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坑品极差!不要跳坑!(摔死概不负责| ᐕ)୨)

【魔道祖师】之自在逍遥 04

03


给孟瑶喂奶的奶妈姓黄,一个刚生完第六胎的粗使婆子,家里没米下锅,迫于生计就只有来这秦楼楚馆给姑娘们洗洗衣服和床套被单。

 

正好延灵产子,而又不出奶,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过不了让娃子嘬/奶的那道心理障碍,所以就雇她帮忙喂奶。

 

能多挣一份,黄妈自然是满心欢喜的接下这份工。

 

平常晌午这个时候,黄妈都会在她屋里等着延灵送孟瑶过来。今天延灵却没有看她。

 

“哪去了?”

 

延灵看了眼饿得往他怀里拱来拱去孟瑶,面上一热,臊得他换了只着重手抱,让小东西趴在自己肩上,便打算去找找看黄妈。

 

路过厨房,延灵就听到那个小丫头在和人讲话。

 

“莺莺姐,那个孟诗实在是太不识好歹!以为读过书,又有几分姿色,傍上个修仙大人就能飞出鸡窝了?太异想天开了罢。”

 

又是这种背后嚼舌根的话,延灵听都不想继续往下听,以免耽误小东西进食。在打算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转身离开时,后面人说的话却让他停下脚步。

 

“那也是不是不可能,虽然孟诗只是个娼/妓但毕竟替人家生了个儿子,我听万公子说过,那些修仙大家最看重血脉了……当初居然让她好好把孩子生下来了。”

 

“那是她好狗运,什么好事都让她占了,明明莺莺姐不比她逊色,处人又差!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装给谁看,还有啊!当初是莺莺姐负责伺候那个大人的,好端端的弹什么琴,平日里还不够她弹的?铁定是故意勾引那位大人的……”

 

“提那事干什么?谁叫人家是‘烟花才女’声名远播……哼,当初你的药有没有下啊……”

 

“莺莺姐吩咐的我哪能不照办,我可是怕被人看出什么,每天参进她的饭菜里,她生的时候你也知道,一脚都到阎王殿了,可偏偏又迈了回来,估计阴差都让她唬了去。”

 

“呸呸呸,什么阴差!怪渗人的,没你的事!去我房里把我柜子里的衣服都给黄妈送去,让她不洗完就别想休息。”

 

“哦。”丫头去莺莺的房里拿了衣服到后院去的时候,发现延灵已经抱着孟瑶在那里了。

 

延灵把孟瑶塞到黄妈的怀里,笑盈盈地说了声:“麻烦你了。”

 

丫头见状立刻撅起来嘴巴,冷冷地说:“黄妈,这里还有很多衣服要洗的。”

 

“这……”黄妈为难地在丫头和延灵之间来回瞄。

 

孟诗是这里的头牌,黄妈理应听她的就行,可是偏偏孟诗这个肉身是个清高得不屑和旁人一般见识的主,延灵重生后也一心扑向治疗孟瑶的病,没时间教训那些背后嚼舌根的家伙。导致黄妈怕自己做主先喂奶,孟诗却又事不关己的撇清关系,到头来为难的却是自己。

 

延灵到不知道黄妈是怎么想的,只是搀扶起黄妈不冷不热地对丫头说“这些衣服你来洗不就好了?”

 

“我?”丫头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

 

“不然呢?你是哪家的大家小姐吗?思诗轩养你不就是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吗?怎么……我让你轻松了一个来月你怕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吧。”延灵把黄妈推向房间的位置,示意她先回去。

 

在黄妈抱着孟瑶三步一回头的离开后,延灵踢了踢地上的洗衣盆:“快点吧,不洗完就别想休息。”

 

丫头听着这话有点耳熟,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莺莺讲的话怕是被她听了去,就心虚地蹲下身子,将那些脏的,不脏的都浸湿了揉搓起来。

 

延灵扯了扯嘴角冲她露出一个一看就虚假无比的假笑,便转身离开了。

 

丫头咬牙,将延灵从头到脚诅咒了个遍,突然感觉手臂上麻麻痒痒的,用粘上泡沫的手去挠一下,发现是密密麻麻的黑褐色小虫,它们在不知不觉中爬满了她的手臂,一些钻进绵密的白色泡沫里不见踪影……

 

当天晌午,思诗轩的人听到后院里响起一声肝胆俱裂的尖叫声。

 

莺莺从厨房慢悠悠地回了房。当她把房门关上的时候,铺着艳色锦织的桌边却坐着一个青色的人影。

 

这冷不丁的差点没让莺莺把在后厨偷喝的甜汤给呕出来。

 

“这么胆小的吗?”延灵有些好笑的看着她略显扭曲的面孔。

 

“孟……孟诗!”莺莺看清来人才拍了拍胸口,重新摆好的仪态,踱步到桌边和延灵对视而坐,“什么风把我们思诗轩的花魁吹到这里来的?”

 

延灵伸手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努力装作女子谈判时那副自信又娇作的样子:“自然是阴风了。”

 

听到阴风二字,莺莺脸部很不自然的抽了抽。

 

“哎呀!姐姐说的哪里话,你才刚刚产子还等着大家主来接你回修仙世家享福,怎么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可是,就是这产子让我吃尽苦头啊!”延灵发出一声冷笑,“有些人看不得我好啊!费尽心思让我们母子不得好死。”

 

莺莺嘴角上的笑已经僵得不能再僵了,从她喉头里发出的笑简直比街头左拐第一家李老头卖得大馕还要干。

 

“吉,吉人天相,姐姐和孩子不是没事了吗?”

 

“没事?你管这叫没事?”为了那无聊的嫉妒心,害得孟诗往死,差点一尸两命,这叫没事?

 

延灵拍案而起,那方做工良好的桌子和周边的家具便应景的粉碎一地。

 

莺莺本来被延灵的突然而来的大力吓得不轻。她刚想说什么,可是一抬头便僵住了。

 

“你又怎么知道孟诗没有死呢?”延灵说完这句话就发现莺莺的面部表情彻底失控。

 

在她尖叫夺门而出时,延灵甚至没来得及问她下药的事,虽然不用问也猜的七七八八。

 

金光善途经云梦,来这一代远近驰名的思诗轩打野食,原本是莺莺负责伺候他,可偏偏被孟诗的才气吸引。

 

虽然露水情缘,不得长久,但孟诗偏偏怀孕了。一时间包括孟诗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孟诗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时候到了。

 

原本拥有这个机会的莺莺心生妒忌,买通孟诗的差使丫头在她饭菜里下药,想打掉胎儿。没想到那丫头怕事,不敢下猛药,最后拖到胎儿成形才发作。

 

要不是他阴差阳错……

 

延灵看向自己的手掌,一片通红。

 

本来以为重活一世,上辈子的修为自然也随着上辈子的身死而消散,没想到却还原原本本跟着他来了,那上苍对他还算是不薄。

 

但是一抹温热的液/体随即滴落到他的手心里,延灵摸了摸自己的鼻底发现竟是一片猩红,偏头看向莺莺房里掉在地上的铜镜。

 

“妈耶!”

 

延灵终于知道刚才莺莺为什么看自己想看见鬼一样了,这副身子根本承受不起他的修为,他只是下意识微微施展了灵力,就被反噬的七窍流血。

 

真是让人害怕。

 

延灵用莺莺床上的被子抹了抹脸,便溜去黄妈那里接孩子去了。

 

“看样子啊~得赶紧走了,我们都等着你师公老人家救命啦。”延灵抱着吃饱喝足睡过去的孟瑶如此说道。


——————————

现在不打cp tag,毕竟前期几乎是延灵的主视角,cp主角们都还是婴儿(晓薛都还没出生)但是为了以防有些人因为没打tag而踩雷,我还是在每章下面提一下cp向——曦瑶,忘羡,晓薛!注意防雷。谢谢各位。


终于下一章就要离开思诗轩了,开心!







评论 ( 23 )
热度 ( 215 )

© 我家手冢君是天仙 | Powered by LOFTER