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08

07


山中的日子过得相当的麻木,真真应了那句‘不知今夕是何年’。

 

修道者讲究一个心平气静,无欲无求。所以延灵抱山上的生活除了泡药泉,洗筋骨,就只有同师弟师妹们一起修早课,练剑,吃饭,练剑,修晚课,自由活动,入寝。

 

每天都过得清心寡欲……才怪!

 

“来来来!三缺一,小即明你来不来?不来我叫明庭来了啊!人数有限先到先得!”

 

在道观后院的一株榕树下,延灵翘着腿用指骨敲着码着麻将牌的桌面喊道。

 

“不来,当我们还没吸取教训啊!“即明冲到院子口,拉开与延灵的距离说道。

 

”就是,大师兄你忘了上次我们偷摸打麻将被师傅吊在树上三天三夜的事吗?”一个17来岁的叫林非空的师弟企图点醒延灵。

 

延灵道:“师傅现在不知道又去哪里拐卖儿童了不在山上!你们怕什么?”

 

即明摇头道:“我不是在说那个,每次和大师兄打牌他都会作弊!”

 

“我哪有!”延灵据理力争。

 

“不是吗?你每次都带着阿瑶,可是阿瑶能记住每张牌的正反面的差别和位置,然后偷偷告诉你!上阵父子兵,你们好生厉害啊!”

 

“……那宜芳和明庭呢?”延灵心虚,便开始拖别人下水,“他们每次都给对方互相喂牌你怎么不说?”

 

“我又说不过明庭!”即明这么说道,显得有些委屈。

 

“啧~怪可怜的,过来,老子抱抱。”延灵打开双臂,然而却是臭着一张脸这么说。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拗得过延灵,在他发誓不邀请宜芳和明庭两个喂牌的家伙,也不把孟瑶叫过来之后,还是被他拉着打了几圈。

 

“你确定师傅不会突然回来吗?”林非空搓麻将的时候还止不住的扭头四处看。

 

“不会,不会!我放了一个哨兵在那,一有情况就会通知我们……谁掷骰子的?”

 

“是你自己!”即明提醒道,“你又养的怪东西?”

 

“不,是生养的小东西。”

 

“呃……别说了,每次你这么理直气壮的说阿瑶是你生的,我喊你‘师兄’都会觉得很罪恶。”在他们把明庭宜芳筛选出牌友名单后,随手拉来的一个师妹如是说道。

 

延灵:“……”

 

在他们七嘴八舌的摸了几圈后,一个五岁大穿着件小小的道袍如同雪团子的小孩冲进来。

 

“阿娘!阿娘!”小孩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的跑到延灵身边,抱住他的大腿。

 

其他三人在听到他声音时,都不约而同的用宽大的道袍袖子遮掩住自己的牌。

 

延灵伸手揪住小孩白嫩嫩的腮帮子往两边扯:“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叫爹!”

 

“可师公说了,要叫你娘才对的。”孟瑶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被掐着脸似乎并不怎么疼。

 

“那你听你师公的还是我的?”

 

“自然是听阿娘的。”

 

“……听我的就叫爹!”延灵摸着后牙槽,手上的力道却并没有加重。

 

“哦~知道了,阿爹!”孟瑶乖巧的应了。

 

延灵这才放过他儿子肉嘟嘟的小脸,继续摸麻将:“你们都捂着作甚?这怎么打啊!……对了,幺妹儿你来干什么?”

 

孟瑶愣住了,然后用小手挠了挠扎着包子头的脑袋,奶声奶气地说:“忘记了。”

 

“……”他的师叔们还保持着遮掩麻将牌的姿势,并且用‘信你才有鬼’的眼神看着他。

 

随后他们就隐隐听到抱山散人从远处传来的唤着延灵的声音。

 

“师傅回来了!”延灵他们立刻慌张地站身。

 

其他三人连忙把他们的‘犯罪’证据扔进附近的灌木丛里去了。

 

延灵恨铁不成钢:“你们把桌子也给扔了做什么?这不是教师傅看出什么来吗?”

 

然后他们又手忙脚乱的把桌子搬回来,拂去上面的叶子和灰尘。等他们弄好后,抱山散人已经站在院子入口的石拱门下了,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也不知看了多少去。

 

四人皆汗津津地屏声敛息。唯独那扎着包子头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眯着眼睛,笑得很是天真无邪。

 

延灵瞪了他一眼,心道,小东西居然捉弄到他爹头上来了,小子!等会你就等着屁股开花吧!

 

“延灵,你跟为师来一下。”抱山散人盯了他们半晌,最后只说了这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其余三人皆松了口气,然用同情的眼神目送他们大师兄垂头丧气的背影。

 

“师傅……”延灵跟着抱山散人进了她的房间,刚想主动承认错误,并第九十八次表示以后绝不再犯,但看到她床上躺着一个才几个月大的小婴儿。

 

正想着他师傅果然又去山下抱小孩回来了,但这么小的小孩还是第一次,都不知道断了奶了没有……想到这延灵突然心里一寒,便改口。

 

“师傅!我家幺妹儿都五岁了,我现在可不出奶了!”

 

抱山散人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延灵放宽心了,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你身体怎么样了?”抱山散人突然这么问道,也不知道在她古井无波的外表下,心里到底转了多少个弯弯。

 

延灵如实回答:“年前就大好了,虽然不似前世那般孔武有力,但是自如驾驭一身的修为是没问题了。”

 

抱山散人点头,然后说:“你前世也不是什么孔武有力的类型。”

 

“……什么?”延灵有些懵。

 

“无事,我在山下救了个婴孩,他娘生下他没多久就去了。”抱山散人将孩子抱起送到延灵面前。

 

延灵到底是做‘娘’的人,很是顺手的接过孩子,那孩子闭着眼睛,在延灵接手后便睁开了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这孩子眼睛真好看,跟星星似得。”

 

“嗯。”抱山散人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弧度,“我给他起名‘晓星尘’。列星随旋、根尘皆因。”

 

“既然高若星辰,又为何低如尘埃?师傅你起名的水平……”延灵本来想吐槽两句,看看到抱山散人阴测测的眼神立即改口,“真是妙极了。要不是我家幺妹儿有了名字,不然他也让您取了。”

 

“名有了,不是还没字吗?”抱山散人这么说,并且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但不过眨眼瞬间,她便说,“就叫回还吧,取自你回魂归还,不是夺舍也不是献祭却又回归人世,这可是神迹啊。”

 

延灵自然是多谢师傅给他孩儿赐字。

 

但是这很明显是早就取好了的吧,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话说,师傅,你抱孤儿上山其实是为了给他们取名字玩吧!

 

抱山散人深深望了一眼延灵,便转过身望向房里正前方,挂着的‘上善若水’四个墨色大字,说道:“你该走了。”

 

“……师傅?”延灵刚开始还以为是让他走出房间,但听抱山散人的口气,却像是让他下山。

 

“你上一世下山时我便说过,你下了山便不要再回来了,结果你却与二十五岁便死在山下。后来上苍眷顾让你重生归来,要是没了修为当一世凡人也罢,可偏偏修为还在,我若不救你无非就是看你在死一次,为师又如何忍心?如今你以无碍……是该下山的时候了。”

 

延灵胸口堵得慌,他经过上一世的身死,很多事也早已看淡了,纵使如此他也没打算就这么在抱山呆一辈子。他早晚是要再次离开的,但这天真的来临时,延灵却是怎么都不是滋味。


————————

我这里的设定是延灵是巴郡人(也就是重庆人)他叫幺妹儿是因为他把阿瑶当成女儿养的,看他给阿瑶扎的头发就知道了(银魂神乐那样的发型)从某些角度来说延灵其实是真的有些奇怪的癖·好。

下一章羡羡和藏色(还有魏爸爸)就要出场了。(开心)

希望大家看文后能给些评论,这样我会超级开心的,码字也超有动力的,拜托各位啦!♪(^∇^*)

评论 ( 37 )
热度 ( 177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