但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孟瑶的尖叫声拉回思绪。

 

“怎么啦?幺妹儿。”延灵刚问出口就发现是刚才自己拉这个小东西的时候,他没个准备一不小心没抓住就把糖人掉在地上了。

 

“呜……”

 

看着儿子鼓着小脸,泫然欲泣的模样,延灵不免笑出声。他蹲下来捏了捏孟瑶的包子脸,说:“看吧,好东西你再怎么宝贝的收藏起来,总会有失去的时候。所以先吃掉,进了自己的肚子里遇上什么它都不会跑,明白吗?”

 

孟瑶气呼呼地要挣扎开延灵的爪子,并眼泪汪汪的说:“我还是个小孩子,阿娘怎么可以和我说这些!”

 

“真正的小孩子才不会觉得自己是小孩子,人小鬼大的小东西。”延灵用袖子擦了擦孟瑶小手里沾着的糖浆,又去擦他的小脸结果反而将糖浆擦得到处都是。

 

“呃……我们先找个地方洗把脸换件衣服,然后我再去给你买一个,这回你可一买来就要吃掉啊!”延灵拉起孟瑶的小手往最近的客栈走去。

 

“……不,就是要收起来。”

 

“我的天,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轴的儿子?……对了,你刚才是不是又叫我娘了?”

 

“我的天,我怎么会有反应这么慢的娘?”孟瑶学着延灵的语气,奶声奶气地说道。

 

“我重新把你塞回娘胎里还来不来得及?”

 

“估计不行了。”

 

“……”

 

 

是夜,脱下道服,换上平常人家衣物的孟氏‘母’子二人,游荡在荒芜人烟的山丘处。

 

孟瑶趴在延灵的背上昏昏欲睡:“阿娘,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要去云梦见一位漂亮阿姨吗?”

 

延灵睁开眼将扩散的灵识收回,也不去纠正孟瑶的称呼,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果然已经不在这里了。

 

“没什么事,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晚吧。”延灵用头亲昵的撞了下孟瑶的小脑袋,小东西还很是配合的打了个哈欠。

 

就在他们正欲离开之时,突然刮起一阵莫名的阴风,延灵警铃大作,刚运起灵力,一只豺狼妖兽就从草丛里嘶吼的跳出来。

 

延灵双手向后护住孟瑶,一个鹞子翻身,躲过它,望着它猩红的双眼,和顺着獠牙流下的涎水,正欲出手。

 

一把泛着青光的仙剑破风而来刺进豺狼妖兽的背部。豺狼妖兽吃痛,来不及顾得延灵便直径奔走逃开。

 

“阿娘?”孟瑶双手圈住延灵的脖子,有些担心的喊道。

 

“别怕,无事。”延灵扭头安抚他。

 

这时一对青年男女窜出来,看见延灵二人皆愣了下。

 

延灵一眼认出那女子是今天在集市上骑着毛驴的那位绯色衣裙女子。

 

女子上前一步:“敢问,你有没有看见……”

 

还没等女子问完,孟瑶便伸着小胳膊指着豺狼妖兽逃走的方向,说:“那里!那个怪物要咬我阿娘,然后被长长会发光的东西打跑了!”

 

延灵暗自汗颜,这小东西分明知道那是把剑,还装作什么也不懂的小屁孩的样子,这孩子到底是像谁?

 

女子和男子对视一眼,便对延灵说:“后面还有人,你们可以和他们待在一起,较为安全。”二人则默契的乘着男子的剑追豺狼妖兽去了。

 

果然他们离开不久,远处燃起几个火把,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延灵自然不打算和那些人碰头,他此时无名无派,半夜三更带着一个小娃娃来这么危险的地方估计会惹来不必要的猜疑。所以延灵很是识相的打算隐遁。

 

“你们不能走,我娘让你们跟着那些人一道。”一道小小的身影挡住延灵的去路。


——————

故事终于要迎来一个小高潮了(进入主线)!希望大家可以看完后可以评论一下!那样我会非常开心的!谢谢各位啦!


评论 ( 44 )
热度 ( 226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